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章 开学第三天
    匆匆忙忙赶到学校,云小风已经是浑身湿透,这是第三天了。

    按常理说,这第一天不见班导可以理解,这第二天不见班导可以原谅,这第三天要是还不见班导,那就甭想在见到他了吧,毕竟大学班主任这种生物,那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,可谓错过了,就可能是分隔四季了!

    这云小风却不然,匆匆忙忙和几个守门的警卫打完口水仗,她便冲进了学校,左右看看,只见远处操场上呆着一群人,模模糊糊,她好像看见了毛一二那个愣头青。云小风一见便乐了,有一二这就没准了,这儿就是她未来的集体!

    操场的人很安静,他们围成了一个圈席地而坐,正中央坐着一个头发秃成瓢的中年老师,云小风细细一想,她应该快要错过什么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飞快的跑了过去,但毕竟是众目睽睽之下,她却并不敢直直地跑去报道,她站在离毛一二最近的一颗长青的柏树下,眼睛盯着一脸傻样的毛一二。

    “喂!喂!毛一二!”云小风不声音压得低,她不敢大声的喊叫毛一二。

    圈中的秃瓢老师表情激动,声音高亢,像是打了鸡血一样。

    “由于学校开学之初出了一档不愉快的事儿,今天,才是学校正式开学的一天!在座的每一位同学,经历了十二年的痛苦挣扎,终于走到了此等辉煌的一步,我相信此时此刻,在座的每一位同学的心情都和老教授我一样,是激动无比的!是不能自已的,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中年老师的声音十分雄厚,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一丝魅力,竟把树边的云小风给吸引得入了神,不过小风还是有几分自制力的,她脑袋狂摇,回过神来后,便连忙叫起了毛一二的小名,毛狗剩!

    云小风叫得“亲切”,这回毛一二终于听见了。

    毛一二左右看看,最后目光停在了他身后的那颗柏树下。

    “喂!终于听到了,你个狗剩!帮我个事儿怎么样?”看见毛一二的脸后,云小风乐得咧嘴一笑,可殊不知,这毛一二竟记起了她的仇,看小风的时候他绿了脸,他把脑袋狠狠一甩,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哎我说!毛一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急了,可不知道怎么的,她似乎在那群闲人的背后看见一个奇怪的身影!那个身影黑乎乎的,她藏在那楼房旁边,云小风什么都看不出来,但她唯一认得出那双眼睛,那就是无皮女尸红儿!

    云小风一见,心里凉了半截,她的脑袋里不断翻滚着那女鬼怪昨天所说的话,上厕所偷纸,洗澡断水,更久之后还有一个秒男啪啪……

    “我,我去!”

    想着想着,云小风就是一个哆嗦,跳转了眼神,她又注视起那个教授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,咱就不点名了,第一天,我相信没人舍得不来认识这个新的集体吧。但是!自我介绍和互相认识就是必须的,点名抓阄方法太老套,这届我想给你们来个新颖的!我们来玩丢手绢怎么样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这圈内老教授的激情似乎更上了一层楼,他大吼着什么要玩儿丢手绢儿的话,云小风不解了,都一群十岁二十来岁的大人了,胡子拔插,隆胸染发,还玩什么丢手绢?难道这里也有什么隐藏的马列主义和毛邓理论?

    于是,云小风就伺机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?看到同学都积极反应,那就来吧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老教授可真会玩儿,一旁的少女云小风不自觉的偷笑了起来,“我去,这也新颖?这也叫积极反应?这算是没有反对就算阿弥陀佛了吧!”小风心想。

    秃顶老教授话一说完,便在腰间摩挲起来,他像是在找什么东西,半分钟之后可把这老汉给急坏了,他一脸困窘,似乎遇到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哪位同学有手帕和手绢的东西?”

    老教授呼呼气,顿时,空气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都没有吗?”教授擦了一把汗,转身撸了撸袖管,在自己的脖子上拉扯着什么东西,云小风眼睛一斜,那是,领带?

    “哦?真敬业呢!”云小风蹲在树后,像看电影一样地托腮看着那老教授,她的余光一只注视着身后大楼里的无皮女尸,无皮女尸也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,她们两真像一对活冤家!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毛一二忽然转眼看了看畏畏缩缩的云小风,他邪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云小风吓得一低头,她的背后直发凉,她似乎已经意识到有不愉快的事情要发生了!

    “教授!我知道哪儿有手帕!”毛一二惊炸的起来,他的余光看了看不远旁的云小风。

    教授没有激动,只是微微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两只眉毛瞪得很高。

    “找到手帕之前,我得纠正教授一个错误!这开学的第一天还真有不急着认识这个集体的人!”他的余光又瞄了一眼云小风。

    云小风咽了口唾沫,突然觉着后背酥麻难耐,她后退了几步,看来是准备逃跑了!

    “那就是我左边那个躲在柏树下的臭婆……咳咳,小姑娘!她是我们班入学第一号,老教授,你可真粗心呢!”

    毛一二的话一落,瞬间几十双雪亮的眼睛向云小风照了过来,此时此刻的云小风正操着一个极其男子汉的逃跑架势,双腿迈得特开,裙子的褶皱都被蹦的平平展展,她一脸红晕,在她的脸上,这豆眉和黑鼻头显得更加滑稽。

    “我去!倒霉!看来这阴宅把我的运气都给吸光了呵!”

    云小风转身看着那群同学,极度窘困,自嘲一番后,深深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说道:“各……各位哥哥姐姐,弟弟妹妹,还有老教授老师,小风就是一个懒婆娘,贪睡,迟到缺席,我赔不是,大家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几秒之后,云小风直起腰,小脸憋得通红,她眨了眨眼睛,只见一脸憋屈的毛一二挡住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一二啊……对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毛一二声音有些低沉,云小风的脸色更加难看,她突然觉着一个弱女子的脸皮可真是薄得可以。

    “下回鞠躬能不能把领口系上,害我急忙跑过来给你挡着!快把你妈给你的手绢给我!”毛一二的声音是瞬间温和下来的,云小风的眼睛里顿时滚起了模糊的重影。

    也就这样,毛一二和云小风的情谊又被系上了,那句话叫什么来着,打断骨头连着筋?不对不对,是剪不断理还乱吧。

    这事儿本算消停了,可就在他们玩耍儿的半途,这云小风又不消停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捂着肚子,她的腹中极度镇痛,一旁的毛一二一见,瞬间急成了猴球,他贴在云小风的耳边叫道:“我曹!我的堂姐啊,你不会那个来了吧!”

    “哪个来了?”云小风已经快痛疯了,可还是要在人群之中保持乖巧。

    “亲戚啊!”

    “亲戚?”云小风向校门的位置看了看,“我妈没来啊!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我说你是不是傻!你大姨妈来了你不知道啥感觉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妹呦!我这二十年也是第一次感受,我哪里知道!快!快帮我报告老师,我先遛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