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章 一直向南跑
    云小风大声喊叫,她盯着那个黑色怪佛,心中也是一提。

    她左右看看,只见房屋的周围竟爬起了无数只奇怪的大虫子!它们浑身红斑,额头上竖着蜗牛似得两个触角,立着老高,触角之上还有两个小窟窿,窟窿中不断地冒着鲜红的血。

    云小风回神又看了看那个黑大佛,情形不妙,那黑佛的眼睛也竟淌起了红血!

    怪佛淌血?这是不祥的预兆,十有**是那怪佛看穿了什么阵势!

    怪佛的眼睛就像深山里的夜斑鸠一样,透得通红却炯炯有神,云小风站不住了,她连忙跑到红姐的面前,蹲下身子说:“红姐,求你个事儿呗!”

    红姐猛一抬头,眼睛忽闪忽闪的说:“啥事儿?快说!后面那东西咋不动了!真惊悚!”

    “嗯,一会儿我数一二三,你就抱着我的身体往正南方跑,一直跑,就在你碰见的第一户人家前停下,对着正北的方向对我喊话,用力喊,诺,这儿有一个铃铛,一定要一喊三摇铃,不然,我可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云小风说完就松下了原本系在她腰间的铃铛,推给了红姐。

    这铃铛是她的定魂铃,传说这道人出窍,腰间必须挂着一个铃铛,所谓定魂,就是能使得她的魂魄能落地行走,不用遭受离地三尺、魂飞魄散的折磨。

    红姐有些愣,云小风一手压住了地上的纸巾,一手拿着那碗血色无根水,那的手占得全,只好用嘴巴咬起了地上的黑色佛牌,她眼睛微微一瞪,松口一甩,就把那黑色佛牌扔进了瓷碗之中,瞬间,那佛牌就融入了这碗血水之中!

    一旁的红姐看的愣了眼睛,她动作慢吞地收拾好小风的背包,俯首拉起云小风冰冷的尸身。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小风声一出口,屋门口黑怪佛便闻声看向了云小风,这么久了,这怪佛还是第一次正眼看过云小风!

    红姐闻声也迅速行动起来,她刚要寻找出口,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!

    “虫!有虫!小风……我怕!”

    红姐看着满屋子的怪虫,竟一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!”

    但云小风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接着喊了第二声,可当她转眼盯着红姐时,眉头都皱僵了,她突然意识到什么,这红姐可是树妖,虫子可是她的天生克星!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!

    小风是瞬间没了辙,她又看向那个怪佛,可刚转头,她就一哆嗦。

    那怪佛竟然渐渐浮肿起来!

    他的眼珠竟被什么东西给顶了出来!

    小风奇怪了,这是什么玩意儿?这跟着父亲抓鬼十多年,她也没见过这般古怪的玩意儿!

    “不妥!红姐快跑……三!”

    红姐一听耳朵都飞上头顶,眼睛一闭,只觉得脚下的虫子被自己踩得噼里啪啦一通怪响,她身子一跃,从木屋的窗子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内的云小风总算松了一口气,她抬手把那血水往纸上一倒,只见红色的烟气一冒,随后三个大字现了出来!

    云小风捏起一看,嘴角也松了松,她刚要抬脚离开,只觉脚底被什么抓住,她低头一看,竟是那群怪异的虫子在作怪!

    她抬脚使劲一跺,顿时惹怒了那些怪虫,它们立马蜂拥起来,一股脑向小风的身体爬去!没一会儿她就被怪虫包的严严实实!

    怪虫使劲啃食着云小风的灵魂,脚腕,大腿,腰肢,甚至是胸部!

    屋子外的红姐早就跑开了好几百米,她也是被虫子吓昏了头,甚至她都忘了自己也是妖精,但好在她还明白小风拜托她的事儿。

    一股脑向南方跑去,不知不觉她觉着背后一阵湿热,她背过手一摸,血!这云小风竟然流血了!

    她惊得立马停下了脚步,转身看着远处的水塔,只见水塔后面的木屋已经被大虫布满,透过窗户似乎还能看见小风灵魂的光!

    “跑!快啊!”

    红姐还正迟疑着,耳朵便响起了小风的声音,她再也不敢迟疑,加快的脚步,飞快地向南跑去。

    南方有村,名为小王村,几十分钟的路程,红姐终于跑进了这个小村之中。

    她停在第一户人家前,伸头向屋子里看了看,才发现这并不是什么人家,这是一座庙宇,庙里杂草丛生,似乎早就无人祭拜了。

    红姐有些迟疑,这小风让停在第一户人家,这庙宇到底算不算人家?背后的小风浑身炸起伤口,红姐看的心寒,罢了罢了,就这样吧!

    红姐放下背上的云小风,掏出手口袋的铃铛,转身对着刚刚来时的路,破喉大喊:

    “云小风!回家喽!”

    叮铃铃……

    “云小风!回家喽!”

    叮铃铃……

    “云小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喊了多少声,这云小风仍然一脸死寂,红姐急得满脸是汗,就在即将失望的时候,她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!

    红姐惊得浑身一跳,转身一看说:“谁!”

    真是奇怪,这背后竟不知是何时,站着一个白衣服的老头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你这样喊魂非常不妥啊!要不来老夫家坐一坐,老夫精通法道,可以给你试上一试!”那老头慢声细语道。

    红姐有些奇怪,他说他精通法道,可自己就是一棵千年树精,他怎么没发现?莫不是这老头就是一个骗子?

    红姐浑身一个激灵,连忙带笑不笑地回道:“哦,真是多谢了老先生,这是我的妹妹,喊魂这种活,别人办不了,还是甭劳烦您老人大驾了吧!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又是一转身,嘴中又叫起云小风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这妹妹,难不成是一个道人?”那老头慢慢蹲了下来,眼睛扫了扫小风的脸说。

    “道人?你怎么知道?”红姐头也不回地问。

    老人站起身,慢悠悠地转到红姐的面前:“复眼豆眉乃阴鬼官差像,犬鼻狗眼是阴阳的通行证,她莫不是一个法道之人,天理都难容呵!”

    红姐一听,停下了手中的铃铛。

    “您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道人,也为出家之人,出家之人不出诳语。”

    红姐的最后警惕也崩溃了,也许她看着久久不能回来的云小风,急昏了脑袋,她相信了那老头的话语。

    她抱起小风的身体,对着老人说:“您家在呢儿?”

    老人微微一笑,转身示了示身后的庙宇,红姐眉头一皱,看着杂草丛生的院子,虽是不想相信,但也只能搏一搏了!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红姐刚要进人大庙时,她怀中的云小风突然咳嗽了起来!红姐一看,脸上立马乐开了花!

    “哎!大师傅!这孩子醒了!醒了!”红姐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么,什么!”大师傅的眼睛也是一眨,他心里似乎在鼓捣着什么。

    云小风轻轻咳嗽了几下,睁眼看着红姐问:“红,红大姐,这儿是哪儿啊!”

    “这儿?这儿是庙啊!”

    “庙?”

    云小风睁开了眼睛一看,只见庙门最上头挂着一块牌匾,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——小王庙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看,心突然凉了半截,连忙掐着红姐手臂道:“快,快回家!这儿不能进的!”

    d看小说就来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