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章 解忧草寿司
    来到外面的空房,只见篮球场大小屋子的靠墙处,摆满了奇怪的黑坛子,坛子口处贴着黄符,但符咒上并不是朱砂的痕迹,那是渗人的黑紫色,倒是和蛇胆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坛子之前有一个巨大的灵位,灵位旁边站着两个塑料人,一男一女,白面黑帽,一脸富态相,似乎是用来供拜那些坛子的。

    走出帷幕,来到前面的店面,只见店面里摆着六张大桌子,那是餐桌,早有客人入座等待了!

    “嘶?餐桌?”云小风有些狐疑,她怎么当了一个餐馆的老板娘?

    慢慢走到柜台前,只见靠近柜台前的餐桌上,坐着一个男人,他西装革履,怀里抱着一个公文包。他一脸焦急,似乎正担心着什么天大的事儿一样。

    云小风又看了看柜台,柜台里站着那个胸大的子牤,在往上看,就是一个巨大招牌,不过让人奇怪的是,这招牌昨夜还写着“阴阳法司”来着,这今早竟变了样子。

    “阴阳寿司?”云小风眨了眨眼,“喂!胸大的!和着你们把我弄来开餐馆的啊!”

    子牤看了小风一眼,一听“胸大的”这三个字就浑身来气,她指着招牌说:“我哪知道什么名堂?昨夜还写着阴阳法司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?阴阳法司?”小风神态暗淡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变得?”小风又问。

    “今儿个一早!我还没睡醒,他们就叫我来看店,我一来,就变了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!”

    云小风向后退了退,一屁股坐在了那个西装男的旁边,她思索着,这白天寿司,晚上法司,挂羊头卖狗肉不成?还是自己真被坑了?

    小风绽开眉头,转眼对正在柜台里忙碌的子牤说:“看这样子,你是小掌柜喽?”

    子牤头也没回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子牤,孩子的子,牤牛的牤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转身看了看一旁的西装男,叹了一口气,一股老板娘的口吻道:“既然这样,这位先生,请问您要点儿什么味儿的寿司?”

    那个男人似乎非常紧张,吞吞吐吐指着桌面上的菜单说:“解忧……解忧草!”

    “解忧草?”小风眼睛一闭,“什么?您要解忧草味儿的?世上哪有什么解忧草啊!”

    “有,有的!”男人紧张得额头挤出了汗珠,“你看,你们的菜单上都有!”

    “有吗?这东西也有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脸疑惑地接过菜单,呵!还真是有!上面稀奇古怪的东西还真多,什么忘魂香寿司,什么怒神辣椒寿司,什么喜乐豆寿司……

    云小风一看,脸上困窘地红了一下,她连忙对着柜台里的子牤喊道:“牤姐,解忧草寿司一份!尽快啊!”

    “好嘞!解忧草一份!”子牤开颜一笑,连忙向帷幕之后的亥狸喊道,没一会儿,便传来了回音。

    当这一切都在继续的时候,那男人却突然惊恐的大叫了一下!

    小风心一提,转眼看了看那男人。

    “哎?怎么了,上帝?”小风斜了斜眼睛说。

    男人惊恐的声音并没有下调,他继续高声道:“我,我后悔了!我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惊停了柜台里正在算账的子牤,子牤抬头有些愤怒,刚要骂娘,却被小风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小风看着男人,只见男人的西装尾翼被无端的顶了起来,那并不是自然现象,那像是有什么古怪在作祟!

    小风奇怪了,皱起眉头狐疑道:“哦?这位顾客上帝,您是要退回刚刚的订单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!不是!我说要双份!要双份啊!”男人话语急促。

    “双份?”云小风又看了看男人,“双份可不少,您不怕吃撑吗?”

    男人有些不难烦了,连忙吼道:“不怕不怕!我带走,我要去工作了!你能不能别烦我了吗?”

    小风被责怪的一脸通红,站起身,对着一旁的子牤说:“好吧好吧,双份,给这上帝叫双份!”

    三分钟过后,亥狸就端着两盘香喷喷的忘忧草寿司出来了。

    男人一看,咽起口水来,三下五除二,就解决掉一盘,吃完后,男人的表情好算松懈下来,仔细看看,还能注意到他嘴角微微扬起了笑意,他像真的忘忧了一样。

    云小风在柜台的一旁,她觉着这男人有问题,于是悄悄靠着子牤的耳边说:“喂!牤姐,你没觉着这男人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子牤眼神飘忽:“这男人?”

    “恩恩!我觉着他是撞鬼了!而且鬼就在他身旁!”小风一脸神秘地回道。

    她的子牤姐一听,突然诡秘的笑了笑,她似乎早就知道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笨嘛”子牤笑笑说,“你脖子上的阴阳币有看穿三界的功能,你自己瞧瞧吧!这男人,可不是简单的撞鬼喽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狐疑起来,真有这么神奇?她伸手捏起脖子上的硬币,对着右眼向子牤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什么!牛……呵呵,哈哈哈!你真他喵的是一只奶牛啊!怪不得胸这么大!”

    小风噗一声笑了出来,只见子牤的脑袋在硬币里竟是一只奶牛头!而且还一脸呆萌地看着自己,她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子牤斜着眼睛看了小风一眼,表情又是气愤又是得意,但谁都看得出来,她的得意却占过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云小风转眼看了看那个男人,她挠着脑袋,嘴中有些奇怪地自言自语:“嘶?怎么没有?”

    她撤下硬币,转眼对着子牤说道:“不管用啊这玩意儿!那男人一定有问题!可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!”

    子牤无奈了,连忙放下手中的笔,一手摁住小风的脑袋,一手抓着那硬币说:“这都不明白!左眼看鬼,右眼看妖,闭眼看佛神!来!对准!看!”

    小风的姿势极其别扭,转眼的时候,却正好和那个男人来了个面对面,他是来结账的。

    小风的眼前晃过一抹红衣,不过她并没又在意,连忙扯开子牤的手,接过男人手中的钱道:“哦哦!对不起啊上帝!这位姐姐调皮,和我做游戏来着,话说,一共多少钱?”

    男人一愣,很不相信地看着小风:“一共五十二块,菜单上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,找您的四十八块,您请拿好,欢迎下次光临哈!”

    男人走后,小风又拿起硬币看看,她不看不知道,一看竟吓了一跳!

    只见那男人的旁边挽着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人,那女人转眼斜看云小风,小风心中一怔,放下了硬币。

    “喂!牤姐,你说我是不是还在做梦啊!”云小风瞪着眼睛痴呆着问道。

    子牤一看问:“怎么了?你是认识那鬼不成?”

    云小风有气无力的坐下来说:“何……何止认识,我,我差点儿和她洞房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