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章 大氅流血了!
    “嗯?小姐?要是我没打扰你们说悄悄话的话,我就过来取喽?”

    那个让人垂涎三尺的美女却是异常的斯文,她并没有因为一时发呆的云小风没有为她捡墨镜而生气,她倒是还害怕打扰到这对堂姐弟。

    云小风自然愣着,毛一二就忍不住了,一二立马推开小风,弯腰一把抓起墨镜,在身上蹭了蹭灰尘然后说:“哦,这位小姐对不起,她和我是姐弟,刚刚吵架打扰到您,真是不好意思,给,您的墨镜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毛一二的样子到是怂了好大一截,云小风从没见过如此有礼貌的毛一二。

    不过说来这也不怪一二,都是农村来的,谁见过这样光鲜亮丽、风情万种的美女呢?谁见谁心动,说不定,刚刚小风的痴呆就是因为心动了呢!

    那个美女抖了抖身上衣服的褶皱,胸前的两座羞耻也跟着动了动,毛一二完全沦陷,他似乎觉着自己的鼻孔像是冲出了一股热气,他连忙捂住自己的鼻子,转头看向飞快流逝的车窗外。

    “哦,谢谢,不过说来你们真不像姐弟,到是像情侣呢!”那美女接过一二手中墨镜,刚要转头,不过还是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相见就是缘分,你好,我叫李久久,你可以叫我久久,请多关照!”那美女,哦不不,是李久久,李久久转头向着毛一二伸出了白嫩的手,她手腕上挂着一个细细的银镯子。

    毛一二一见能和美女握手,当时就激动的不知所措了,他一会儿将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,一会儿又掏出口袋里的卫生纸,将手使劲的摩挲着。

    “哦,你好,我叫云小……云小凤,是他堂姐,他叫毛一二,他手脏得很,还是我这个做姐的来握吧,请多关照,久久。”

    毛一二被云小风给惊傻了,眼看着自己就能摸到如此美丽的美女了,却被小风抢了先,他心里别提多窝火了。可窝火归窝火,美女面前怎么能不表现的乖巧呢?

    毛一二连忙点着头,跟哈巴狗似的在云小风旁边摇头晃脑吆喝着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了一眼李久久,眼神放松许多,握手之后他更是安定了,因为他早就在手中窝了一个红绳做的六角梅花印,李久久没事儿,那便说明这小风是一阵空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这是去哪儿,工作吗?”云小风问李久久。

    李久久偷偷笑了笑,然后从身后的行李中拿出一件外套披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“哪有,我从光城来的,今年才十八岁呢,我是去b市上学的。”

    划拉一声李久久拉起了衣服拉链,那波涛汹涌和完美腰肢瞬间被藏得无踪无影。

    “b市上学?那为什么刚刚你怎么穿的那样……”小风惊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的举止很社会吧。没办法,我从小单亲,性格有点儿豪爽,这样的着装举止一来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脆弱,二来,便是为了保护自己呢。”李久久说得头头是道,不过这话却突然被一旁安静许久的毛一二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保护自己?”毛一二突然叫了起来,“你这样社会是不行的,你一个女人,越是这样社会,越是不安全的!”

    毛一二激动的脸色通红,云小风好不容易将他摁住,小风接过一二的话道:“哦,我这小兄弟平时就是个社会棍,他的话有几分道理的,你还是别这样的吧,对了你去上学,哪个学校?正好我们也是去上学呢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怎么了,这云小风的话一落,李久久就戴上了墨镜,李久久像是生气了,悄然退回了那件军大氅的旁边。

    云小风和毛一二心头一凉,毛一二是凉的更透,他双手一摊,连忙指责云小风说:“你看看你,把人家小姑娘给弄伤心了,哼!真是的!嘴多惹是非!”

    云小风心里也堵,他连忙反驳一二道:“说说说,你就知道说,你还不说了人家小姑娘了呗!还不去安慰人家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他两试探着走到李久久的身边,毛一二先开的口,他声音卡顿地说:“哎!久久啊,对不起,我们不知道哪句话伤了你心,你别难过,我们一定会对你很友好的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堂弟说的对,我今年二十岁,一二今年十九岁,你十八岁,你是小妹妹,如果你觉得孤单,那就认我这个姐姐呗,我们会保护你的!”云小风的话语异常的柔和,连旁边的毛一二都怔住了,他从来没想过这云小风竟然也有如此温柔的一刻。

    李久久有些异样,她的墨镜下流出一道泪痕,云小风和毛一二一见,心中便明白了什么,一二掏出口袋剩下的纸巾,轻轻擦着久久的脸颊,云小风也知道心痛,双手握住李久久的手,刚要说话的时候,李久久突然身体一震,那是从手心开始散发的冰凉,没一会儿,这握手的小风和这擦脸的一二都被这阵无端的冰凉给惊得一撤手。

    毛一二眼睛尖锐,看着动作异人的云小风说:“喂!凤儿,你咋也这大反应?”

    “被凉住了!”云小风睁着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凉住了?怎么我也是!”毛一二定眼看了看面前的李久久,转眼又看了看云小风:“她,她怎么这么冷?”

    其实一二的这话还没出口,云小风就已经琢磨出了什么,他抬手看了看手中的六角梅花印,他眉头狠狠地皱了皱!

    红绳做的六角梅花印竟被刺激成了焦糊的黑色了!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血,小凤,堂姐……堂哥!堂哥哥!那衣服流血了!流血了!”

    云小风似乎猜得已经不离十了,这不还没等小风的“鬼”字出口,一二就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地上的军大氅竟然渗出红色血液,也是瞬间,火车进了隧洞,车厢里的灯管昏暗,那个李久久也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见形式不对,立马收了收腿边的碎兰花裙的裙摆,用刚刚的红绳将它在腰间一系,随后拉着一二就向后跳了几大步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有鬼,这货果然是个鬼!”云小风眼睛狠狠一瞪,那复眼似的豆眉在眼睛上紧皱,鼻头上的黑斑被灯光照的油光发亮。

    毛一二早就吓昏了头,看着那大氅渗出的血不断爬上了李久久的大白腿,他又是急又是怒,又是害怕来又是可惜。

    云小风没了办法,连忙从碎花裙的小口袋里抽出一条尺把长的红绳,三下五除二编出了一个红色飞镖来,小风暗声念了念咒语,刚要出手时,却被那不知死活的毛一二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哎!我说小风,你可别毁了这小姑娘啊,我觉着是那大氅的毛病,这小姑娘怎么看都像是个好人!您可要瞄准大氅啊!”毛一二抓住云小风扔飞镖的手,云小风嘴巴轻嘶溜一声,用又是急又是恨铁不成铁板烧的表情看着毛一二。

    “你这脑子是有病我说!精虫上脑,吃枣药丸!起开!”

    说完,云小风就推开了旁边捣乱的毛一二。

    求收藏点击评论和推荐票票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