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章 厕所的传信
    “喂!还没好啊!需要啥你就跟我说啊!”

    女厕所外,毛一二伸着脑袋看着里面,他可真是羡慕云小风,因为他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像云小风那样,去过男厕所还来过大姨妈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去给我买那啥去!”厕所里传来云小风微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毛一二一定,有些怯懦:“我擦,你说啥?”

    “给我买姨妈巾去啊!傻蛋!”云小风毫不含糊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毛一二摇了摇脑袋,但看在这个堂姐是伯父托付给他的重任后,他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!我算是上辈子欠你的行吧!我去我去!”

    “你本来就欠我的,上辈子欠,上上辈子也欠,上上上辈子也欠……”

    毛一二走后,这厕所里的云小风就安定下来,她看着满马桶的猩红,不由得开始佩服自己了,因为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也能当一回这流血不死的怪物。

    待了差不多三分多钟,云小风的痛楚也减轻了不少,她抬手在一旁的厕纸盒里一摸,瞬间,她的心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没,没纸了!”

    这怎么会这么巧?云小风心里暗暗念道,难道真是那女尸红儿捣的鬼?她来真的了?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云小风想得正投入,忽然听见厕所的隔间门被敲响了,云小风低头一看,只见门板之下晃过一匹黑色的裙摆,裙摆上满是血迹,她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“谁!”云小风竖起了耳朵,眼睛狠狠地瞪着那门板下的黑长裙。

    “是红大姐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稳健地掏出口袋里的红绳,但眼神仍然不敢离开那黑长裙半步。

    碰碰……

    门又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小风的后背被自己的冷汗蛰得刺痛,但她却不敢出声,她似乎知道,这门后定是那个纠缠她的女鬼怪!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那个长裙蹲了下来,只见一只血红的骨手晃过,撕拉一声,从门缝里塞进一张带血的纸,纸的上面还挂着一只蓝色外壳的圆珠笔。

    云小风颤颤巍巍将纸笔捏了起来,一字一句在心中默读着。

    “呵!全厕所的纸都在我手上,想要纸?你就同意下面的条约!”

    云小风松了松眉头继续向下看到。

    “条约一:同意为云小紫报仇。条约二:同意加入白舌老娘团体,一起惩奸除恶。条约三:同意撑起一家阴司店面,您做店长,我们做助理。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云小风嘴巴一咂,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,只觉得有几分不妥,便在纸的下面回了几个字:“傻女人,折寿的事儿,我死也不做呢!”

    撕拉……云小风便又把纸笔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云小风还一脸傲慢,突然这隔间的门又被猛锤了一下,随即又是“嘶溜”一声,纸笔又被推了进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捏起一看,只见上面的字真是潦草至极,不过待她仔细一看,心竟悬了起来:

    “亲爱的云小风同学,难道你认为你那个傻瓜老弟能给你买到姨妈巾吗?做梦!全超市的姨妈巾都被我拿跑了,看你咋办!要不同意签了条约?要不你就坐在厕所里等清洁工吧!要是你同意,那算我亏本,不仅给你卫生纸,我还‘塔’你两包姨妈巾咋样!”

    云小风摸了摸下巴,眼睛咕噜咕噜转了好几圈,写到:

    “我去!你这鬼怪可真萌,几节纸和两包姨妈巾就要换我的终身自由和几十年寿命?这顶多给你们当个店长,加入白舌老娘罢了,要让我折寿去通灵报仇?自己想想要怎么换吧!ps:大姐你的‘搭’都写错了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带着邪魅的笑容再次把纸推了出去,没一会儿,那无皮女尸就又撕拉一声推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十包姨妈巾!不能再多了!阳间的钱不好挣啊!可怜可怜我呗,我不是鬼,我是妖怪,修成人形,你是知道的,我每个月也会有那么几天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一斜,突然想起了那个脸色苍白、绑着两个马尾辫的女孩,她那时真是信誓旦旦的承诺,可现在却退缩了很多,也不知道为什么,是瞬间,他的脑袋里又晃出一个影子来,那个影子是她死去的场景,白色的灵堂,白色的布,白色的头发和袖头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看到这些。

    她觉出了几分不妥,苦思冥想写下几个字儿来:

    “好吧,看你这么着急,妹妹我同意了,快!血都干了,给我东西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算是妥协了,过纸后,那边愣了半天才回话,这次是真的递过了东西来,不过那纸张的背面又写了一句话,话很简单,只有三个字——“你妹的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笑了笑后,三下五除二便把自己收拾干净了,再次低头时,那女鬼怪已经不见了踪影。走出厕所,这才看见姗姗来迟的毛一二,毛一二看着走出来的云小风,眼睛睁得老大,他惊恐的问:“我曹!阿姐啊!你没垫吗?”

    由于毛一二比云小风高上一节,小风只好抬头望着他说话:“没啊!你来晚了!都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干了?什么干了?”一二问。

    “血啊!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你没有纸吗?这样会生病的!你这个傻婆娘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定,眼睛恍惚了一下:“我没让你买纸吗?”

    毛一二狠狠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哦,好吧,我好像记错了。”

    夜晚时分,云小风独自去了郊外村子里的水塔屋,那里还算明亮,路上有几只黄昏色的路灯,房子是被返修过的,每个门头也都安上了白炽灯,水塔的正头顶也有灯,但是它是时暗时亮的。

    走进屋子,云小风突然心头一阵,只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在盯着她一样,她抖了抖身子,又向前走了几步,屋子里等着她的便是那个无皮女妖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?”女妖站起身来,伸手拉着云小风的手。

    小风点了点头,却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“就你一个人?”女妖又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风回。

    “你那姘头毛一二呢?”女妖故意张望着小风身后说。

    小风眉头一皱,连忙打断道:“呸呸呸!少说这些,我是一个男人变的,我这辈子都不能思考嫁娶的!这是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女妖轻笑了一声,“真是如此?那为什么我觉得你已经没有一点儿男人的影了呢?”

    小风猛一抬头,眼睛里满是光。

    “我,我身是女儿身,可装着一个男儿魂,你让我如何接受自己?你让我如何去面对别人?我到底是应该喜欢男人还是女人?我……我这是为我的爸妈而活,如果不是这样,我早就自杀死去了,而且也因为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因为这个,你纠结了很长时间,最后还是接受了这趟要折寿的工作?”女妖接着小风的话,把小风的内心说得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小风低头苦笑一下,走到三号铺位,打开背包,如出一辙地摆出那些个道具。

    女妖摇了摇头,狠狠叹了一口气:“可能会折多少年?我赔给你。我有六十年的阳寿,给了你,我还可以修炼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摆完物件后,盘腿而坐,闭眼合十,轻轻的回了一句:“甭了,你好好修炼吧,如果真是折寿,你救不活我的!”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因为法道之人百年立人,百年登仙,这三阴两阳之地被折寿,会祸及三世的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