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章 你犯罪了
    “呵!假装的我就知道!这是你自讨苦吃!”云小风转身走到毛一二的背后,慢慢蹲了下来,双手绕过一二的脖子,一个手掌握住一二的下巴,另一只手撮成“七”字形。

    “你,你干嘛!要谋杀吗!”毛一二急的身体乱扭,不过这次云小风手握得紧,一二根本没有挣脱的余地。

    云小风笑了笑:“谋杀?呵!救你啊!”

    “又救我?”毛一二挤眉弄眼不相信,“你,你不会又要整我吧!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哈哈…”云小风坦然的笑了笑,“怎么会整你呢!我整不死你我!”

    说完小风的纤纤小手就塞进了一二的嘴巴里。毛一二痛苦地直呕呕,这都说狗急了都跳墙,这毛一二真是爆发了天生大力,一下把小风推开了好几米,自己也哐当一下撞到了机房重地的铁栅栏上。

    毛一二摇了摇脑袋,大呕着说:“毛狗!你妹的!还我堂姐呢,你以为你变女的你就牛气了啊!要不是你老爹拜托我照顾你,老子才不伺候你呢……呼!”

    哗哗啦啦,云小风的那档子丑事儿算是被这发了疯的毛一二给全抖了出来,云小风被说得瞠目结舌,最重要的是旁边还有一个李久久。

    云小风吓得不清,眼睛连忙转向身边的李久久,他警惕的观察着久久那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万事还算辛运,久久并没有在意毛一二的话,半分钟的冷寂后,久久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一二兄弟不会还没清醒吧!”李久久连忙又在盒中捏出了一颗泥丸,“我说毛一二,你要是神志不清,再来一颗咋样?你这个样子,药可不能停啊!”

    毛一二被气得脑袋昏沉,哎呦一声倒到了铁栅栏旁的警报器上,当时他还一惊,不过幸好,那警报器并没有响起来。

    这毛一二算是气崩了,可云小风却松下了一口气,云小风走到一二的面前说:“哎!再不把泥丸抠出来,你可要驾鹤西去的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毛一二一听,眼眉都飞了起来,虽然有些不信,但是毛一二知道这云小风的那套鬼把戏,还真会出人意料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!我可能会死?”

    云小风微微点了点头,这可吓坏了毛一二,他赶快伸手在自己的口腔里口弄着,可不知为啥,只觉着阵阵呕吐,他半天也没呕出来个什么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的好笑,连忙对一二说:“求姐姐,姐姐帮你啊!姐姐有一个方法保证能让你吐出来!”

    噗通……

    这云小风的话音刚落,毛一二噗通一声就跪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姐求你,我求你了,我还没活够,我还不想死啊!”毛一二完全怂了。

    不料一旁的李久久也是个“性情中人”,竟被这毛一二给感动了,她也过来祈求云小风救一救毛一二。

    云小风也是不依不饶,双手盘在自己的腹前,眼睛斜了斜说:“救你可以!你得说说刚刚为啥假装中邪!”

    云小风的话立马惊醒了毛一二,毛一二转了转眼睛,似乎还真有事情瞒着云小风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。”毛一二欲言又止,云小风锐利着眼睛,心想这毛一二一定有问题!

    “啥事!快说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毛一二的眼睛开始湿润了,“那晚,我,我趁都睡了,我对她下了你教我的忘心咒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下了忘心咒!你做什么了!”云小风眼睛睁得老大问道,两个花生豆大的眉毛飞的老高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忍不住,我真是那啥上脑了,我把她给做了!”毛一二的眼睛恍恍惚惚,来来回回在小风和久久之间徘徊着,可谁都知道,他的眼神是故意更多的停留在久久的身上。一二脸上满是泪水,可说不上那是后悔挤出的还是害怕生死挤出的。

    “啥?”李久久似乎听懂了一些眉目,“毛一二你做坏事儿了?”

    云小风脑袋嗡了一下,他不敢看背后的李久久。

    “你!你他么!嗨!”小风又是一记恨铁不成铁板烧的耳光涮在了一二的脸上,不过一二也是后悔心切,这次他可一点儿要反抗的意思都没。

    “快!嘴巴张开!”小风皱着眉头,指挥着毛一二。

    一二哭哭啼啼的样子惹人心烦,云小风从腰间掏出一只红绳,在红绳头上挽了一个圆圈,这便顺着一二的食道塞进了他的胃里。一二有些反胃,但这次他可是乖乖巧巧的蹲在那里,任由云小风摆布。

    三下两下,红绳被拽住了,云小风表情一松,轻轻对着毛一二喊了一声忍着,随即抬手一挥,只听毛一二一声惨叫,那泥丸就被拽了出来,泥丸飞得快,挣脱了红绳,飞到了几十米外的走廊深处。

    好算安定下来,可这消停还没一两秒,这云小风就又闹了起来。云小风狠狠抓住毛一二的手道:“快!快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走?这又去哪儿?”毛一二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去警察局!自首啊!你犯罪了,你知道吗!你还等着别人查吗?”

    “自自自,自首?”毛一二两眼被吓的耿直。

    一旁安静已久的李久久也奇怪了,连忙走到小风的面前说:“自首?你们干嘛自首,毛一二应该做不得伤天害理的事儿吧,犯不着去警察局自首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毛一二一听有人替他求情,他立马执拗起来,“我自什么首,人家久久都说了!”

    真是风水轮流转,这回换云小风急的团团转了。

    “嗨!你这个傻姑娘!那还社会呢!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!走!毛一二!你做了犯罪的事儿,你得受到法律的严惩才行!”云小风踏着坚定的步子,碎兰花裙子的裙摆前后晃动。

    拉拉扯扯,这可又把毛一二惹急了。

    “云小风!我求你了别去了可以吗!我都给她下了忘心咒了,她都忘记了,再说我也做了防护措施,套了那啥应该不算犯罪吧!”毛一二摇着头大声的喊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把人家给!嗨……你说说你!我真想一巴掌给抽死你算了!”云小风气的不得了,嘴巴絮絮叨叨的吐出着这些个气话,松了松表情,他也算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毛一二看云小风收敛了怒气,便立马哈巴狗似的为小风擦汗。

    “好!老子……老娘跟你说,毛一二!以后你的老婆要不是她,老娘把你活活阉了!”云小风气话一出,转头向着走廊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毛一二心头一热,总算放心,一旁的李久久看着云小风向走廊深处走去,她突然心凉起来。在她眼里,那走廊深处就是地狱,那里充满了鬼怪,她真是死也不愿意往那里走。

    “喂小风姐,你去哪儿干嘛!”李久久揪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捡泥丸啊!”

    “捡泥丸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咱们要爱惜药品嘛!”

    云小风说着就来到了那颗泥丸前,他收了收裙摆,弯下腰,刚要捡起泥丸的时候,只觉着自己的眼前一亮,随即那药丸就化成了黑烟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!糟糕!”

    云小风转眼一看,只见走廊尽头是一个拐角,拐角那边正站着那个血色的军大氅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