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章 赴约
    果然,这店面之后还真有一间停车的库房,梨雨拉开库房门,里面果真躺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脸惊喜,眼珠子都不舍得转地问梨雨这哪儿来的车?梨雨却不说话,只是对着小风笑了笑,然后一溜烟钻进了驾驶室。

    云小风受宠若惊,她真想不到,这白白捡的老板娘竟还有这种待遇!又是专用车,又是专用司机的,这要真让她奋斗的话,还指不定几十年才能混成这样,说不定半道上夭折,失个足啥的那多恐怖。

    就这样,云小风带着满心地嬉笑上了车,梨雨真是个老司机,呼呼呼几分钟,她就把车子开进了市区中心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一脸正经的梨雨,她却总开心不起来,梨雨的面相悲苦,左眼之下有一颗白色的斑点,又加上她的眉头总是微微皱着,她给人的便是一种楚楚可怜,欲哭无泪的悲者感觉。

    “哎,梨雨,你说我叫你妹子好,还是梨姐好?”云小风有些耐不住寂寞,便对着梨雨的侧脸开口了。

    梨雨微微转过脸,轻轻嗯了一声说:“梨姐好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看这一路高冷的梨雨回话了,她不由得开心的笑了起来,她点着头又说:“那好,那好。那我说梨姐,你怎么这么高冷呢?你看看红姐和牤姐,他们一个断欲还要思春念想的,一个胸大无脑不拘小节的,为啥你就这么高冷呢?”

    “高冷”梨雨微微一笑对着云小风说,“我真的很冷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梨雨眼中有亮光,她觉着不对,那是泪水翻滚的样子,她不知道自己是说错了哪句话,她立马闭了嘴巴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车子沙的一声停了,云小风还没回过神,那梨雨就下了车,转到小风的车门,扣开门冷冷的说:“老板娘,到了,您是一个人去,还是我陪你去?”

    云小风被突然来的问候打昏了头脑,她突然觉着这个梨姐一点儿也不亲近,她像是一架工作机器,目的就是来帮辅自己的。

    云小风苦声笑笑,蹦下车,对着那个艾沐咖啡厅看了看,然后转身对着梨姐说:“一起吧,咱们是好姐妹不是?”

    咖啡厅里的八月空调还没下工,但店内却没有几个客人,显得十分冷寂。

    走进霓虹灯包裹的咖啡厅门,屋子的地面是木制的黑纹地板,天花板上点着微黄的家居灯,桌子也是木质的,只不过它的颜色却比地板深得多。

    进门正对着服务台,离服务台最近的一间屋子亮着白灯,那像是专门有人定的包间。

    “您好,请问有一个叫裴闽的先生来过吗?”云小风走到服务员的面前轻声的问。

    那个服务员恭敬的弯了弯腰,抬头指着那间发着明亮光的房间说:“嗯是的!小姐您请这边请!”

    走进房间,只见房间里摆着两张沙发椅,那儿坐着一个男人,他的后背正对着门口,不过他看起来异常紧张,他不断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请问,是裴老师吗?”云小风探着身子看着那男人。

    那裴闽闻声转头,向小风一看,连忙道:“是!是!请问你真的看得见那些东西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点头,裴闽又看看小风旁边的梨雨,有些迟疑,他五指并拢对着梨雨说:“请问这位是?”

    小风正准备说话,那梨雨就后退几步,退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小风一见,苦笑说:“是我的姐姐,姐姐。不过说说,您快说说您的故事呗!”

    入座,他们便畅谈起来,裴闽把他的故事一点一滴的说了两遍,可就在第三遍时,云小风突然叫停了,那正是裴闽说到他与那女鬼圆房之前的一阵敲门声时!

    云小风眉头一皱问:“敲门声?谁敲的门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就见到一个穿红衣服的,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在窗前晃了一下,我还以为是闹洞房的……”男人苦楚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一红一黑?”小风又问。

    裴闽狠狠的点了点头,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云小风双手握拳,腰杆也被惊得直立:“黑丧红喜,一黑一红,是双煞冲喜啊!这可怎么得了!”

    云小风惊得两眼发怵,裴闽看着更是一惊,颤抖地问道:“怎,怎么了小风同学?难道我真的必死无疑了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看了一眼裴闽,有些好奇,她发现裴闽说这些的时候,也并没有看见那女鬼的阻止,她微微捏起手中的硬币对着左眼一看,她吓得身体向后一弹,这满屋子竟都是野鬼!有的吐舌头,有的掉脑袋,还有的瞎了双眼!

    云小风咳嗽两声,又仔细观察了一番,只见这群野鬼之中,并没有那次所见的嫁衣女鬼。

    她挠了挠头笑笑说:“裴老师,您的女鬼老婆去哪儿了?是回家探亲了吗?”

    裴闽一听,眼睛突然恍惚了一下,他左右看看然后说道:“对……对啊!她去哪儿了?她每天神出鬼没,我哪里知道她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他每天神出鬼没?”云小风有些狐疑,“您不是说她整天粘着你吗?就连上厕所都要坐在隔间门上看着你吗?”

    “她,她最近才这样的,最近她总是不着家,她到底还是不是我老婆了嘛!”裴闽似乎被鬼怪吓得太深,他的眼睛里满是不知名的恍惚。

    云小风被逗得哈哈一笑,她捏起咖啡杯说:“哈哈,看样子你们还真日久生情了嘛!不过鬼到底是鬼,人到底是人,你们不可能永远的,准备什么时候说再见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裴闽眼神一下坚定起来,“嗯……直到她主动投胎的那一天,或者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者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或者您把她收服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愣,停下了手中的杯子,眼神有些异光:“您的意思,她可能有,舍不得走的那一天?”

    裴闽点点头又摇摇头:“才不是呢!她不走你就收了她!让她一辈子都见不到我!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什么?”云小风点了点头一脸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喜欢她!她是鬼!我是人!她死后,我早就有喜欢的人了!小风大师,您就帮帮我,我相信您也看到了,我身后的那群鬼怪,可都是她派来的,我真受不了了,我不要她了,我要我自己的生活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只听裴闽的话一落,小风的耳边就响起了一阵弹珠散落的声响,她赶快捏起手中的硬币,对着左眼一看,只见满屋子的野鬼瞬间消失,那裴闽的背后正站着一脸狰狞的嫁衣女鬼,她的手上捏着一串佛珠线,佛珠散了一地,才发出了这样的响声。

    叮铃铃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裴闽的手机响了,他接通一听,只听一个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裴闽,裴闽!婆婆死了!婆婆死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