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章 毛狗砸
    熬了几天的车程,云小风这两活宝可算下了车。

    车站里人很多,有的匆忙进站,有的却是急着找去自个目的地的顺风车,云小风和毛一二倒是挺淡定的,他们的行李不多,但由于小风变了女人,这倒霉的一二就成了移动的货箱,李久久也真算一个社会惯了的女汉子,一二想要献殷勤,却不料被冷眼拒绝,不过说来,不知道怎么的,这久久看一二的眼神里倒多了几分彷徨。

    “哎,你好,去大洲学府吗?”云小风捏着裙摆,低着头看向一个出租车内。

    “大洲?”

    回话的是一个年中的司机大叔,他的声音极其逗人,尤其拽着一口淳朴的河南话时,还真让小风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“哎对!就大洲!”云小风回道。

    司机大叔似乎有些傲气,他的眼神里有些奇怪的光亮。

    “这大洲可是个好学校,还真莫看你这豆眉复眼黑鼻头的毛狗样,还真有一番能耐嗨!走!上车!”

    司机大叔的河南话可真够标准,损人的技术也是顶呱呱,云小风被说的满脸通红,虽然有些不服气,但是看着这司机大叔的话语又并非出于坏心,憋了憋脸蛋,身子一溜就上了车。

    毛一二早就在身后笑的人仰马翻,塞好了行李,一溜烟也跟上了车。

    一二一上车嘴巴就痒痒起来,他小声在小风耳边嘲笑道:“毛……毛狗……哈哈哈!毛狗……”

    小风眉头一皱,转眼就对着毛一二狠瞪,刚要开口骂他时,他看见了车窗外的李久久,久久只身无助,小风心中的愤怒顿时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哦对了!久久,你去哪?要不要我让一二陪你去?”云小风问。

    李久久似乎早就等着有人来问这个问题似的,她笑了笑,摘下墨镜说道:“我……我能说缘分吗?我也去大洲。”

    李久久话一脱口,一二和小风纷纷愣住了,差不多十秒之后还是司机大叔解得围。

    “哎?又一个大洲?那你还愣啥来?快上车!”

    嘭……这车子就这么发动了。

    车子上云小风一路冷这个脸,毛一二被云小风撵到了副驾驶位,是李久久陪小风座一排的。

    久久人冷但心热,她看着这旁边一脸难受的云小风,心里少说也泛起几分涟漪。

    李久久握着小风的手说:“小风姐,你是什么了?不开心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久久的话还没说完,这前排的毛一二就炸开了锅,一二看着那挡风玻璃上的倒视镜说:“哈哈哈……没什么,我堂姐没什么,她就是太久没别人喊叫毛狗罢了!”

    一二声音极度嘲讽,云小风被气得心中是怒火万分,但他不敢言语,只是苦着一张毛狗脸看向呼呼流逝的窗外。

    李久久也皱了皱眉,突然异常气愤地看着一二:“毛一二!你还有人性吗!她可是你堂姐!人家也是一个女孩儿!你怎么能这样!”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毛一二被说得心里一硌,似乎他开始嫉妒这个变成女人的堂哥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本来就是嘛!复眼豆眉黑鼻头,不像毛狗像什么,再说……也是司机大叔先说的,你怎么不说他。”

    李久久一听这一二气人的反驳,她立马就摆出扬手的姿势,毛一二也是条件反射,赶快向前倾倒,收了收脑袋,双手抱着后脑说:“哎!别别……”

    李久久没了法子,只好微微探起身,伸着手,怒着脸,这架势,看来她是非得打着一二不可了。

    “好嘛好嘛!都别说了,都是我这个老头惹的是非,我对不起后面这位小姑娘,一个姑娘家被我说成毛狗,这确实不妥,我有错,我有错。”

    司机大叔看着形式不对,一个轻加速让李久久安然的坐回了位子,毛一二的脑袋被碰的砰咚一声,被耿直的司机大叔说成愣头青。

    下了车,所有的车费都是一二给的,没办法,谁叫他这个人钱多嘴欠呢。

    司机大叔还算体贴,下车时,是专门停在了一个人少车少的位置,这里正好能看见大理石刻成的学府招牌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洲……”云小风轻轻念道着长达十多米的大理石招牌,然后转身对着毛一二和李久久说:“进去吧,里面会有人引导怎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们就拉着行李进去了。

    经过大门,面前就是一道超大的迎新横幅,上面写道:“千山万水寻师友,五湖四海盼新生”,穿过横幅,转眼就是一排排服务新生的志愿者,看着个个洋溢着成熟气息的脸庞,想必这都是学校的学哥学姐吧,云小风心里暗暗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哎!您好,请问是来报道的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还一脸谜然,这面前就冲来一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,他留着一头精神的板寸,一身蓝色的服务工作服,胸前挂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名牌,腰间还挂着衣服同款的导游帽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哎!”云小风显然有些激动,眼睛里突然升起几分慌乱来。

    “奥?那请问……”那男人从腰间掏出一沓三四厘米后的表格来,一边翻腾着一边说:“姑娘芳名是什么啊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咋的,这从小就怕羞的云小风突然把小姑娘的劲道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云小风吞吐的说道:“免……免芳,云小风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空气就安静了,只听得哗啦哗啦的翻动表格的声音,那个板寸男逐渐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小同学,您的录取号后三位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,好像是005。”

    “005?”

    哗哗啦啦又是一阵翻腾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……怎么会是……”太阳晒得毒辣,板寸男额头上的汗珠渐渐爬满了脸颊。

    就在云小风和板寸男陷入僵局的时候,毛一二突然从身后冲了过来,他狠狠拍了一下小风的肩膀,然后说:“嗨呵!我的堂姐大人,咋样?我和久久都办妥当了呢!”

    云小风挤着豆眉,眼睛轻轻忽闪忽闪,似乎有什么难言的话要说一样。

    毛一二开始还笑呵呵,不过一会儿他就急塌了表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!你……”毛一二赶快拉着云小风的膀子说道,“这上面怎么可能有你啊!有也不会是现在的你!”

    云小风憋屈得很,没了办法,他转头准备对着板寸男倒歉,可刚要开口,那板寸男却先说了话:“哦,对不起小风同学,我这里可能资料弄错了,我先给你签上字,核实后我再来找你,给,这是我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也没了辙,他接过了板寸男的名片,可他却皱起了眉头,他觉着老天欺骗了他的性别,而他却将要用这个假性别去欺骗世界。

    “奥!对了!我长这么大,还第一次看见被胎记衬得这么可爱的女生呢!我很喜欢哈士奇哈,再见。”

    板寸男说完就离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