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章 夜闯命案办公室
    突然,也不知道怎么的,这云小风竟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,心中也是猛生一股怒火,冲了过去,一刀捅破了那人的腰子。

    她拔下刀,男人面条似的摊倒在地,几秒之后,云小风的身边阴风四起,文件被风吹得四下乱飞。

    云小风斜眼之间,忽然醒悟,她睁大着眼睛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手,大声一叫,也摊在地上。

    在她倒地晕倒之际,她看见一张纸,纸上写着“大洲学府”几个标题大字。

    云小风晕倒之后,只觉得有人在叫她。

    她奋力睁眼一瞧,只见子牤满脸汗珠地正握着她的肩膀,使劲的摇晃她。

    “小风!小风!你可醒了,把我吓坏了!刚刚在说什么梦话呢!”

    好算是子牤的几句吵闹把她激醒,她身子一立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牤姐!你知道最近大洲学府出了什么大事儿吗?”小风睁着眼睛问子牤。

    子牤眨眨眼:“大洲学府?最近?什么样大事?”

    “死人,杀人之类的啊!”

    “死人杀人之类的?”

    子牤一听,暗下了表情,没一会眼睛就亮了。

    她掏出腰间口袋的一张报纸说:“好像有!是什么学府艺术课一位老师,不幸遇害!上个周的,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幸遇害?”云小风接过报纸一看,只见上面的标题写道:“惊!学府惊现影视级密室杀人案!大洲一艺术导师不幸遇害!”

    “密室杀人案?”云小风疑惑了,梦中的自己明明是大摇大摆走进那间办公室的,怎么会密室杀人?难道这梦又出差错了?

    牤姐双手托腮,云小风觉着不对,便对她说:“牤姐,牤姐,你会开车不?”

    牤姐点点头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学校!”

    云小风说罢,身子一跳,穿上鞋子,就拉着子牤出去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,已经是灰蒙蒙的傍晚,天空飘着大片的积雨云,风吹得劲道,一不小心就吹落了几滴超大的雨点,空气也是十分得闷热。

    子牤很少出门,她不识路,云小风不厌其烦的指路,也因此车子开得异常的慢。

    到达学校时,已经过去半个钟头了,天空的雨点噼里啪啦地坠下来,云小风一下车就冲进学校,子牤也连忙跟了上去,守门的老大爷连忙呼喊,但他们也没辙,这是两个姑娘,迟到啥的,他们也不忍心追责什么。

    云小风带着子牤穿梭在一片雨海之中,她们走得急,并没撑伞。

    学校封锁消息的本领很厉害,这么大的事儿,没上网络,也没上头条,报道也只是在报纸的最边角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个周之前的事儿,云小风真是一点儿眉头都不知晓,没人传扬,也没人在意,甚至,像她这样连艺术教室都不曾知道在哪儿的人,还不计其数,更何况死了个人,出了一桩骇人听闻的命案呢。

    云小风凭借着梦里的记忆,最终还是来到了艺术教室的楼下,子牤累得气喘吁吁,她从来都没来过这么远的地方,她左顾右盼,欣赏花花世界一般欣赏着这个满是飘雨的世界。

    云小风的身体被淋得湿透,子牤也没幸免,虽然脑袋上顶着一件薄薄的秋季外套,但待它吸水足够后,反成了她们手中的一件累赘。

    云小风冲到大楼之下,左右看看,只发现楼道的玻璃门并没有上锁,仔细看看,云小风瞅见一点儿发着光亮的东西,她有些奇怪,心也跟着悬了起来,她慢慢走到那发着光亮的地方,再仔细一看,发现是一截断掉的警戒线。

    云小风暗暗地想了想,一旁的子牤却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上周连夜做的封锁警戒区吧。”子牤说。

    “连夜做的?”

    “对啊!因为新闻才发布两分钟就被扼杀了,报纸才出了一期晨报就被撤回了,当天晚上有记者还特地来访过!然而,这儿已经被恢复的原模原样了,听说,第二天学生还来正常上课呢!”子牤又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奇怪了,转眼对着子牤又问:“这么厉害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子牤被问得懵,她突然一顿,有些隐瞒,但还是支支吾吾地回道:“我,我偷看了红姐的工记本。”

    “工记本?红姐还干这事儿?”

    “对啊!她是情报的收集员,惩奸除恶的消息,都要她去干的!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就在子牤刚说完一秒,外面突然响起一阵麻包落地的声音,她两都惊得一哆嗦,连忙向茫茫的烟雨之中看去。

    云小风的眼神没有子牤锐利,子牤一眼就看见了外面的东西,那不是东西,那像一个人,一个穿着白裙子、身体发着光的人!

    “是人是鬼?”看不太清的云小风问了问旁边的子牤说。

    “是鬼!”

    子牤的语气变得急促,但不知道为什么,她却并没做好防备的架势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倒是先警觉了起来,她连忙架势一摆,从口袋里捏出一根红绳来。

    烟雨大的离谱,那发光的女鬼很快就走到她们的面前,云小风刚要出手,却被子牤给拦住了,子牤按住小风的手说:“甭了,她不会管你的,冤有头、债有主,她在等待把她推下去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她是堕楼而死的,堕楼有两种鬼,一种是自堕楼,那种人会下地府,去枉死城度过原本未完的阳寿,一种是被堕楼,也就是他杀,这种人无法去地狱,他只能在原来的死亡之地,不断反复着自己的死法,承受非人的痛苦,等待着那个谋害他的人,来换回他投胎的自由。”子牤说。

    “哦?你是说,她是要去在跳一次楼?”云小风定了定道。

    子牤点点头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那女鬼的面貌,她七窍渗出的红血不多,但大片的皮肤却是深紫发黑的,她的脑袋上有一个“人”字形的破裂伤口,那似乎是重度撞击的结果。

    女鬼看了云小风一眼,云小风吓得立马缩到了牤姐的身后,女鬼非常冷漠,只是用眼神开辟道路,然后就慢悠悠地走进了上楼的通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和子牤不敢迟疑,紧随其后,一路跟上了楼顶,她们眼睁睁地看着那女鬼面对着她们倒退,再倒退,然后突然被一种怪力一推,便一脸惊恐的跃下楼去。

    目送着女鬼下了楼,云小风便粗野又不失礼貌地闯进了她梦中的办公室,她们进得很顺利,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上。

    进门时,云小风有些迟疑,她恍惚间像是混淆了梦境和现实,她的额头有汗珠流出,右手紧紧握拳,也是恍惚间,握得太紧的拳头竟让她产生了手掌藏刀的错觉。

    门内如梦一样的环境,但就缺少满屋子的飞舞文件,云小风张了张嘴吧,对牤姐吭声:“牤姐,拜托一个事儿咋样?”

    子牤动了动嘴唇回:“哦?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找一张纸,上面写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上面写着‘大洲学府2014界应届生陈支助档案详情’吧!甭拜托了,就在这儿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