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章 半料速冻喜乐豆
    话说,自从那个女鬼新娘的含冤破灭之后,这云小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她总一个人发呆,上课的时候瞅着黑板,下课的时候瞅窗外,上白班的时候瞅餐桌,上夜班的时候瞅祭拜台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事儿,但是不愿意和任何人说,红姐问,她不理,牤姐问,她也不理。

    这天休假,恰好也是白天,寿司店里没什么顾客,子牤坐在柜台里疯狂计算着食材花费,而云小风却坐在店中的餐桌旁发呆。

    子牤无心顾及云小风,正埋头计算差价,突然,耳边却传来一声吆喝声。

    “老板,来一盘解忧草寿司!”

    子牤闻声抬头,左右看看,并没有人,她又看看面前双手托腮的云小风,问:“哎!小风,刚刚是有人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点头又摇摇头,嘴角轻轻笑笑说:“有也没有,你是问谁喊的寿司吗?”

    子牤一顿,恍然大悟,原来刚刚是云小风捣的鬼呵,她冷笑一声,低着头又开始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看,立马站了起来,趴在柜台旁边对着子牤说:“牤姐,你这服务可是不行的,我是顾客,你怎么能不理会呢?”

    子牤抬起头,刚要说话,却停了下来,她看见云小风的眼窝黝黑,眼角有泪痕,头发也是胡乱扎着得,整个一副得了失心疯一样。

    云小风低眼看着柜台,子牤看着云小风,几秒之后,子牤便对着帷幕之后的亥狸喊道:

    “狸小子,一份解忧草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云小风长舒一口气,转身又坐了下来,子牤看着实在担心,就问道:“月有阴晴圆缺,说说吧,你的圆缺阴晴是啥?”

    云小风抬起头,眼睛亮了一下,不一会儿就又暗了下去,她喃喃说:“十年生,十年死,十年灭,没有轮回,这样的人间一遭值得吗?”

    子牤一听,眼神里也放起光来。

    她放下了手中的笔,转身走到了柜台之前,来到云小风的背后,慢吞吞从口袋里拿出一只木质的梳子,打散了小风糟乱的头发说:“这个,你得去问问你的梨姐了!”

    云小风的脑袋跟着子牤的手律动着,她奇怪道:“哦?为什么是梨姐?”

    子牤停了停手,看着远处正抱着一盘寿司的亥狸,低头继续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梨雨叫梨雨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梨花带雨,因为她是一个哭死的女鬼!”

    “哭死的女鬼?”云小风一怔,像是意识到什么,“原来如此,我说她怎么那样的冷若冰心呢!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三十年前,她哭着出生,十岁,她哭着被卖出去,十二岁,她哭着被嫁出去,十七岁,她哭着生下第一个孩子,也是同年,她哭着杀死了自己的孩子,二十岁,她哭着杀光了自己的婆家人,二十一岁,她哭着被警察枪决,五年之后,她哭着被白舌老娘收留,四年之后,也是今天,她终于忍住了泪水,成了这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痴呆了,一旁送餐的狸小子也痴呆了,亥狸一边放下盘子一边惊恐地说:“什么?小梨还有这身世?四年了,我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云小风和子牤双双冷看了一眼亥狸,亥狸被看得浑身不自在,转头一溜烟钻回了幕布之后。

    子牤扎好小风的头发后,就进了柜台里,云小风捏起那传说中的解忧草寿司,凑在鼻头上闻了闻,还挺香,可一嘴咬下去之后,她的眉头都皱僵了。

    子牤看着她一脸囧样,就笑着说:“怎么?苦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无法回话,只得连连点头,又出于对食物的尊敬,她也只得狠心地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云小风苦着脸哭诉道:“我去,怎么这么苦!真好奇,裴老师怎么吃下去的!”

    子牤在一旁偷笑说:“人之所以有忧愁,那是因为生活让他尝尽了痛苦的滋味,而解忧草同为巨苦,倘若痛苦之人吃下它,他定不会觉着苦涩难耐,反之,却是蜜甜如丝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以毒攻毒的原理喽?”云小风奇怪道。

    子牤点点头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十分多钟,云小风才将这些吃了个精光,正准备收拾盘子时,她却觉着背后一凉。

    她连忙转头,只见一个熟悉的面孔现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咦?我终于找到你了,记得我欠你一顿饭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忽闪忽闪眼睛,惊问道:“哦?是郑政?你换发型了?还挺帅啊!你请我吃饭?是不是交女朋友了庆祝一下?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了,我不听说你在这家寿司店打工嘛,我特地过来买点儿寿司,顺便请去吃饭的!”郑政说。

    “啊?你说是顺便请啊!”云小风表情假装一暗,心里无数的那啥奔过。

    奈何这耿直的郑政却不知道变通,他傻傻的点了点头,走到柜台面前对子牤说:“两份喜乐豆,一份常料常温,一份半料速冻!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半料速冻?”子牤眼神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郑政狠狠点点头:“嗯!有没有黄皮纸?用黄皮纸包裹一下也可以啊!”

    “半料速冻黄皮纸?”子牤蒙了,连忙看了云小风一眼说,“小风,快去换套衣服!看来又要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闻声进了幕布,回到房间,换上了一套白色的后厨服。

    出去的时候,那郑政已经提着两份寿司,正等着了,云小风刚要过去,只见子牤对郑政说了什么,这郑政却对云小风摆了摆手,自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奇怪地走过去,看着郑政的背影,对牤姐说:“奇怪!你不是让我忙活吗?怎么他这么快就提着跑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!你不觉着有鬼吗?”子牤突然神秘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有鬼?”

    “没错!半料速冻黄皮纸,这是祭祀上坟用的!专门给鬼吃的!”

    子牤的眼睛大睁,她表现的样子,就像自己不曾是一个鬼怪一样。

    “啧!话说我们店还有这功能?”云小风咂着嘴,回问说。

    子牤没说话,指着店外的招牌给云小风看。

    云小风转身走到店外一看,只见巨大的“阴阳寿司”下面有几行小字:专供生诞,寿辰,特供祭祀,法事。

    云小风暗声笑了笑说:“哦!呵呵,原来如此,怪不得咱们店生意不怎么好呢!”

    子牤也无奈,双手一摊,推给云小风一个东西,云小风一看,是一个兔属相的吊坠,云小风嬉笑一下,刚要得意说谢谢,却被子牤打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“别别,这是那顾客的东西,我好不容易顺来的,你去通灵看看,到底是什么鬼怪作祟。”子牤说。

    “顺来的?”云小风一听,心惊得一跳,“你这思想很危险啊。”

    “嗨,别说了,是为着救人嘛,快去快去!”

    吵吵嚷嚷,云小风就被推进了后房里。

    瓜】子】小】说 网 .. 手 打首发更d新h更-快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