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章 “只有我死了,才能在一起”
    “蚩尤?你和黄帝是死对头?”云小风眨了眨眼睛道。

    赤由一听,突然急成了猴球,浑身文质彬彬之气尽散,他连忙纠正说:“是赤由啊,赤橙黄绿青蓝紫那个赤,田字出头的由啊!嘿咻!累死洒家了!你可以叫我赤由小公子,谢谢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定,装萌地盯着赤由的眼睛,嘴中软绵绵地念道。“赤由……小公子?”

    顿时间,赤由的脸蛋红成了猴屁股,他连忙将头摆向一边说:“哎!小风妹砸,你可别,我可不喜欢和女人对视!”

    云小风心一暗,看来又是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孬种,于是她笑了笑说:“奥,好吧,我也不算什么原装正品女人,你也甭在意,就把我当个兄弟算了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云小风的手就绕过了赤由的脖子,像兄弟一样哥两好地拥抱着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得了,一直被女人讨厌的赤由突然不知所措了,他心一紧张,猛地推开云小风说:“哎!可别,我可是赤由小公子,你既然说你是男人,我可不陪你一起练块儿!泥奏凯!”

    “赤由小公子?哈哈……可笑!你也就是一个渡劫差点儿丧命的、满沟子臭屁的臭鼬罢了!还小公子,简直笑死老娘了!”

    这并不是云小风的话,云小风也是闻声一激灵,她寻声忘去,只见帷幕之后走来一个身穿白袍,外扣红纱,整个月老行头的年轻女人。

    云小风傻傻的看着她,只见那女人在云小风的面前微微一点头,然后又说:“我是白脸妖猫,我叫胡苗苗,跟那个臭鼬一同渡天雷劫,不料命途多舛,失败了,白舌老娘收留我,我才修出个人样。”

    “胡苗苗?这个名字很人类啊!谁给你取的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怎么的,云小风的这话一出口,那胡苗苗顿时怔了一下,脸色也差了很多,她说:“嗯,伤心往事了,一个主人给我的名,他叫我苗苗,不过他有口音,我不知道是喵喵还是苗苗,修成人形的时候,我记得他给我取名的时候,是一个月圆之夜,还是三百年前的月亮,所以,我就用“古月胡”来冠名。”

    “三百年啊!那人已经仙逝了吧,你是为了纪念他?”

    胡苗苗听后眼睛一闭,似乎真是戳到了痛处,一旁的赤由连忙解围,和小风道了别,拉着胡苗苗就进了帷幕之后。

    云小风转头看了看女神像,她自言自语地说:“呼,白娘女神,您说,我是不是真被断了啊,我这个人变得这么无情了?对了,白舌老娘和您的名字好像,您们不会是亲戚吧!嗨……算了,我还是回房吧,明天还要解决小琪的问题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云小风就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午夜时刻,云小风睡得深沉,但很不巧,这又是一个“不眠之夜”。

    梦中,云小风是在一个林场醒来的,周围是倒地的巨大的木材。

    云小风低头看看,自己的服饰变了样,白裙子称身,一双红色的女生短跟皮鞋,手中正提着一个饭盒,右手的手腕上一个巨大的刀疤,伤口的边缘还留着血,没有缝针,像是刚擦破不久的一样。

    云小风向前走了几步,只见林场里有个木屋,屋子里有个男人正在喝茶,他的目光不时地向小风望,似乎在等待小风过去一样。

    云小风向前走了两步,可梦境一晃,时间似乎突然被加速了,整个世界变得恍惚起来。云小风只知道自己被人拽倒了,自己的身上似乎趴着一个黄皮野兽,有点儿像豹子老虎,但它有一只黑色的脑袋。

    它疯狂撕毁小风的衣服,张着血盆大口,向小风的胸前和脖子咬去。

    突然,小风不知被从哪儿传来的痛苦惊醒,那是钻心的痛!疼痛之余,她的耳边还响起了一个奇怪的声音,她仔细听了听,原来是一个男人的告白声!

    “琪琪,我想,只有我死了,我们才能真正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声音响罢,整个世界忽然变得猩红!

    云小风分不清是自己的眼睛猩红还是这个世界猩红。

    她猛然坐起身来,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虎口,疼!真疼!

    醒了!自己终于醒了!云小风在心底使劲的狂吼着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窗口就撒进了阳光,时间过得真快,就这么一个短短的梦,云小风就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。

    她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,突然,她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,她捏起一看,上面显示着“郑政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呼了一口气,摁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您好,请问有什么可为您服务?祭祀还是法事,生诞还是寿辰?莫非还是人用?”云小风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磁啦磁啦响了半天,这才有一个弱弱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云小风吗?我有个朋友说要见你,你快来啊,市中心医院,四楼502号病房!”

    “你的朋友?见过我吗?”云小风淡定地回了句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电话那头竟直接响起了“嘟嘟嘟”的挂断声!

    云小风疑惑了,这郑政的朋友怎么会知道自己这个人?难道是无意间的邂逅?不对!难道是和郑政的那个吊坠有关?郑政的吊坠,却梦的是一个女孩儿和另一个男孩儿的事儿,难道……没准了!

    云小风不敢迟疑,很快她就奔去了市中心医院,这是正午十分,太阳照得毒辣,进医院后有冷气,好算缓和一下。

    转四楼,502病房,病房外没有家属,只有几个讨论病例的医生护士,云小风走近一听,一个医生愁眉苦脸道:“嘶!邪门,这病人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儿病,这是自然的休克啊!”

    “自然的休克?”一个小白护士眨了眨眼问道,“您是说,这病人是自然的衰老死亡?”

    医生没再解释,只是同着周围的几个“绝顶”医生,无奈又无趣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云小风向病房里看了看,只见病房里躺着一个年轻小伙子,病床的旁边坐着的就是郑政。

    “您好,是您找我?”

    云小风推开病房,走进房内询问了一句,郑政闻声转头,他的眼睛里满是期待,对着云小风点了点头后,便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病床上躺着一个衰弱的男人,大概是二十多岁,他带着氧气罩,眼神涣散,仔细看看,他的瞳孔正在不自觉的放大、再放大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,陈支助?”

    那男人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云小风慢慢来到病床边,她拉了拉离陈支助最近的一张椅子,椅子真重,云小风觉着不对,便拿着硬币在眼前一靠,只见,椅子上坐着一个白裙子的姑娘,仔细看看,她的脑袋上有一个“人”字形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在这儿?”云小风狐疑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那白裙子女鬼指了指自己说,“我在等小助回家呢!”

    “等小助回家?”云小风一下痴呆了,她转眼看着陈支助说,“你是小琪?”

    那白裙子女鬼灿烂地笑了笑:“没错啊!就是我呢!小助从入学就对我说,只有他死了,我们才能在一起的!”

    无数个嘤嘤求收藏030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