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章 三阴两阳
    “什么!是佛牌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下惊炸起来,原来,无皮女尸拿出来的东西是一块只有东南亚地区才有的护身符——佛牌!

    “佛牌?佛牌是什么?”无皮女尸一听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皱了皱眉毛,拿过佛牌,眼睛狠狠一定:“是外国的一种护身符,是一个正能压鬼,邪能压人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玄乎?”无皮女尸抢过佛牌继续道:“既然是护身符,那为什么我没有被伤着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是一块邪牌!”云小风的眼睛一亮,但表情说不上的恐慌起来,“外国的法师?呵!这可能是一番恶斗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恶斗?”

    “嗨,你别说话了!佛牌给我,退出一丈之外!我要起坛做法,为阿紫通灵报仇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说完话就放下背包,摆出一张一平大小的黄布毯子,随后依次摆出瓷碗、无根水、八卦镜、红绳、剪刀、铃铛和初抽的柳枝。八卦镜驱邪,红绳引鬼,铃铛指路,无根水和柳枝自然是明目醒脑、打鬼辟邪的保障。

    无皮女尸在一旁看地目瞪口呆,看来她真是小看这个云家的伪传人了!

    云小风双腿盘膝坐定,一根红绳缠入右手无名指的指根,左手挑起那只初抽的柳枝,在瓷碗中的无根水轻点,也不知是这云小风念了什么咒语,还是天公不作好,这天空顿时炸起一声巨雷,无皮女尸吓得浑身一哆嗦,她连忙向窗外一看,惊!这竟然是晴天霹雳!

    无皮女尸看了一眼云小风,嘴中念道:“喂!小妮子,你没事儿吧!晴天霹雳,阴间收鬼,阳间收人,你不会触了天谴吧!”

    “嘘!别说话!”云小风眉头一皱,闭着眼睛回道。

    无皮女尸一听便乖巧下来,转身坐在了和三号铁架床斜对面的一号铁架床上。云小风额头上冒出了汗珠,她似乎觉出了什么不妙,转手从背包里掏出五枚铜钱,又是咒语轻念,掷地后她诧异地呼出了声!

    “什么!三阴两阳?此地是阴基?”云小风一下站了起来,惊恐片刻后,连忙收拾着行李,一副要逃跑的架势。

    旁边的无皮女尸一见也跟着急起来:“什么?小妮子你说的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阴基啊!”云小风不耐烦的回了一句,三下五除二就将设备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阴基是什么?”无皮女尸问。

    |“你……”云小风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无皮女尸,“你怎么这么傻!你都成鬼了,你不知道阴基是什么?阴基就是给你们死人搭瓦造屋的坟宅基啊!阴基里掷梅花铜钱卦,会有三阴两阳、四阴一阳或者五阴俱全,但这三阴两阳是最可怕的,明示为三长两短,阴气阳气串通一气,这是大凶的预兆啊!”

    “大凶的预兆?什么预兆?”无皮女尸又问。

    “阴气剩于阳气,道人在这里做法,是要折寿的!”

    “折寿?”无皮女尸看着无奈又恼怒的云小风冲出了房屋,她突然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折寿?你的意思是你不通灵了?”无皮女尸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“这还通个屁的灵啊!我才二十岁,我还没娶媳……咳咳,我还没嫁人呢!我可不想这么早就折寿!”

    云小风刚出门,咵察一声,便一脚踩断了木屋外廊的木地板,木屑刺破了她的脚腕,云小风低头看了看地板的断痕,她心里猛然一惊,足足五厘米的木廊道,竟然被她这一个一百斤都不到的弱女子给踩烂了,这……不祥的预兆这就来了?

    “哎!你等等!你是不报仇了吗?你是要食言了吗?”

    无皮女尸在后面跟的紧,云小风的步伐也快得邪乎,没一会儿他们就走到了市区的入口。

    云小风走得累,好不容易停下歇了口气,这耳边就又响起了无皮女尸的唠叨声:“云小风!小风风,哎!你别走啊!我找了那么多道人,唯独见着你是真有本事的,你就帮人一忙嘛!这俗话还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!”

    “哎!我说你烦不烦啊!我已经尽力了你没看见吗?那天谴的预兆刚出门就灵验了,你是要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吗!”云小风眉头一皱,起身就向城镇市区跑去。

    “那云小紫的仇……那妮子可是和你同姓同辈儿的啊!你怎么忍心!”

    轰隆……只听得天空又一声巨响,云小风的后脑顿时一凉,裸眼狠瞪了一下那无皮女尸,转身就走入了市区之中。

    云小风走得急,后面的女尸也跟得快,这女尸像真赖上了云小风一般,云小风转头,那女尸也转头,云小风停下,那女尸也停了下来,云小风想拿八卦镜照她,可一回头,那女尸就不见了踪影,当她再次回头,却被她的血红脸吓得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!老娘要上课了!在跟我,信不信我收了你!”

    云小风眉头一皱,拿着八卦镜向那女尸一照。

    女尸下意识的双手一遮拦,她并没有躲开,她语调缓慢地说:“你帮不帮!不帮我们就玉石俱焚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那女尸很瞪了她一眼,回身一转,只见大氅背后贴着一张黑金纸,纸片的正面浮印着一个巨大的“敕”字。

    “什么!不妙!”云小风吓得连忙扔掉了手中的八卦镜,可还是下手晚了,只见八卦镜上的金光一散,直直的照到了女尸的后背,也是同时,那黑金纸上的敕字一闪,女尸一声惨叫竟把那八卦镜的道光给反了回来,原本这道光是射回八卦镜的,可云小风手欠,扔掉八卦镜后,那金光就直直地射到了她的胸上。

    “嘶溜……我去!你竟会黑金咒?”云小风被烫的一机灵,赶快伸手揉着自己的伤口,“你这个怪物!看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话一出口,架势一摆,刚要发动她的终极必杀时,那女尸一溜烟又飞走了。

    她走得时候还撂下了一句话,她说:“云小风,老娘这辈子就赖上你了,你别想清闲!你上课的时候我蒙你的眼,你上厕所的时候我偷你的纸,你洗澡的时候我断你的水,就算是你和别人的时候,老娘也要让你男人给秒了!你要是不报仇,你自己想想后果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整个世界就安静了,云小风一脸茫然的看着远处飞走的无皮女尸,她的手机械的揉着自己的胸部,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一声“小妹儿”,她瞬间惊醒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闻声看去,原来是一个社会小混混。

    “老妹儿,要不要哥给你揉揉啊!”

    “揉你爸的小姨子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股怒气横生起来,一巴掌直接将那混混扇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很喜欢揉是吧,老娘给你揉个够!”

    说着云小风竟抬脚踩在了小混混的脸上,她那个使劲的摩挲,足足三十秒之后,小混混便一脸享受地摊到在地。

    “滚你表妹的蛋!呸!”

    云小风屁股一拍,完全不顾及自己穿的是裙子,一个大挎步从那混混的脑袋上垮了过去,混混一见裙底风光,血气瞬间逆流而上,面红耳赤,一个激动便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天四更,求收藏,点击,推荐票,00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