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章 女鬼没了?
    “又结婚?还两次?”一旁的子牤眼睛睁得老大,看着云小风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却没说话。她拨开了人群,慢悠悠的走到那个摆满坛子的房间中,子牤、红姐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正堂里的香火烧出了满屋子的香烟,那个祭拜台之前站着一个女人,她背对着云小风,手上挥舞着一把巨大的红色香支,嘴里还振振有词,云小风走近些看,原来是梨雨,梨姐。

    云小风微微笑了笑,在那些坛子前寻了寻,她似乎要寻找那个女鬼的踪迹,寻了差不多一圈,她背后的红姐却疑惑了,连忙叫住说:“哎!小风,找谁?那女鬼?”

    小风点点头回:“嗯!”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那红姐却深深叹了一口气,云小风有些奇怪,抬眼看了看她,她摇摇头却说:“甭找了,她应该快没了吧!”

    “快没了?”云小风惊得耳朵一立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昏睡那天,她逃出了坛子,她情绪失控,扬言要杀人,我们一行人就把她……”红姐暗声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心一凉,突然像是失了魂一样问道:“把她,然后就把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红姐脸色愁苦,被小风这样一问,她更是有口难言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一旁的子牤还算理智,她表情无趣,接着红姐的话,说出了真相。

    “打散了魂神,没了两魂三魄,现在只剩一个灵体,估计正躲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后悔呢!”子牤说。

    “打散了?”云小风眼睛发直地看着子牤。

    子牤只是点点头,什么话都不再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一瞪,内心咯噔一下,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误!

    她再次推开人群,头也没回地走出了帷幕,刚要出店门,却被背后的声音叫住了,她一回头,原来是梨雨。

    梨雨手上拿着一把桃木剑,她说:“一起去吧,走路太慢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愣,忽闪忽闪眼睛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清晨时刻,城市间的雾气浓重,云小风乘着梨雨的车,一路向中心医院奔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云小风眉头紧皱,梨雨也一脸苦闷,似乎都在思考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梨雨看着小风的侧脸,轻轻笑了笑说:“怎么?又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结婚。”小风面无表情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结婚?这么开心的事儿,你咋急成这样?和谁结的?”梨雨又问。

    “看不清,我结了两次,两次都看不清那男的样子。”小风回。

    梨雨顿了顿,思考了一下道:“难道梦的又不是你自己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一怔,转眼看向了车窗外说:“梦里,我是个苦命女人,也是那个女鬼!”

    梨雨一听,沙一声停住了车子,她转眼看着云小风,眼睛里满是惊讶:“你梦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结婚两次,两次似乎都是……”云小风解开安全带,顿了顿道,“两次都是冥婚!”

    进医院,询问了裴闽父亲的病房,是三楼,二十八号病房。

    一路跟进,云小风的脸上已经被冷气蛰得通红,来到病房外,发现病房里躺着的并不是老爷子,而是一个老妈子。

    推开病房,云小风轻悄悄的问着一个背对着她的女人:“请问,这是裴闽家属的病房吗?”

    那女人头一回,捋了捋头发,云小风一见,心中悬了好高。

    “嗯呐,是的,婆婆竟然安然无恙!这真是天降奇迹啊!”那女人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傻笑,转眼看了看梨雨,只见梨雨早就是握紧着她手中用黑布包裹的桃木剑,云小风见情形不对,便摁住了梨雨的手,她转眼继续对那女人问道:“奥,我是裴老师的学生,听说这事儿,我特地前来探望的,对了您是?”

    那女人又捋了捋头发,她的脸真是精致,她笑着回道:“哦?那真是替裴老师谢谢您了,我是裴老师的女朋友,我叫金莉莉,你可以叫我莉姐,如果按辈分,叫我师母我也不在意的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也笑了笑,她看着面前的金莉莉,眼睛里不只是惊讶和意外,因为这个金莉莉和那女鬼真是万分的相像,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不然,见第一眼的时候,连一向冷静的梨雨都有些按捺不住。

    一番问候,裴老师去学校上课了,梨雨也松了一口气,她问小风:“去学校吗?”

    小风摇摇头:“嗨,既然旷了三天课,那就再旷一天吧,接下来去小王村,裴闽的家!”

    梨雨一笑说:“k!”

    小风突然惊讶了,梨雨这一笑真是千载难逢,她便调侃说:“哦!梨姐也是一个冰心美人嘛!”

    “我?你贫嘴奥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实话呢!你平时不笑,一笑就是百媚生,真的很诱人呢!”

    小风用手指勾着梨雨的下巴,梨雨真是忍不住又多笑了几声,她说:“贫嘴,你的男儿魂真是没有改掉!少说话,多做事儿!我要加速喽!”

    就这样车子呼得一声开到了小王村,四处询问,这才来到裴闽的住所。

    房子是一个大院子,院子里有两层的水泥房,这房子虽然比不上大城市的豪华,但是就着远近来说,这也算豪华别墅一说。

    从院墙翻进,远远地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,梨雨和小风惊得眉头一皱,寻味儿而去,只见房后有一个木质的祠堂,祠堂的门微微张开,云小风慢慢走近祠堂,突然听见耳边传来阵阵嘤嘤的声响。

    她皱起眉头,转眼看看梨雨道:“梨姐!你听见了什么声音吗?”

    “声音?”梨雨转头侧耳一听,“啧!有点儿像哭声!”

    云小风和梨雨一怔,四目相对一番,转眼冲进了房子的正堂。

    祠堂里摆了很多排位,拜台前香火通明,似乎是刚刚才换上的。

    云小风听了听,哭声也越来越大,那血腥的味道也越来越大,她左右找了找,就在一个门板之后,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眼神冷漠,眼皮一低,刚要翻开门板时,却见一阵黑烟突然冲了出来,云小风吓得一眯眼,转身一看,只见祠堂外十米的地方站着一个男人,他的怀中抱着一个发光的婴儿,最要命的是,他的脖子上刻着一道长长的口子!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救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吓得一哆嗦,转眼看了看门板之后,只见里面还躺着一团光亮,她一身嫁衣,面色惨白,两腿瘫软,她的面前堆着一个带血的胎盘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!”云小风看看眼前勉强能组成一个人形的女鬼,心里怔了怔。

    一旁的梨雨犯难了,她举着桃木剑对着小风说:“怎么办?小风,先收哪个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一阵酸痛,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竟流出了泪来,她咆哮地说:“收孩子,男人?直接毁掉!”

    瓜】子】小】说 网 .. 手 打首发更d新h更-快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