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章 黑皮怪佛
    “三世?你是说要折三百年的寿命?”女妖眼睛瞪得圆滚滚,看着云小风。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食指在嘴唇一比:“嘘,悄悄的,把门关上,可别让别人看见了!放心我不会死的,我还答应了你们另外两个条约呢!”

    说罢,云小风便双手合十,嘴中咒语轻念,豆眉相凑,鼻尖的黑斑在灯光下泛着白晕,三分钟之后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!

    只见云小风的眼角生起红色的条纹,那就像现在爱美人士故意画的眼妆一样,但她却不是故意的,那红色条纹也并非颜料,就像从伤口里挤出的鲜血一样,从太阳穴的位置突然崩堤而下,分出三四条亚粗的分支,亚粗的分支继续分散,没一会儿,那红色的血丝就布满了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一旁的女妖红姐看得惊诧,她蹲坐在云小风的对面,眉头紧皱,后背也被惊得直立,她突然意识到这阴基通灵可真是危险!

    想着想着她站起身,伸出手,瘪瘪嘴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屋外突然惊起了一阵炸雷。

    红姐惊得浑身一跳,她转眼惊恐地盯着窗外的天空,只见几里之外的天空惊现一团巨大的黑云,云中似乎裹着一团什么东西,看不清是人是鬼,但他的外形定不会那么和睦。盯着云团,红姐的额头竟然惊现汗珠,看来,她真是为这小风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闷雷响个不停,云小风的心颤抖的厉害,但殊不知在一旁观看的红姐才更是揪心,她虽是妖怪,但惩奸除恶如此之久,也尝遍了人情世故,她觉着是自己正把小风向火坑里推的!

    “喂!妮子!”红姐声音短却异常尖锐,她喊醒了正在通灵的云小风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事儿?”云小风睁开了眼睛,一脸疑惑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唯唯诺诺老半天,她指着窗外的黑云说:“那个……云来了,要不避一避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抬头看着红姐所指的地方,她微微一笑,眉头却不隐瞒地皱了起来,她沉思着:这夜半飘云,晴天霹雳,碗中无根水逆跳,道铃微晃,呵呵,指不定式是哪路神仙正急着收走她这个违章的道士呢!

    但她又想事已至此,总不能半途而废了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小风一定,笑了起来,“红姐,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!”

    红姐一听,眼睛一亮,抬头正眼看着云小风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脸严肃,嘴角轻挑:“呵!虽然我也是一个女人,但是你的样子,我还是忍不住说那句话:呵!小娘们儿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声轻笑吓坏了一旁的红姐,小风站起身,慢悠悠走到红姐的面前,伸着手像要取什么东西似得。

    “雷神大动,无灾也有祸,您就甭担心了!”小风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你的样子好奇怪呵!”

    红姐双手捂着还没痊愈的脸颊,一脸呆萌地看着云小风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会死的!”

    红姐话一落,小风就不再说话了,捏过了红姐手中的佛牌,眯着眼睛微微一笑竟倒在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红姐一看,心突然落了半截,她连忙附身抱起云小风,她大声喊着:“妮子!妮子!你怎么这就死了?”

    屋子里瞬间安静,红姐急的把那云小风狠摇,一会儿听心跳,一会儿又掐人中,可见都不顶用,她自责感爆棚,竟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妮子,我对不住你啊”红姐呼喊说,“我不该用十包姨妈巾就把你的命给换了,你醒醒可以吗?要是醒醒,你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!”

    黑云将至,红姐身后的房门吱呀作响,但细微着听,这其中还夹杂着什么声响,沙沙……沙沙……好似风吹落叶又像断帚刷地,再近些听,惊!那是脚步声!

    可红姐伤心的投入,她根本没有注意这个奇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突然,那个脚步声停了,就停在离红姐只有二十厘米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真的什么条件都答应?”

    “恩恩,什么都答应!别说十包姨妈巾,一百包,一千包,你一辈子的我都包了!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哦!”

    红姐瞬间觉着不对了,她盯着怀里的云小风,这云小风并没有说话,可这是哪儿的声音呢!红姐耳朵一动,突然在空气中嗅出一股隐晦之气,她猛一转头,只见一个鬼影现在了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那鬼影一身通黑,脸上布着红晕。

    红姐惊得赶快站起了身,扑通一声,把怀中的小风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一辈子的,我可记清楚了,你可不要耍赖!”

    说话的果然是这个鬼影,红姐眨了眨眼睛,原来,这鬼影便是那云小风的灵魂!

    红姐轻呼了一声,眼睛一白,嘴巴嘟囔了一声什么。

    云小风没听清便问她说什么,红姐却有些扭捏,不愿意和小风讲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笑,两眼眯成了一条线,转眼对着红姐说:“对了,你带纸了吗?”

    红姐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通灵正是开始!”

    云小风这下可算正经下来,转身坐到了原来的位置上,又是一个双手合十,闭眼沉思,红姐抱着小风的尸体在一旁发呆,完全不懂这小风到底在弄什么名堂,她更不知道为什么这小风要先出窍再通灵,她只知道那窗外的黑云越来越近了!

    过了一分钟,云小风突然动弹一下,但是她并没有睁眼。

    她从腰间抽出一条发红的墨斗线,将那墨斗线向那无根水中一扔,瞬间,那水便了,几个大水泡一爆开,云小风口中狠念咒语,转头对着一旁发呆的红姐吼道:“时机成熟!快!红姐,摆纸!”

    红姐一听蒙了,她捏着口袋里一团褶皱的卫生纸说:“摆纸?摆什么纸?难道你不是要上厕所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眼睛也是惊吓地睁开了!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带的不是写字用的纸?”云小风看着红姐手中的卫生纸责怪道。

    红姐脸有些红:“是……不是啊,我带了这个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我是让你带写字的纸啊!呼……”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云小风刚还叫天喊地来着,房外便又响起一声炸雷,亮光很闪,似乎那团黑云已经飘到了他们的头顶!

    云小风一见,没了辙,连忙叫道:“好吧!卫生纸就卫生纸!铺开,写字的纸是什么样的你就摆样子!”

    红姐不敢迟疑,立马应声干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奈何天公不作好,屋外瞬间吹起一阵狂风,啪的一声将木屋的门摔了个粉碎。风吹得大,红姐前面刚摆好的纸,转个眼就被卷了个满屋飞舞。

    红姐转眼看着狂风的屋外,气不打一处来,可眼眸模糊之间,她痴呆了!只见一个肥头大耳,眉毛横立,坦胸露乳的黑皮和尚站在门外,他真像某个佛祖,但又看不出一丝正气。

    “外面……外面来鬼怪了!”红姐大喊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急地一皱眉,也喊道:“鬼你个大头鬼啊!你都忘了你也是鬼怪了吗?快摆纸!”

    红姐有些迟钝,她盯着门外的黑皮怪佛,就在眨眼之间她后背一凉,那鬼怪刚还在几十米之外,这瞬间他竟移到了木屋的门口!

    云小风看了一眼傻呆的红姐,心中不知道跑起多少只草泥马,她连忙又吼道:“快啊!趁那东西挡住了风,快摆啊!你个……”

    由于签约忙了一天,今天只能三更了,依然求推荐,评论,点击和收藏00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