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章 红鸡食心咒
    可谁知这老奶奶却不再理会他了,老奶奶转脸对毛一二说:“好好好,把和学生证给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毛一二闻声嗖嗖两下,飞快地把证明给了那老奶奶,老奶奶只是大眼扫了一下,就把钥匙给了毛一二。

    毛一二进了房,云小风却还在原地,老奶奶挥了挥手,示意小风回去,然后便咵察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云小风也进了出租屋,屋子挺大但有点空,至少比学校周围那只有一张床大小却月耗上千的要好。

    一张一米五的小床,两只沙发椅,两个塑料凳,一个红色一个蓝色,没有阳台,但有做饭的地方,厕所里还能洗澡,转了一圈后,云小风还是微微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喂!一二!给老姐,呸呸!给老哥做饭去!呼……差点儿就真把自己当成女人了!”云小风嚷嚷着毛一二。

    毛一二趴在小床上,似乎从小风进门直到现在都没舍得动一下,听着小风的唠叨,他就烦闷起来。

    “嗨!做饭这事儿不都是女人做的吗!你去做,我出钱就行。呼……真是累死洒家了!”毛一二回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毛一二,嘴角轻轻笑了笑,向后退了几步,咵察一声反锁了门,这声音异常清脆,想不到吧毛一二惊得一跳。

    “哦?我的好弟弟,你竟然还真把我当女人了?”云小风嘴角轻扬着说,“那过去被我压榨的十几年你都忘记了?你还想试一试吗?”

    毛一二一听这话,突然从后脑勺凉到了尾巴骨,他明白云小风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,小风从小对外人可内敛,可唯独对他这个堂弟十足心热,他真是有的是方法整顿一二,更何况如今小风还变成了女人,古言道:最毒妇人心啊!

    毛一二立马从床上翻了过来,他刚要从床上起来的,自己的胸膛却被云小风给踩住了!

    踩住?没错!就是踩住!

    云小风脱下了鞋子,踩着一双斑马短袜站在床上,身上的碎兰花裙左右飘动,他抬脚踩住了毛一二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堂弟,你还记得那时候在村头破庙请我看的小电影吗?”云小风笑地邪魅,右手从腰间掏出那条白天为一二拽泥丸的红绳继续说,“电影里的人好像就是这样做的呢!”

    毛一二被云小风的声音给撩住了,他看着居高临下的云小风,心中突然被燃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堂,堂姐!你稳住啊,我一个活力旺盛的男人,你会很危险的!”毛一二连忙转头看向一边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嘿嘿一笑:“奥?有反应了?你可真是一个低级动物呵!对我这个不男不女的人妖都有想法!你可能耐了不是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脚踏开了毛一二的嘴巴,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他右手手指飞速编着那红绳,没一会儿就编出了个公鸡的形状,一个准投就丢进了毛一二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“哼哼,这叫红鸡食心,专食歪思瞎想人的心!”

    云小风拍了拍手,正准备下床的时候,突然觉着自己的脚腕被捉住了,他低头一看,惊!那毛一二竟然满脸诡笑,眼睛透着绿光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声惊呼,随着毛一二的用力一拽,翻了身,云小风便被毛一二狠狠的压在了身下。

    毛一二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,他哈哈诡笑着说:“哼哼,你难道就不陪我表演小电影之后的情节了吗!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睁地大大的,他突然升起一种莫名且空前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“什么!毛一二!我特么是一个男的!”云小风极力的挣扎着,可是女儿身真是苦恼,他根本挣脱不了毛一二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!身子是女的就够了!啊哈哈哈!哦,我忘了告诉你了,你知道吗,火车上李久久也是这样挣扎的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完蛋了!这变成女人的云小风真恐怕要清白不保了!

    毛一二像一头野猪一样跨骑在云小风的腰间,他慢慢俯下身子,眼睛的绿光刺得云小风犯恶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长得一个毛狗样,这么丑你还要!”云小风胡话漫天。

    可这毛一二似乎一点儿也停不下来,双手一收,褪下了自己的外套。他一边脱还一边说:“哈哈,谁说你丑了,那是可爱!其实!我也挺喜欢哈士奇的!”

    说完他们就碰上了脸,云小风躲得及时,这才没有挨上嘴巴。

    云小风没了辙,这下可发了怒,他连忙说:“毛一二!你不能动淫邪的!刚刚你吃了红鸡食心,那是咒,专门整治你的!你一动歪心思,会吐血身亡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!”

    云小风闭上了眼睛,深深叹了一口气,嘴巴开始轻轻念了一声什么,毛一二前一秒还好好的,可就在他亲吻着小风的脖子时,刚要往那禁地进军时,突然觉着自己的胸前一闷,随即喉咙一热,噗的一声,一口带黑水的血吐了出来。毛一二就这样向后一仰翻滚到地上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一二没了威胁,赶快停止了念咒,连忙爬起来向一二投去惋惜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呵!让你牡丹花下死噻!吃亏了吧!哼!”云小风自言自语道,俯下身给一二服下了一颗泥丸,整顿好毛一二,他就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毛一二醒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旁边穿着淡红色套装的云小风,尤其是看到他那张郁闷的脸时,他可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完蛋!小风,堂姐,我,我精虫上脑,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儿吧!我……哎,我这个脑袋好痛!”毛一二扑通一下从床上滚了下来,连爬带滚地跪倒在小风的面前。

    云小风眨了眨眼睛,刚刚洗完澡的头发还没干,他一边用手抚弄着一边回道:“你,你真说我可爱吗?”

    毛一二一愣,点了点头,四目相视片刻后,云小风又说:“那你还叫我小风堂姐的!还不快叫老婆!”

    “老……”毛一二眼睛大睁,转眼看了看床上,只见床上躺着那件染有血迹的碎兰花裙子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,堂……堂姐我……我。”毛一二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脸色淡漠,这下装得可真吓坏了毛一二。

    “我可怎么向你爹交代啊!”毛一二痛苦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随手拿出一碗泡面,毛一二傻愣着看着,随即小风就又拿来了两样东西,一支笔和几张信纸。

    毛一二疑惑,云小风就解释说:“你问怎么向我爹交代?这样交代呗,写信告诉他,说你成功成了他女婿!也给你爹写一封,说小风姐成功成了他的儿媳妇,喏,饿了的话,吃泡面,你就一边吃,一边告诉我们的两个爹咋样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