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章 连鬼都不放过
    “妖孽!看招!”

    云小风放声一吼,一个马步扎得稳当,抬手一丢,那红绳做的飞镖就咻得一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,只听得李久久长长嘶吼一声后,她便瘫跪在地,也不知为何,她身边的血色大氅竟突然闻声飞了起来,那大氅里像是关了一个血色鬼怪!

    云小风心头一紧,收了收自己稳扎的马步,刚要越身而起、一探究竟的时候,只觉着自己的腰肢像是被人给抱住了,云小凤低头一看,只见竟是那不知死活的毛一二!

    “云小风,我求求你了,我真觉着久久不是鬼怪!你不是答应过我吗,不再摆弄你们云家的那一套了吗?你要打,就打那个鬼大氅呗!”毛一二一脸哭诉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他越是这个祈求,这云小风就越是觉着贱。

    “起开!”云小风皱了皱眉头,使劲动了动身子,可是真可恶,小风这副女儿身体可真不给力,他完全挣不脱毛一二。

    “毛一二!老子……老娘跟你说!这鬼怪就是鬼怪!不灭了她,她就会灭了你的!”云小风使劲跺了跺脚,可是柔弱的四肢根本挣脱不了一二的束缚。

    没辙,云小风看来是要发怒了。

    “臭一二,老子……信不信老子连你一起灭了!”云小风怒气冲天,脸红的跟那动物园的猴屁股一样,毛一二似乎真被这小风的怒样给镇住了,他的手微微松了松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见,立马瞅准了时机脱了身,转过头,撩起半落的裙摆,狠狠地向那一二的裆部来了一脚。随即毛一二便哎呦一声侧卧着捂着裆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妖孽!再吃我一记梅花镖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不敢迟疑,转身朝着李久久走去,手中十指飞快盘动,没一会儿,四只血红色的红绳梅花镖便被编好。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小风,别啊!杀了生,你会折寿的!”毛一二一边忍着痛,一边还不忘阻止着云小风。

    云小风可不关顾这些,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妖魔,他的身上只有云家传人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

    咻咻咻……

    三秒之后火车便出了洞,刚刚还安静的火车车厢瞬间变得嘈杂起来,云小风盯着一脸虚弱的李久久,心中盘算着什么,毛一二早就疼的没了力气,车厢是嘈杂了,可他们三却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凤儿啊,我说,我说的话你到底还是没听……久久那么可爱,她不会是鬼怪的……”毛一二大呼着气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慢悠悠走到李久久的身边,他眼睛斜了斜,看了看火车窗沿上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李久久的突然咳嗽惊动了正在发呆的云小风,小风连忙俯下身子,伸手捏开久久眼睛前的墨镜,从自己的小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巾,在她的眼角擦了擦。

    “喂!一二,快起来,我有话要跟你说!”

    擦玩泪,云小风便站了起来,转身看着窝在车厢角落的毛一二。毛一二的脸色假装难看,其实他是不想理会小风罢了。

    “喂!老哥……老姐跟你说话呢!你还扭脾气不是!”云小风的语气变得咄咄逼人,毛一二微微睁了睁眼睛,口中小声的嘟囔着:“都说最毒妇人心,你这个假妇人,咋还这么狠心咧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!起来!我有话跟你说!”云小风双手叉腰,眉头和嘴巴皱得活像一个村头怨妇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我起来!你是法道之人!我知道就算我不起来,你也有的是法儿让我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毛一二极度不情愿,站起了身,拍了拍身上的泥土,一手捂着刚刚受到重击的裆部,一手扶着车厢,他的眼睛不敢看小风,因为他似乎明白自己刚刚真的在为一个鬼怪求情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话……说吧。”一二费劲地吐出这几个字儿来。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还没等一二回过神,这云小风就一个耳光呼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是叫我什么的!”云小风双手又是一叉腰。

    一二被扇的茫然,一边摇头一边说:“叫堂……堂哥啊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小风听后怒眼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毛一二的脑子古怪精灵,很快便意识到了什么,连忙改口道:“哦哦哦,是堂姐,是堂姐。可是,您为什么打我啊!”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这一二似乎像倒了血霉,又不知道自己是说错了什么,冷不丁的又被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堂姐!你还知道我是你堂姐啊!刚刚搂我腰干嘛!搂就搂吧,你还摸我屁股!你找死啊!”

    啪……又是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村头二寡妇的事儿了吗?被村长的狗追的找不到裤衩子!呵!真是狗改不了吃屎!”云小风的女人生涯算是真入了灵魂,甚至他的骨髓也真入了女人味。

    毛一二满脸通红,这架势,还真分不清到底是被打的还是自己蒙羞红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这是……”毛一二似乎要辩解,“我这不是为了你不要伤害那美女嘛!一时糊涂,手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手误了?”云小风气不打一处来,“好好,手误了我忍了,那你现在怎么不去管你的美女了!”

    “她是鬼怪嘛!”

    “鬼怪!嚯,呦呵!你还知道她是鬼怪啊!知道是鬼怪你还拦我!”云小风越挺越是气愤,扬起手吓得一二直眨眼,小风的眼睛已经瞪得可以堪比牛卵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……村头二寡妇的事儿没成嘛,年轻火力旺,总要让我成一回喽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你连……连鬼也不放过!吁……我特么怎么有你这样的堂弟!”

    云小风已经濒临崩溃,脑袋一转向原来的座位走去,出门的时候他看了看李久久,摇了摇头又对一二说:

    “喂!二愣杂!这回你算是对了,久久不是鬼,打大氅是对的,都怪你,鬼怪跑了,久久你好好照顾,别再整天用下半身思考,对别人诚心,别人一定会诚心奉献的,我……我算是这辈子无法有你这样的好运气了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云小风就离开了,这空箱中只剩一二和久久,一二愣了愣,似乎还没听懂小风的话语,过了几十秒后,他才傻呆的挤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久久别怕,哥哥来保护你喽!”

    事情好算让人放松下来,云小风坐回原来的座位,手上捏着那个被烫的焦黑的六角梅花印。

    小风似乎在担心什么,夜晚厕所后的黑袍鬼怪,车厢里的血衣大氅,这些事儿似乎发生的紧凑,还有这些鬼怪似乎都能抗住小风的道术,而且也都慕名逃跑了。

    难道是诅咒的缘故?

    云小风愣了,看着远处在李久久面前忙活的不亦乐乎的毛一二,又看看自己一身娇弱的体态,他的内心说不上的焦躁不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