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章 跳转的空间
    小风惊讶地看了看堂上,只见堂上坐着一男一女,他们的背后竟然立着一个巨大的“冥”字!

    小风反抗,却不料被某人一拳打晕。

    云小风醒来时,竟是在婚房里,没一会儿进来一个人,那人并不是新郎,而是堂上的那个父亲!

    云小风惊怕地缩在床脚,连忙地嘤嘤抽泣。

    那男人张牙舞爪,咿咿呀呀,欲横满眼,一副要行苟且之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即将施暴的时候,小风的眼睛又是一闪,随后只觉着几分微热洒在脸颊。

    她睁眼一看,那男人竟被割破了喉咙,鲜血像冲出了破洞的自来水管,滋溜一下就射了小风一脸。

    云小风双眼懵懂,她低头看了看,她瞬间吓得撤了手,随即就听见一阵叮铃咣当的金属落地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是一把被掰断了的剪刀!

    原来,那男人的喉咙是被小风给活活割开的!

    那男人双手伸向小风,眼睛瞪得邪乎,嘴中又是咿咿呀呀,他一副想要变成厉鬼来索命的样子,小风害怕得要命,连忙冲出了房间,可是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!

    只见门外站着一群条子!他们竟然拿着枪指着云小风!

    云小风刚意识到要躲开,只发现自己的身子竟被死死困住了,她低头一看,自己竟穿着囚服,自己的双手双脚满是毒打的淤青,囚服之中,她又看见自己的肚子微微鼓起。

    什么!自己怀孕了?谁的!

    云小风彻底蒙了,就在恍惚之间她又听见了那个破喉咙男人的咿呀,她刚转头,却又是一怔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炸裂的痛苦,随后又觉出鲜血流出的温热,再然后就是麻木,最后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世界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!

    “什么?自己被枪毙了?自己死了?不对!这儿可是画中的世界!我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!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!”

    茫茫黑暗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光亮,云小风微微忽闪着眼皮,只听耳边传来几个窸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喂老裴,您说盗这家的好,还是盗那家的好?”

    “哎笨!这家是个寡妇,那家是个富豪,肯定是那家了!”

    云小风心中一暗,原来自己真是死了,自己正躺在坟墓之中,这说话的竟是两个盗墓贼!

    没一会儿,那两个盗墓贼就掩盖了云小风的墓头,于是,云小风的眼前就又黑了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没过半个钟头,那盗墓贼竟然又挖开了她的墓,他们絮絮叨叨的说:“哎!什么特么地大富豪,就放了五块钱压棺材!小心生后孙没儿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他们又敲开了云小风的棺材,说是棺材,其实也不然,也就是用木板和草席裹了个四方的盒子,不仅透光还漏水,这真是死也遭罪。

    棺材板被揭开后,云小风只觉得一阵强光刺了过来,但是她无力眨眼皮。

    云小风只见外面站着两个老年人,一个白头发没胡须,一个光头顶白胡须,他们看起来面相并不丑恶,但就是不该干了这档子丑恶的勾当来。

    那个光头一看到云小风,当时就吓了一跳,他咣当一下扔掉手中的铁锹,向后退几步,对旁边的白头发说:“哎,老裴,我看这斗倒不得!快十年了,这家伙怎么还没腐烂!”

    白头发闻声俯下身子,仔细打量了一番,从头到脚,从脚到头,看完后也是一愣,他咂嘴说:“这可怜的寡妇,手脚淤青,面色愁苦,腹部微微隆起,眼睛半睁不闭,死不瞑目,生前定是一个冤屈之人,只不过我的孩子要考大学,缺点儿盘缠,我就打扰一番,您请海涵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鬼墓你也倒?”白头发刚说完,这光头就开口了。

    光头一脸迷惑地又说:“倒她的,走大霉!小心以后,你的小子被这女鬼给缠住!”

    “哎我说!你到底干不干!你的娃不也要上大学吗!”

    光头的脸一下被说得困窘起来,躺在棺材板里的云小风浑身不得动弹,只觉得那两个人在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个什么东西,随后她的眼睛又是一黑,空间又跳转了。

    这次又是礼堂,只不过她却不是跪着的,她身边却跪着一个男人,那男人叩着首,小风并看不清他的容貌。

    礼堂之上仍然立着一个巨大的“冥”字。

    “你爱我吗?”

    突然,小风的耳边响起这四个字来,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!

    她猛转头,只见身旁的男人不知何时跑到了她的身后,那男人是背对着小风的。

    “你爱我吗?和我结婚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爱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小风支支吾吾竟说出了“我爱”这两个字儿。

    小风的心中突然流过一股暖流,瞬间,房间又变了样子,这次,又是婚房。

    云小风的心中似小鹿一样乱撞,她第一次拥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顷刻,门被推开了,走进来一个男人,但是她总看不清那男人的面容,但又不知道为什么,这男人却深深吸引住了小风。

    小风看着那男人,脑袋突然想起了什么,洞房?男人?裴闽!

    这画中记录的是女鬼的过去?

    云小风松了一口气,她似乎知道接下来的故事了,裴闽这个敢说不敢做的男人,呵!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对那男人微微笑道说:“你,你真的爱我吗?裴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一怔,手中的酒盅晃了半天,不知道为什么,在他的脸上竟流出了一串泪珠。

    他慢慢坐到小风的旁边,右手抚摸这小风的脸说:“傻姑娘,你是鬼,我是人,这个问题你问了多少遍,你还数得清吗?我的答案是爱!当然爱!”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裴闽的话音刚落,云小风的身体突然向下一坠,在朦胧中她看见一股黑气,仔细看看,那是一只男鬼怪,他的脸也是模糊的,但是他的脖子却是异常得显眼,那是一道长长的伤口。

    再次睁眼,云小风已经睡在了自己的卧室,周围站着一群人,离她最近的就是红姐和子牤,红姐抱着小风的手狠哭,小风从来没见过这么伤心的红姐。

    “红,红姐,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小风声音的红姐猛地抬起头,连忙嚷嚷道:“醒了!醒了!妹子醒了!妹子,你终于醒了!自从上次回来,你就一直睡,都三天了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红姐,别哭。哭了就不好看了,我没事儿,我可又做了梦呢!”小风微微扬起身子,弯着腰抹着红姐的眼泪说。

    红姐疑惑,周围的人都疑惑,一旁的白舌老娘皱着眉头问道:“什么梦?又是通灵梦?”

    小风摇摇头又点了点头说:“在梦中我可结过两次婚呢!”

    瓜】子】小】说 网 .. 手 打首发更d新h更-快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