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章 除三欲
    “跑?为什么跑?这可是大师啊!他说他能救你呢!”红姐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,你个傻帽女人,谁的话都信,你到底有没有脑袋啊!快跑!”

    云小风的话说得轻,但却惹恼了那个白衣服老头。

    老头眼睛又是使劲一咕噜,连忙回着小风的话说:“哎我说这位小姑娘,大家同是道人,你怎么不讲理呢!污蔑他人,你会遭天谴的!”

    “天谴?”云小风斜了一眼那老头,又看了看红姐说:“看吧,世界哪有这样气短的道人?他就一骗子!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什么是!你难道想你这守了千年的身子,被一个糟老头毁了啊!”

    “奥!”

    红姐点了点头,心里满是后怕,转身就带着小风回了家。

    回出租屋前时,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,云小风累地趴在红姐的背后呼呼大睡,来接应她们的就是那个大胸女人和白舌老娘,白舌老娘?哦,也就是那个老房东,这就是她化作阴阳人的名号罢了。

    她们站在出租屋的楼下,身后的店面是打开着的,里面立着很多法器,柜台之上立着一个大招牌,招牌上写着四个大字——阴阳法司。

    云小风睡得香甜,白舌老娘轻悄悄地跑了过去,她生怕会吓着小风,红姐也是累得够呛,轻轻放下了小风,狠喘了几口气后说:“喂!那个胸大的!快把小老板娘扶上去啊!”

    胸大的女人前身是一只产后的奶牛,化成人形,这也是她胸大的来由。

    她的命也是苦楚,生产当天,她的孩子就被贼人偷跑,寻觅一年却发现孩子被烤了全牛,贼人吃得开心,她就越是暴怒,用牛角顶死了吃她孩子的所有人,却被认为是疯牛,最后,被公安局的给毙了。

    尸体抛给了工厂,被白舌老娘带了回来,召回了灵魂,将她炼成了人形,化名子牤。

    听见红姐的声音,子牤微微一笑,却一脸不屑,她说:“为什么我扶啊!你怎么不扶?我可是副掌柜!你就一打下手的,要去,也是你去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红姐两眼怒地通红,嘴中狠骂道:“你这老母牛!怎么生了一张狗脸!仗势欺人,我你妹的!”

    红姐一脸埋怨,转眼又对着白舌老娘说:“白舌老娘,你看,这子牤妹子得意了,屁股翘上天了,我说您当初就不该把副掌柜给她的!她心不善!她不合适!”

    “那谁合适?”白舌老娘从口袋中掏出一块硬币,似乎有些生气了:“你是在怀疑老太太我的眼光喽?”

    老太太伸手将硬币挂在了云小风的脖子上,转眼冷看了一眼子牤,子牤一见老太有煞气,顿时收了收脸上的傲气:“好啦好啦,再怎么说我也是副掌柜,真正的掌柜还在你的手旁不是?我扶,我扶!”

    说着,这子牤就蹦蹦跳跳,一脸假装高兴地来到云小风的身边,她敞开怀抱将小风揽入怀中,她把小风的脸使劲在胸前蹭了蹭,抬眼看红姐的时候,红姐早是两脸通红,这子牤可真是调皮,她像是在大胆地告诉红姐,为什么她的职位总是上调不去。

    红姐双手叉腰,眼睛看向一边,可子牤可不想离开她的视线,一会左转,一会儿右转,几番轮回后,可算惹怒了红姐。

    红姐眼睛一瞪,嘴巴像加了大喇叭一样说:“好,ok!你的大好吧!我走!我走!”

    声音惊得子牤一跳,巴拉一声,把小风扔到了地上,店中正在找什么的白舌老娘一脸惊怕,她用眼神示意着红姐,但红姐倒是怒气不消,脑袋一转,钻进了店内的帷幕之后。

    白舌老娘指了指地上的云小风,子牤一看,连忙将她抱了起来,正要向二楼出租房走的时候,白舌老娘却喊住了她。她问什么事儿,白舌老娘却不答,连忙摆手让她跟着她去帷幕后。

    子牤奇怪的走进了帷幕前,刚掀起帷布时,只听哗啦一声,店面的卷帘门被关上了,她也奇怪,这店面是白舌老娘的私藏货,话说是她的祖上传下来的,返修过好几十次,但一直没见开张过,里面的诡秘,自然没有几个人知道,身为副掌柜的子牤,也是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走进帷幕,这子牤顿时傻了!

    帷幕背后,竟然藏着一个篮球场大小的房间!

    这可真诡异!

    这也是子牤第一次有穿越异空间的经历!

    之前,虽然她是妖怪,但白舌老娘从来不带她四处闯荡,她的任务就是在家接应、洗碗刷盘,也是在这之前,她见过最奇幻的东西,也就是白舌老娘那间会变紫的房间了!

    子牤此刻真像大姑娘出嫁,东瞧西看乐个不停,她怀中的云小风动了动,眼睛上面有水珠晃动,在往上看,原来这子牤是激出了泪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第一次见吧!这就叫做寸有所长,尺有所短!你有长处,更有弊端!你造吗?”

    子牤转眼一看,只见红姐正推着一只巨大的木桶走来,旁边的白舌老妇拿着一盒灰白的粉末,也呼呼向这儿走来。

    “子牤,你还记得你最初是怎么加入白舌老娘的吗?”红姐将桶推向房间正中央问。

    子牤笑了笑说:“那可不!入司三除,一除,用骡骨粉和着无花果叶泡澡;二除财欲,用千年老尸体口中的铜钱锈,和着蛇皮吞下;三除邪念,用隔夜灯油和着香灰做成狗皮膏药,贴在太阳穴七天便好!”

    红姐一看,也笑了笑:“呦呵!厉害了老妹儿,那就,开始吧!”

    红姐话一说完,这云小风就被拔了个精光,扑通一声,被扔进了大木桶里。

    白舌老娘也是手脚麻利,连忙倒进手中的骡骨粉,红姐撒下无花叶,而这个子牤却一脸惊怕,因为小风睡得死,身子总要溜进水底,她可不想这个小妹子还没入伙就命送西天了。

    她双手捉着小风的脑袋,就像拔萝卜一样拔着。

    小风很不老实,只见小风在水底鼓弄着什么,子牤仔细一看,啊的一声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,这妮子竟然在摸自己胸!”子牤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红姐一惊,连忙向下看了看,她瞬间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觉着不妥,调头对老太说:“白舌老娘,这怕不妥吧!这孩子是一个男儿魂,我们的剂量是不是少了?”

    白舌老娘伸头看着一脸享受的云小风,也是一顿口,因为她也没见过有哪个女人欲大溢出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可,可能是吧!加剂量,双倍男儿剂量!”老娘说。

    “双倍?男儿?”

    “对!因为给亥狸那小子除欲的时候,他都没这情况!我只怕不妥罢了!”

    d看小说就来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