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章 陈家的腐臭味
    这云小风话刚一落,一旁的子牤就递过了一张纸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愣,擦干手掌的雨水,接过仔细一看,原来,这是一个叫陈支助的学生的详情资料。

    资料的表头上写着“2014界应届生”,云小风看后,摸了摸下巴,嘴巴咂了一下疑惑道:“这是三年之前的应届生?”

    子牤抬头看看云小风,也琢磨起来:“那么说,现在这个陈支助,是大学三年级学生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眉头一皱,继续往表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陈支助,男,一九八七年七月七日生,大洲综合学府理工学院数学系应届生281号。

    家庭地址:b市区,东吴村,148号居民房。

    家属情况:无父无母,借宿表舅家,家中有一同年表姐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读着读着,口音突然停在了这个“表姐”之上,也是此时,她的脑袋之中突然晃出,一个孩子捧着栀子花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什么?真是这回事儿?”云小风自言自语地吭了一声。

    子牤一听,也起了性子,她狐疑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姐弟恋!”

    “姐弟恋?谁?你和毛一二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罢了!回家,整理明天的行程!”云小风眼睛一白,转眼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牤姐一脸疑惑,因为她觉着自己根本就没说错,她寻思着,就云小风和毛一二这档子破事儿,早就被红姐给传得没边儿了,可为啥这小风妹子咋也不承认。

    没了辙,她一转身,也连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下得哗哗啦啦,云小风和子牤捂着脑袋一路奔出了校门,半路那个拦路的警卫老大爷一脸愤怒,他戴上帽子,提着手电筒就过来追,他边追还便骂骂咧咧,上骂老子、下骂孙,狠狠责怪这两个不要命的浪婆娘。

    不过,他骂的也是有理,大半夜的,雷雨交加的,两个姑娘擅自跑出学校,这搁谁,谁心里都不自在,倘若自在,那这人不是流氓就是个痞子败类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大爷的年岁儿高,他看的世界杂,17年的世界这么花,多少个姑娘出去就没再回来,多少个姑娘消失就没在出现,他心里当然是有一把铁称的。

    翌日,云小风收拾好行李,和掌店的子牤道了别,去了清净公园的三号出租公寓,转过两层楼,第一间就是房东的办事处。

    她轻轻扣开了门,里面走出一个粗腰细腿、一副衣梭身材的中年婆娘,她的头上扎着卷儿,额上绷着一块红色的头带,一身松垮的粉底白花睡衣,这正是中午十一点,但这婆娘像是仍旧活在梦中一样。

    “您好,小妮子,租房还是租房?”那房东婆娘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问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还算礼貌,轻声哎了一声说:“不不,我找人,这儿有一个叫做毛一二的租客吗?”

    “毛什么?”那人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“毛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毛一二?”

    “嗯。毛一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快,云小风就找到了毛一二,并且和他并行在大街上,毛一二仔细端详着气质和相貌突飞的云小风,从脚到腿,从腿到腰,从腰到脸,最后又折回胸部,他寻思着,都说上了大学的妹子都会变个样,看来,这样的要穿还真是没错啊!

    云小风见一脸痴汉脸的毛一二,心中就是一份怒火横生。

    于是,她悄悄在毛一二的面前说:“哎!一二,你知道我现在是干嘛的吗?”

    毛一二摇摇头回:“你能干嘛?不就是买祭品寿司的嘛!难道还有其他的活路?洗碗还是刷盘子?不会是刷地板吧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笑,突然神秘起来:“不不不!还记的你见过的那些鬼怪吗?”

    毛一二表情顿涩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专门挖人内脏的鬼怪!遇到色鬼,他们就挖下他的眼珠子,切下他的腰子,斩下他的萝卜根,做成寿司,专门卖给肾虚的鬼怪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睁得异常恐怖,可真正被吓萎了的却是一旁的毛一二,他的额头冒汗,下体和腰子猛地一凉,颤巍巍说道:“啥?你,你不会也斩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我?我也说不准,那得看你的表现喽!”

    “我的表现?什么表现?”

    “跟我去一个地方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毛一二给吓得两眼发直,这云小风蛊惑人心的本领可真是强悍,还没有三言两语,就把毛一二骗上道上。

    他们乘车向东走,在一个立着极大“去渍”广告牌的地方停下了。

    市东有村,其名东吴村,树多林多耕田少,大多数人都是靠着种四季果园维持生计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村口就下了车,步行穿过一片自然森林,路上的树叶枯黄发黑,由于昨日的一夜大雨,这些树叶都扎堆地被冲到了路的两旁。

    一路行进,他们就来到了东吴村148号居民楼下。

    这是一栋双层水泥房,镂空阳台,木质红漆房门,门上贴着胖娃送财的贴画,楼下有院墙,正门有铁栅栏,房里似乎没人,栅栏门上上着一把拳头大的u型锁子,锁子生了老锈,看这样子,没个一年两载的风吹雨打,是不会残败成如此之旧的。

    栅栏门外,毛一二伸着头看着房内,左右瞅瞅说:“来这儿干嘛?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“陈支助家。”

    “陈支助家?陈支助是谁?你交的男朋友?”一二又问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了一眼毛一二,眼睛里充满了让人恐惧的光:“我不搞基,谢谢!”

    “可你已经是个女人了啊,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,你改变不了的!你不会要搞百合吧!”

    毛一二嬉皮笑脸地看了一眼云小风,可此时的云小风已经暗下了表情。毛一二见这堂姐的手在口袋里鼓捣着什么,他顿时心头一凉,连忙地又是道歉,又是自责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云小风却并没有责怪毛一二,她推开了毛一二,转身走到一旁的谷堆上,一个翻身,就跳进了院内。毛一二起先还是拒绝的,他认为这是私闯民宅,是要拘留的,可被云小风的眼神一瞪,他立马就老实了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云小风嗅了嗅鼻头,她像是闻到了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“喂喂,闻到什么味道没?”她转身对毛一二问道。

    毛一二一听,毛狗似的嗅着气味,一边嗅着,他还一边寻着,就在大门三步之远的地方,他突然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一脸痛苦地说:“我曹!是臭味儿!就和村里死耗子、死长虫的味道一样!呕……”

    “腐烂的味道?”云小风一听,心中也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嗯!”毛一二把头点了又点。

    云小风感觉着越来越不对,她立马迎着臭味冲了过去,红漆大门被雨开了漆,她轻轻一推,惊!这房门竟然没有上锁!

    云小风一定,皱眉猛推房门。

    顿时,一股伴着恶臭的热浪就冲了过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