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章 一二中邪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士奇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从学校的东门逛到西廊,这一路上毛一二都没闲下来,他似乎抓住了云小风的又一个辫子。

    “这大城市的人可真会玩!堂姐大人,您这出来还没两个小时,竟然被起了两个绰号!您可真是厉害!”毛一二眼角眯得跟三文鱼的鱼尾巴似的。

    云小风眉头紧皱,张口欲言却欲言又止,毛一二接着笑,却不料别一旁早就怒火中烧的李久久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尼玛!”李久久红着脸,嘴巴也不听使唤了,伸手一把抓住一二的耳朵说:“毛一二!我说你少说一句话能死?刚刚那个学哥是在夸奖小凤姐你不明白嘛!嘴多惹是非!”

    毛一二谁的话都不听,他就听三个人的话,一是他老家的老娘,这二三便是他身边的这两个“神仙”,不过说来还真让人惋惜,这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败给了三个婆娘的威严,这可着实让人汗颜!

    毛一二怂了,眼皮眨了眨,便闭口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觉着心累,就伸手拦下了久久的手腕,他摇摇头无奈的说:“好了好了,我这个堂弟就这个德行,一天啥也不干,就知道吃饭睡觉捉弄哥(个)……堂姐,久久就别难为他了吧。”

    久久是个社会女,可她却也出奇的听起了小风的话,李久久摇摇头,大气一出便放下了架势。

    “哎!还有啊!”云小风笑了笑,李久久看着他等着他说完话,“以后别叫我小凤姐了,叫我小风,或者叫我姐就行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说着就领着两个毛气包进了学校的政办大楼。

    李久久有些奇怪,便回道:“为啥?”

    云小风沉思了好一会儿:“太难听了。”

    空气安静几秒,毛一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李久久白了他一眼便跟着云小风走了去。

    穿过监控房边的安全通道,又转了三层楼梯后,他们一路走到了学校的机房外,这机房可真是阴沉,正午十分,这里竟然没有一个人毛,走廊有些黑暗,地板上反射着安全指示灯的绿光,甚是渗人。

    机房外有一个钢铁铸成的栅栏门,门上贴了一张黄色的标语,上面写到“闲人免进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这里似乎是学校最重要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哎!小风姐,我怎么觉着这里有鬼呢,我们还是去别处转转吧!”李久久感觉自己的后脑勺凉气横生,她微微拉着小风的肘子道。

    “鬼?”小风左右看了看,“哪里有鬼?”

    “就……就那走廊的深处!”李久久回道。

    “走廊的深处?绿光那儿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微微定了定,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没有!哪有鬼!你是那晚上被吓坏了吧!”云小风微微拨弄拨弄裙摆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晚上?哪个晚上?”李久久突然惊了,“我们不是昨天才认识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突然有些蒙了,他觉着这事儿有蹊跷,连忙拉着李久久说是要去厕所说话。

    久久被拽得一脸懵样,可不知道怎么的,就在他俩刚一转头,却被毛一二的举动给惊坏了。

    “喂!毛一二,你这是干嘛!”

    久久看着举着一个巨大铁皮水杯的毛一二,她真是吓坏了。云小风也是心里一哆嗦,觉着有些蹊跷,便试探着问道:“弟儿啊,你这是干吗?”

    毛一二两眼空洞,眼神里不知道散发着什么诡异的意图,这架势,中邪了?

    云小风眉头一皱,一个小马步扎地稳,连忙从兜里掏出一根红绳来,正要编成六角梅花印时,那毛一二突然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堂……堂姐,我的错,你不要这样……我的错……”毛一二大声叫唤着,手上的铁皮水杯叮铃咣当掉到了地上,开水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挤了挤,连忙握着六角梅花印向一二冲去。

    “一二,你怎么了,你做错什么了?”云小风说着,慢慢用握有梅花印的手向毛一二贴去,是瞬间,这毛一二就是浑身一个激灵,云小风一见,心里便是有了底了。

    “一二,你别动,我给你吃个东西就好了!”

    云小风松了松手,可不知道怎么的,这毛一二突然抓住了小风那只握住了梅花印的手,云小风也一机灵,心里开始翻腾起来:这什么鬼?烈得的这么厉害?竟敢抓梅花印?

    云小风吆喝着身边急成木讷人的李久久:“快!在包里找一个木盒子,里面有泥丸,拿出一颗给一二喂下去!”

    “啊?什么盒子?”李久久似乎急得视觉听觉都退化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无奈的摇了摇头,又来了一遍:“我的背包,木盒子,泥丸啊!”

    窸窸窣窣,这久久是吓了够呛,连忙抽出小风背包里的木盒,揭开木盒,她差点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救命药!”

    李久久疑惑的不行,面对着盒子里腥臭无比的黑色怪泥丸,她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快啊!这是药,你见过好吃好闻的药啊!再不快点儿,一二会死的!”云小风又嚷嚷了一遍。

    李久久心定了定,她打算豁出去了。她捏起了泥丸后急忙道:“喂!一二张嘴啊!”

    这毛一二一脸狰狞,别说嘴巴了,他连眼睛都懒得张开。

    “踢他!”小风眉头紧皱,狂吼道。

    “踢他?踢哪儿啊!”

    “嗨,好蠢的姑娘!你平时最爱踢哪儿,你就踢那儿!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这小风话音刚落,李久久就下脚了,不正不偏,正好踢在一二的命根子上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啊!”

    毛一二放声大叫起来,没一会儿他就晕了过去,也放开了云小风的手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好险!”云小风拍拍自己的裙子,搀扶着李久久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久久有些奇怪,她挠着头看着手中的木盒子问小风:“哎,姐啊,这东西真是药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张口就回:“是啊,不像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,只是这个味道真的很别致哎!”

    云小风偷偷笑了一下,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六角梅花印,突然!他又皱起了眉头!

    那梅花印竟仍然是血红色的!

    “这是用什么做的?是能治疗精神失常吗?那样的话回家给我姥姥带几粒行不!”

    李久久继续絮叨,可云小风早就没有在听,他的脸色极其难看,眼睛狠狠地盯着地上装睡的毛一二!

    装睡?

    没错!此时此刻的云小风正是如此想的!

    “哦,久久啊,你想知道这泥丸是用什么做的吗?”云小风突然邪魅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李久久不明觉厉,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小风。

    “是用一百个童男的尿液和一百个童女的初潮血,外加上山羊胡子,驼铃大便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说者到没有啥,这可把地上晕倒的毛一二给恶心够呛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!呕……”

    毛一二半扶着地板,一脸苦楚的对云小风吼道:“云小风你!你故意的吧!”

    “我故意的?我哪里故意了?我是在救你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旁边的李久久,李久久傻傻的冲着一二摇头,意在为小风辩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,咳咳!”毛一二咳嗽了两声,真是把自己恶心坏了,“你明明知道我是假装的,你欺负人!”

    “假装的?”李久久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毛一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