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章 再见云小紫
    “哦!各位大叔大妈,由于刚才的失礼,我云小风再自罚一杯赔罪如何?”云小风笑了笑举起酒杯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毛一二连忙叫好,拍着手像是十分支持云小风的样子。

    云小风邪魅地笑了笑,刚刚还一脸惊怕,现在却大笑了起来,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卖的什么鬼点子,这真可谓“鬼才知道呢?”,不然!因为就连她旁边的鬼怪也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只见云小风举起酒杯,入口之前狠狠用牙齿咬了一下嘴唇,瞬间一股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,酒杯很快便染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旁边的鬼怪似乎吓了一跳,可小风看到这个反应,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,她心里似乎有底了!

    “哎,哎呀!真对不起一二,我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只见云小风右手轻轻一沉,那杯血酒就倒了一二的满身,一二被血酒惊得浑身一抖,三秒之后,他竟然口吐白沫、眼翻白眼,身体飞出一股黑气,一滑就晕倒在桌子旁边。

    “小家子?好一个小家子!连一杯处子血酒都扛不住,你们还敢在此作祟!”云小风起身一跃,飞出了酒席,手上早就编出了两只红绳飞镖,那些个酒席坐客纷纷惊得眼睛大睁,有的甚至双腿发抖,一副将要起桌的姿势,好像时刻准备逃跑一样。

    “白舌老娘!这货是个道人,你怎么不跟我们讲啊!”人群中一个胸部极大的女人转眼对着那个房东老奶奶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我们杀坏不杀好,除邪不除道,你这不是要毁了规矩吗!”

    那个大胸女人一说完话,他身边的那个瘦弱的男人便接过了话,没一会呜呜压压就都吵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局势要失控了,老奶奶一声安静便安抚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们惩奸除恶没有错!这位小姑娘也是没错,但是,这个趴在地上的淫棍一定是个罪大恶极之人!我们一定得杀了他!”老奶奶说得器宇轩昂,也不知道怎么的,这云小风竟然渐渐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云小风摇了摇头,眼睛看了看毛一二说:“哎!等等!你怎么知道他是个淫棍!还有,那人年轻力壮,偶尔控制不住也不是他的错!再说,他又没杀人,犯不着以命抵命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话一出,老奶奶就气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她吼道:“你……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傻!你都差点儿被他霸占了,你还替他求情!”

    “被他……”云小风突然回想起那晚的事儿,不过一会儿她就皱起了眉头:“什么!你怎么知道的!难道是你偷看了?还是你在房间安了监控?你……好不尊重他人的老奶奶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姿势一摆,梅花镖在指尖颤抖,她似乎准备一场大屠杀了!

    “等等!姐姐,奶奶没有安监控,都是阿紫告诉奶奶的!”

    就在云小风正要扔出飞镖的时候,她的手肘突然被一只小手握住,她转头一看,是那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“是阿紫亲眼看见姐姐要被那个坏蛋欺负的!”小女孩指着地上的毛一二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云小风却没有放下手的意思,她刚要挥手,那个自称阿紫的小女孩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这里没有这么多汽车,没有这么多洋房,这里只有普通的小镇,那时候阿紫才十岁,有天阿紫被几个和那坏蛋一样大的人劝去游乐场,可他们并没有去游乐场,他们把我带去了镇子的水库房,他们都在坏笑,他们一进屋子就脱裤子,然后就对阿紫做奇怪的事情,阿紫难受,要反抗,他们就打我,不知道多长时间后,我就看到了自己的身体,躺在那库房的铁架床上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听着听着,心中突然一堵,慢慢收了架势,眼神也温柔起来:“你难道是……就是被那样欺负死的吗?”

    阿紫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:“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死了,我只知道我要找奶奶,奶奶见了我后就狠狠的哭,她说:‘可怜的阿紫,奶奶一定会给你报仇的’,从那以后我才知道自己是死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样啊。”云小风困窘地点了点头,她转头对着老奶奶,语气平和着说:“奥,对了,这仇您报了吗?”

    瞬间,老奶奶被问得脸一红,她似乎有些难为情,不料被一个光着膀子,胸前有一撮胡子的男人说出了口:“报什么报!一个老人家的,打不过跑不动的,死了后也只能用阴气护着自己的阳寿,怎么去报仇?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但还是有点儿疑惑,她摇摇头说:“那为什么不报警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哈哈哈。”云小风的话一出口,那个胸大的女人就说话了:“报警?你逗我吗?如今的那些坐木案扶铁锤的人都是给权贵办事的,更何况是二十年前?更何况这还只是死了个小不点呢?”

    云小风恍然大悟,仔细品一品,还是这个道理呵!

    云小风蹲下身子,摸了摸阿紫的脸,有些不忍心的说:“不早了,都二十年了,比姐姐还大十岁呢!去投胎吧,这个世界你活得太少,愿你来生好人好事好一生,你的仇姐姐给你报!你的全名叫什么?姐姐要好好记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叫云小紫。”阿紫瘪着嘴道。

    “云小紫?”云小风有些吃惊,不由得捏起了拳头,“哦?真巧和我同姓同辈呢!我叫云小风,你也一定要记住我哦!”

    云小风内心的怒火正在膨胀,她的脑袋不断浮现着那群恶毒男人的丑恶行为。她转眼看着仍然没有动静的阿紫,刚要催促,那阿紫却大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想投胎,我舍不得奶奶!”阿紫大声哭着说。

    阿紫想要奔去她奶奶的地方,却被云小风一把抓住了,她抱起了阿紫,一手托着她一手抹着她的眼泪:“阿紫听话,这世界的阴霾会吞噬你的,我看得出你是个好姑娘,听话,去投胎,和奶奶说再见!”

    阿紫哭得大声,云小风忍着眼泪看了一眼房东老奶奶,转身头也没回地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门的瞬间房内的大胸女人就骂了起来,她责怪老奶奶说:“喂!白舌老妇,你孙女被抱跑了,你都不管一下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她却被另一个声音压了下去:“嗨嗨!我说你少说两句,那道姑说的没错,阿紫是应该投胎了,况且人家答应了帮阿紫报仇不是?”

    云小风抱着阿紫一路向西方走,遇到房子她就绕,遇到地井她就跳,总之这正西的方向她是一点儿都不敢偏移。

    “阿紫啊!你为什么叫阿紫呢?”

    “嗯,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紫色,奶奶房里的大紫色灯就是专门为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姐姐……呸呸,你年龄大,我还是叫你姐姐吧。妹妹给你一个东西怎么样?”

    云小风在兜里抽出一条红绳,在阿紫的衣服上一撵,黑烟一冒,待它失去了道力便交给了阿紫。

    “本来是红头绳的,这下变成黑头绳了,送给你,就当个纪念吧,但是要记住哦,下去的时候,有官人让你把身上所有东西都给他,你把这东西含在嘴里,这样他们就不知道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