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章 赴鬼宴
    “是是!我钱包丢了,你们不是有那个重大物资遗失招领处吗!我要登记!”

    听到人声后,毛一二无比激动,他的话都是用气息喷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哦,那请问您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毛一二,毛狗的毛,一二三的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在什么地方丢的呢?”

    “额,嗯,在大洲学府政务楼前!”

    “大洲学府?”电话那边的小姐姐突然愣了一下,她似乎觉着有些滑稽了,“额呵呵,这位先生,这样的话您应该去学校的失物招领处去取吧!”

    “哎!你这人怎么这样,我不是捣乱的!我是……”毛一二有些激动了,可话说一半却被电话那头的小姐姐给打住了,那小姐姐又呵呵笑了一声说:“我们是为人民出谋划策、尽忠服务的,倘若您觉得我的主意不妥,那您就挂断电话另请高明吧!”

    “哎!我说,我是在您们警车里丢的啊!你们这个态度!”

    “警车?呵呵!又一个傻子!”

    “哎我说你……”

    嘟嘟嘟……

    电话就这样挂断了,毛一二又急又气,但由于饿和累的轮回侵袭,一倒头,他便睡了过去,可殊不知,一旁的云小风早就进入了梦乡,他们的睡相痛苦,似乎在梦中都是饥寒交加的。

    大约四个小时后他们醒了,云小风是被饿醒的,但毛一二却是被踹醒的。

    房间里空气浑浊,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漏出半截红内裤的毛一二,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骂道:“我,我你妹的,你睡觉怎么还自己脱裤子啊!”

    “脱,脱裤子?”毛一二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,脸顿时红了半截:“什么!我,我就这个习惯,不脱裤子憋得慌?”

    “什么?憋得慌?”云小风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。毛一二一怔连忙改口:“不不,不是!是勒得紧,不爽嘛!你也当过男人,你难道还不了解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眉头一皱,刚要抬手呼过去的,只听砰砰砰三声,房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手一甩,眼睛狠狠瞪了一下一二,随后踩着拖鞋就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地有石头,天有云,前有因缘,后有果,一切都不是无根之水啊!小姑娘,我们这开了席位,缺了两个人,你们要不要来啊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她对门的房东老奶奶,云小风有些惊讶,她正要开口对老奶奶问好时,身后的毛一二却嚷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有酒席?”毛一二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,“去!当然要去!我都一天没吃饭了!”

    老奶奶哈哈一笑,一边转身一边说:“好好好!给你们留门,你们快些啊!”说完,只见云小风眼前紫光一闪,那老奶奶就钻进了房东房。

    云小风站在原地思索着,谁会半夜快十点开酒席?还有她说什么“地有石头天有云”是什么意思?见第一眼时她说自己被关在不属于自己的躯壳里又是什么意思?难道她知道自己变女人的事情?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房东奶奶房间的紫色光,她浑身一个激灵,她突然觉着这个房东有些问题,说不上来是什么,但定和那些神神鬼鬼的有关!

    收拾好装束,一二抢着进了房东的屋子,云小风紧随其后,开门的时候云小风脑袋一怔,房间里并没有点灯,只见房顶挂着一个超大的紫色灭蚊灯,云小风心里一紧,原来之前看到的紫光就是这样来的。

    房间的正中央立着一个大圆桌,桌子上满是饭菜,但这饭菜在紫光的照耀下却失去了原有的诱人性,那给人的却是极度恐怖的感觉!桌边空得很,根本没什么人,椅子摆得齐,正对门坐着那个房东老奶奶。

    云小风鼻头猛然一下酸楚,她驻足了,她早就觉出了不对,可不知道为什么,这毛一二却一点儿疑心都没觉出,他一溜烟就钻进了屋内,云小风有些急,难道这儿真是鬼宅?

    吱呀……

    云小风正纳闷,她突然觉着身后的出租屋被人给拉了开,几秒后还吹起了阴风,她心一提,眼睛猛地一怔,刚要回头,却觉得腰肢贴过一双小手来,那手真是冰凉!就像死人的一样,隔着衣服都凉得刺骨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云小风猛地一回头,可就在这一瞬间,她被人给推了进去!她的眼角模模糊糊扫见一个双马尾的女孩儿,她的脸可真白!可又在进门的刹那,她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!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!”

    云小风盯着明亮的屋子看了看,屋子已经不再是紫色,房顶上的灯也变了样子,那大圆桌子上满是做客,他们个个笑容满面,一副融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云小风慢慢爬了起来,在心里又吼了一句惊奇,“大灭蚊灯呢?这客人哪儿来的?还有那女孩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想着立马回头看了看,只见背后的出租屋里探出一个女孩的头来,双马尾,脸色苍白!

    “什,什么!这儿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步子一个晃悠,她似乎也吓坏了,因为她知道入鬼宅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,就算是道行高深的人,在他屋檐下,谁能不低头?何况自己道行也不怎么深呢!

    “毛一二!快,快走啊!”云小风叫了起来,毛一二有些奇怪,便回道:“走?走什么走!你想饿死啊!快来,满桌子人就等你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!这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是!快来!”毛一二有点儿闷气,下了座,连忙把云小风拉了过去,入座之后云小风可真是吓坏了,只见满桌子人都是有问题的,他们个个窄眉凶眼,虽然都是嘻嘻哈哈笑着的,但是仍然不能掩盖他们那副鬼样!

    “我这个堂姐还小,不懂事儿,各位哥哥大叔姐姐大嫂奶奶婆婆请海涵,我们两个晚辈自罚一杯,在这儿给您们赔罪了。”毛一二举起酒杯给云小风了过去,自己也捏起一杯,咕咚一声,就下了肚子。

    云小风的手在发抖,酒杯中的酒异常的馨香,但是云小风却无心品尝,她的心一直提醒着她:这儿可是一个鬼窝,我千万不能乱了分寸啊!

    可提醒归提醒,旁边的毛一二可是一个愣头青,她一把握住小风的手,摁着她的头,一下来了个霸王硬醉酒,云小风惊得眼睛一眨,连忙骂道:“疯子!你知道这儿是什么地方吗!胡来!”

    毛一二嘿嘿笑了一下,他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,云小风觉着不对,眉头一皱,低头看了看一二的脚底,惊!脚尖直立,小腿紧绷,这毛一二是中了邪啊!

    云小风脑袋一昏,这可怎么办,原本这屋子里还有个毛一二做伴儿的,可这下就剩下她一个活物了,这可怎么办!

    “哎,开始吧!大家吃啊!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房东老奶奶一声令下点燃了房间的气氛,满桌子的人瞬间热闹起来,满屋子回荡着筷子敲打盘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云小风也跟着做样子,她表情凝重,没过一会儿,也不知道是什么刺激了她,她眼睛一亮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