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章 栀子花房中的魅影
    云小风的眼睛被激得连眨几下,好不容易定下一看,房间里一片潮湿,里面被莫名的柴火塞得很满,没有家具,墙上空荡荡,就连一幅农家常有的贴画都寻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云小风又往前走了走,毛一二紧随其后,地上似乎有什么粘脚的液体,不断拔着他们的脚跟,两步三步走进屋子,来到那些齐腰高的柴火旁边,云小风眼睛一晃,突然看见一抹白色夹杂其中。毛一二没了耐心,捏着鼻子便说:“这什么人家啊!家中摆这么多树枝柴火,烂臭了都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定,发现那柴火之中的白色,竟是一朵正开的栀子花朵儿!她突然醒悟,栀子花?梦!女孩的尸体!

    云小风猛然向楼上一看,嘴唇颤抖说:“毛一二!快报警!”

    “报警?报什么警?”

    “楼上有死人!这不是树枝的臭味,这是尸体的味儿!”云小风焦急的奔上二楼。

    “是么?死人?哎,别跑,你怎么知道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并没有被叫住,直冲冲地冲到了二楼之上。

    楼道直接通向镂空的阳台,从入口处起,横过而去,共有五间屋子,云小风一见奇怪了,这二楼的屋子并不和一楼直接封闭连通,这儿还有一个露天的阳台,可为什么臭味儿会传到一楼去呢?

    她走了走,看了看,发现前四间房间竟都是空荡荡一片,而且更奇怪的是,越往前走,那臭味儿就越来越淡,仔细嗅,还能闻见淡淡的栀子花的清香!

    云小风眼眉一低,慢悠悠走到第五间房门前,这房子的窗子很小,但奇怪的是里面的帘子遮得严实,云小风推了推门,门被推开了一个小缝缝,她斜眼一看,只见房内有一张白色床单的小床,床前放着一堆黑布,仔细看看,那黑布下似乎躺着一个人!

    人?没准了!

    云小风心中总算踏实,她回忆着梦里的场景,心一定,想必这个人就是她梦中的主角吧!

    门上有倒挂的钩子,扯开钩子,小风慢悠悠钻进了房里。

    她左右看看,只见窗台上放着一个自制的八宝粥易拉罐花,花里放着一株和她梦中一模一样的栀子花,只是大多花朵都凋谢了,唯有一朵,还开得艳丽。

    她轻轻走到床前那个黑布掩盖的东西之前,轻轻一揭,果然,一个女人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女人的尸体并没有腐烂,她后背的鲜血似乎还是液状的,她的浑身散发着栀子花的香气。

    她并不算美丽,也没有诱人的胸部,和梦中的一样,顶多一个a而已,但是她的样子总给小风一种异常踏实的感觉,那种感觉,有些人不屑去感觉,而有些人却一辈子也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对小风来说,也许,这感觉就是和这女孩一样安稳的睡去吧。

    云小风向后退了几步,恭敬的鞠了一个躬,掏出胸前的硬币,对着房间一顿环视,只见,那尸体斜上方的床上正坐着一个女孩儿,她就是那尸体的魂魄,年龄比小风还小,应该是只有十六七岁。

    云小风取下硬币,双手在腰间掏出两枚初抽的柳叶,双手合十,嘴中咒语轻念,就在眼前这么一溜,整个房间就变了样子。

    女孩完全现在了她的眼前,房间满是栀子花的枝叶,床上,地上,柜子上,就连女孩的手上都是栀子花的花瓣,还别说,真是美丽极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对着女孩儿挥了挥手,女孩有些惊讶地眨眨眼睛,小风一笑,走到女孩的旁边说:“小……小琪?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呢?”

    那女孩突然一怔,身子一飘,飘到了云小风的面前:“你,你能看见我?你怎么知道我叫小琪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怔,眼睛里满是温柔的光:“哦,是支助告诉我的,你是她姐姐对吧!”

    “支助告诉你的?”小琪顿了顿,有些不敢相信地问,“支助还记得我?”

    云小风心里有些犯嘀咕,她奇怪地回道:“你是她表姐,他为什么会忘记你?”

    “嗯,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的话一落,小琪刚要回答时,却被门外的毛一二吓了一跳,小琪立马跳了起来,向云小风扔了一个白色花团,一溜烟,钻进了窗口的那支枯萎的栀子花中。

    几秒之后,毛一二撑着门口,脑袋抬得老高说:“哎,堂姐啊!你咋在这儿?害我好找!我没报警,我们擅闯民宅,这本来就是违法的勾当,我不敢报警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眨了眨眼,转头说道:“那我们快跑!免得被人发现了!”

    “跑?既来之则安之,跑什么,我们要慢悠悠地走出去,要有风度,知道吗?”毛一二唱着高调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看那副虚伪的面孔,她心底就是一哆嗦,她连忙让开身子,指着床沿下的那具尸体说:“看见没!有血!这是死人!这房间里有鬼的!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有鬼?”

    毛一二的话还没出口,就吓得猛退了几步,转身,他竟一溜烟跑到了楼下,他还摇手说:“喂!你可小心,我可一向对那东西敬而远之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转身看了看,只见房间里一片祥和,她将那团栀子花朵稳稳当当地放在了口袋,转身也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日暮时刻,云小风和毛一二分了行道,云小风回了寿司店,毛一二却腆着张破脸去约会李久久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没阻止,她想,倒是那两个懵懂的混球真成了事儿,这样她也不会再为李久久可惜了。

    回了家,迎面来的是红姐,她手上捏着两张名片,似乎是两个楼盘的大老板的电话和地址。

    云小风接过一看,问红姐道:“这是干啥?给我买房?”

    红姐摇摇头回:“不不不,这是两档子差事儿,一档子是楼盘捉鬼,一档子是楼盘看风水,今早的活儿,我接的!”

    “你接的?”云小风立马蒙了,“给谁接的?”

    “给你啊?还能有谁?老板承诺给你一套180的房呢!”红姐忽闪忽闪眼睛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仰天长啸,却没啸出声,她把名片推给红姐说:“我,呼……红姐,你的三欲看来真没断!又好色又贪财的,今晚来我房里,我给你好好断断!”

    “好,好色?我哪里好色了!”红姐抬头有些争辩意味地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不再理会红姐,转眼看了看店中的大拜台,随手抽出三支香,拜了拜那拜台之上不知何方来路、青衣素裹、腰间挎着一只笛子、头顶着仙女发髻的女神像。

    “她是白娘,拜她,你心中定是烦心事儿很多吧!小风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低首抬头之间,只听见一个粗重男人的声音,她转头一看,是一个带着眼镜,腰间缠着一条黑色丝绸的白衣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?你是我们的人,我面熟,请问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下三尾妖鼬,赤由小公子是也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