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章 赔命的裴闽
    “什么?洞房?难道你还有这个口味?”子牤惊讶地看着云小风,身体不由得向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云小风口齿不清地回道:“不是真洞房!是梦!是梦啊!”

    “梦?”子牤斜着眼睛反问,“你做春梦了?梦到那女鬼了?”

    云小风咬咬牙,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空气安静几分钟后,白舌老娘走了出来,她对着两个茫然的老板娘说:“对,是梦。那是通灵梦,我们这十二个人中,也只有她才能做的梦!”

    “通灵梦?只有我能做?”云小风狐疑道,“那我为什么要做那梦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是你的任务!”

    “我的任务不是卖卖寿司吗?”云小风对眼前的白舌老娘狠摇头。

    白舌老娘吸溜了一口手中的茶水,又说:“这个店面有两重身份,一是阴阳寿司,制鬼驱邪,二是阴阳法司,抓鬼除坏,你既然同意了,那就得接受这个任务!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什么?”小风睁着眼睛急忙问。

    “否则你将灭族于世!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么!”

    云小风怕了,她的脑袋里突然闪起云家被屠族的画面,那里血流成河,惨叫连天,许许多多的尸体,天为被,地为床,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喂!小风!找久久去不去?”

    云小风正发呆,耳边却响起毛一二的声音。

    小风向他看了看,脸色有些难看:“你去吧,我要看店!对了以后上学能不能早点儿带我回来,我路痴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毛一二伸头探进店来,有些羡慕的说:“哇噻!好一个大店面啊!真羡慕你,这么快就可以勤工俭学了!好好,我去了,今个周六,我没选课,你下午可是有一节信息课的哦,别忘了!晚上电话call我!拜拜!”

    毛一二拜拜手就离开了,一旁的牤姐叹道:“哎,世间的痴情男女啊!还不如都断了算了!性都不是为了传宗接代了,那还要它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一二的背影说:“那可不,牤姐有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牤姐摇摇头,又点了点头:“生过孩子的姘头算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哈哈一笑:“看来你的牛性还真没改!那可不算,有一个男人真的爱你的时候,你自然明白咯!不信,你可以问问白舌老娘。是吧老娘!”

    白舌老娘摇摇头,并没回答她的问题,转身走进了帷幕之中,云小风双手一摊,这问题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时至下午,云小风被红姐送进了学校,虽然赶得及,不过倒霉的云小风仍然迟到了。

    刚走进教室门,教室里的教员就开始点名了,她探头一看,那台上站着的竟是早上吃寿司的男人!

    云小风心里一低估,这家伙在这儿工作?

    她伸手捏出脖子上的硬币,对着左眼在教室里一扫,果然!这老师的身后,正站着那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鬼!

    “报告!老师,我迟到了!对不起!”

    云小风站起身,一个惊呼,怀里的笔记本差点儿溜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老师被惊得一个激灵,转眼看着门口说:“下回不用报告,直接进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云小风应声深鞠了一个躬,然后走到老师的面前说道:“老师,你还记得我吗?今早上‘您的四十八块’?”

    老师向云小风打量了一番,接着一怔,眉毛挑了挑回道:“哦?是你?真巧!勤工俭学来着?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点头,下面的听课学生早是一片哗然,云小风有些耐不住,连忙递过一张纸条,对那老师说:“粘人的新娘,一定要宠哦!这是我的电话,你什么话我都会信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转身找到一个座位坐下了。

    老师愣了半天,一分钟之后,他才恢复自然。

    那是正值傍晚时刻,学生们下了课,这男老师也松了一口气,他眼睛向自己的身侧看了看,只见一只雪亮的大眼睛正盯着他,眼睛的下面是一团黑色的疮疤,仔细看看,还能瞅见,有几只像是蛆虫的东西正在那腐皮之下涌动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美吗?”那女鬼对着男老师的耳边吁气说。

    老师一惊,皱着眉头说:“啊?美……我老婆最美了,呵呵,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这男老师名叫裴闽,他的煞气也是他名字给带来的,裴闽,裴闽,赔命么!

    碰见这女鬼是两个月之前的鬼节,那时候他真是结了婚,请了喜酒,也租了婚房,但却请了个瞎眼先生,看了个瞎眼时间。

    先生说七月十四的日子最好,适合他俩的结合,他有些奇怪,就问先生为什么,先生说天机不可泄露,这个日子就这个日子,不然就要等待明年的这个日子。

    裴闽没办法,也只好当天就办了婚礼,午夜也正是圆房之际,他只觉的房门被谁敲了敲,转眼看去,只见屋外闪着一抹红衣和一抹黑衣,他寻思着可能是闹洞房的叔子姨子,就没在意。

    新娘很可爱,尤其是打上红粉妆的脸蛋,在烛光之下显得异常诱人,裴闽被激起了性子,一下就如狼似虎、翻云覆雨了起来。

    由于都是第一次,他们很快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事后,这裴闽发现新娘在流着泪,他寻思着是不是自己太过粗野,就向新娘道歉,可新娘却喃喃问他说:你爱我吗?

    裴闽把头点了又点,新娘不信,穿上衣服拉着裴闽就进了村后的深山,她指着一贯坟墓说:如果有一天我躺在里面了,你还爱我吗?

    裴闽傻乎乎的笑了笑,他回说:不会不爱你的,我说过要爱你爱到死的!

    新娘一怔,低着头回:如果我是这样的呢?

    裴闽听着新娘的声音低沉,就问怎么了,新娘一抬头,他却吓得一个猛退,坐在了坟头上,没错,那新娘当时变的样子,就是现在跟着他身后的那女鬼的样子。

    三个月了,裴闽也算大男子汉,他虽然嫌弃、害怕、甚至怨恨,但他毕竟是一个老实人,他答应别人的事儿就一定做到,哪怕那个人是只鬼呢。

    裴老师跟着女鬼出了学校门,碰见云小风的时候,他心一顿,他手上捏着云小风的电话,女鬼问他怎么了,是不是不喜欢她了,是不是看上云小风这个姑娘了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对着女鬼苦笑一声,将手中的纸条捏成了团,咻得一声扔出了车窗外。

    出租车一路飞奔,入了小王村,他们也算欢喜冤家,女鬼笑得开心,裴闽却愁得厉害,谁也不知道,他为什么发愁,总之对裴闽来说,他定不是因为那女鬼的纠缠罢了。

    小风这边也回了店里,远远地店门半掩着,她走了过去,只见店门上的招牌已经变了样子,店内的餐桌餐具也凭空而飞,倒是正堂立起了一个上顶天花板的祭拜台,祭拜台上不知供奉的是哪路神仙,祭拜台前早是香火缭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