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章 喝奶奶0.0
    声音是一个女人传来的,听起来年龄不算大。

    裴闽一听,耳朵都竖起来了,他连忙对着电话吼道:“什么?妈死了!你现在在哪儿?我来找你!”

    “我在中心医院!公公哭晕了,你快来啊!”

    “好好!我这就去!”

    裴闽行动利索,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好衣服,起身就像门口走,到门口的时候他正和那女鬼新娘碰了个正着,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却摇摇头,当什么都没看见一样,跑开了。

    咖啡厅一下安静下来,包间房里只有云小风和那个女鬼在对峙,那女鬼看来一脸苦闷,她皱着眉头,半边脸都烂透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举硬币的手早就酸痛无比,她松了松衣袖,准备换个姿势再看,可谁知道,她取下硬币后,眼前竟还能看到那只女鬼!

    云小风的心脏突然浮到半空,她意识到不妥了。

    因为,身为法道持有者的她,早知道这道法上说:野鬼识人,寻亲觅仇,爱越深就十年不离,恨越深便万年不灭,他们只会在这两种人面前显形的,而且还有十天养山鬼,百天养家鬼,十年出厉鬼,万年修魔鬼之说。

    这红嫁衣女鬼虽算不上厉鬼,但也算一个家鬼,这无端在云小风面前显形,她可算犯难了,因为看这女鬼的面相,把她当亲人显形,看来是不可能了!

    云小风也不敢有太大动作,因为所谓家鬼,就是有家之鬼,在凡间有个落户之家,在阴间有个跻身之所,阴阳通吃,于情于理,这厮才是最不好对付的一类鬼怪!

    云小风有些胆怯了,向后推了推沙发椅,悄悄在面前挪开一个可以做法的空当,她的视线一刻也不敢离开那女鬼,她抖了抖身上的大褂说:

    “女鬼大姐,您说相见就是缘嘛,何苦冷眼相对?坐下来慢慢讲好嘛?”

    那女鬼表情冷漠,似乎什么话都不想说。

    她抬手捏起一只画轴,松开画轴,只见里面是一片坟山的惨景,仔细看看,有些坟头上还躺着没有掩埋的尸体,尸体的全身溃烂,血水流到了坟前的蜡烛灯上,几只乌鸦和几只喜鹊在那尸体的头上盘旋,似乎正在决定谁先下去第一口似得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心中一怔,连忙瞅着那女鬼道:“你这是干嘛?难道你也画皮?可我是女人啊!”

    那女鬼一听,浑身冒起了白烟子,她发出极度低沉的吼声,像是真是看中了云小风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虽不是画皮,但我要吃了你!你的肉好美味啊!”那女鬼突然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房间的白烟急速扩散,没一会儿,整个房间就被充得严严实实,云小风的眉头一皱,连忙从怀里掏出四条红绳,可正准备编织之时,云小风的迎头吹来一阵阴风,呼得一声,她的其中三根红绳便被吹得无隐无踪,也在白烟之中,那个女鬼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看,吓得浑身直哆嗦,那女鬼像是突然进了阶,她的脸上已经满是疖子疮,她的脖子上还流着疖子疮的浓水!

    云小风被激得胃部一阵狂恶,连忙翻动着手上的最后一根红绳,几秒之后,这梅花镖虽然是被编好了,但云小风却已经无力放镖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女鬼已经瞬间飞到了她的面前,她们四目相视,女鬼溃烂的双手狠狠掐着云小风的脖子,眼睛瞪的圆乎乎,一脸真要吃掉云小风的样子。

    云小风抖了抖双手,正要寻找时机飞出镖子的时候,却觉着自己的双手被什么东西给捉住了,飞镖一下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,我曹,你真是要逼我一个大闺女爆粗口啊!在不松手,我就要……额咳咳。”

    “就要怎么的?说啊?被掐地说不出口了吧!哈哈哈!”

    那女鬼一使劲,云小风的眉头就皱了皱眉,那句“我就要”之后还真没接下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见情形实在不妥,低眼看了看地上飞镖的位置,可飞镖是看到了,她还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画面!

    那女鬼的肚子上竟窜出一个小光头来!

    “我曹!你是母子鬼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声惊叫起来,抬脚对着那飞镖就是一踢,不偏不正,正好正中女鬼的脚踝之上,女鬼痛的哎哟一叫唤,松开了云小风,瘸着腿向后蹦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女鬼一撒手,这云小风就蹲下身猛咳了几声,她不敢迟疑,赶快又掏出了红绳,三下五除二,又编出了三只梅花镖来。

    女鬼也缓过神来,她连忙指着云小风说:“你,你刺腿!你卑鄙!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腿!那是脚踝!笨!”

    云小风站起身,一脸得意得望着女鬼,女鬼的肚皮前流着血,仔细看看,那个小光头还堵在那儿嬉笑。

    云小风有些奇怪,就问:“一尸两命,你生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是遇到了恶毒丈夫,还是遇到了卑鄙强盗?或是当了失足少女?”

    “失你妈了个头!看爪!”女鬼突然怒了起来,伸着两只,呸呸!是伸着四只带血的爪子向小风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风眼睛一瞟,咻得一声又扔出了一只飞镖,可谁知,那女鬼灵敏,一个闪躲就躲开了,小风一看,心晾了好大一截,她连忙叫唤道:“我去!你是玩过三国杀的吧!见杀就闪!看招!”

    “嘻嘻!我闪!”

    “再看招!”

    “我再闪!”

    “在看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看来是玩上了兴趣,一连三个飞镖扔出后,她竟忘了自己只编了三只飞镖,这第四声看招还没出口,她的口袋已经见底,这下可完蛋,别说红绳飞镖了,连红绳都没了!

    很快,那女鬼就离云小风只有一步之遥了,他们又四目相对起来,云小风尴尬却不失风度的一笑说:“哼!老女鬼!跟老娘玩儿,你还嫩了!看招!”

    小风身体猛地一震,却把这女鬼吓得双手捂脸直叫妈妈,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这样叫,没过一会她就回过了神,她看着云小风摆着空架势,嘿嘿一笑,低头一个栗子磕敲到了那光头娃娃的头上,她吼道:“喊你妹啊,我喊妈妈,你喊外婆知道吗!”

    那娃娃“哦”的一声答应了,此时,空气再度变得沉寂,那女鬼嘿嘿坏笑,就像个痴……咳咳,像个痴女一样盯着云小风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惊,松下了架势,立马到:“我,我曹,你干嘛,我可是个女人!你干嘛!”

    “干嘛?肯定是要干了你喽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云小风吓坏了,两眼发直,只见那女鬼双手拉住她的双手,身体慢慢上升,没一会就飞到了白雾茫茫的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云小风没了落脚地,自然也不敢挣扎,女鬼定住了云小风,自己却仍然向上飞着,没一会儿,那个光头娃娃就对准了她。

    云小风惊讶的说:“我,我你妹的,干嘛,这要干嘛?”

    谁知那孩子的回话竟把云小风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“喝,奶奶……喝,奶奶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