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章 腐尸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云小风睁大眼睛看着小琪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叫小琪,全名陈琪,陈支助的陈,王字旁的琪,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病床旁边的小琪也忽闪着眼睛看着云小风。

    云小风这下蒙了,怎么两个小琪?陈支助家有一个,怎么这医院又有一个?莫非是一尸两魂?

    云小风浑身一哆嗦,转眼看了看陈支助,只见陈支助递过两把钥匙,只有一个钥匙圈儿,但是上面挂满了陈琪的大头图。

    云小风有些奇怪,再次抬头看看陈支助的时候,病床边的心电图突然长鸣起来,输液管的液滴也停止了滴动,氧气罩里也没了粗重的呼吸……

    “医生!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云小风就被惊慌的医生护士推到了一边,她在房间的角落,用硬币对着那张逝去亡魂的病床,只见一个精神抖擞的男人,从床上一跃而下,刚落地,那旁边的女人就给他来了一个久违的熊扑。

    云小风是看着他们拉着手走出去的,她没有阻止,她想阻止,但是她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很好的理由,去阻止……

    赶快回了家,叫上红姐,去了东吴村的陈支助家,云小风把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一告诉了红姐,红姐听得疑惑,她抓耳挠腮,好几次险些将车子开到一旁的麦地里。

    “一尸两魂!没准了!”红姐一下吭叽起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惊地一跳,转眼说:“真的?这事儿可少见呢!”

    红姐一听,笑了笑,借着一段直溜的道路,双手违规地松开了方向盘,她摩拳擦掌地对云小风说:“一尸两魂,有两种情况!一种是先天性的,一种是后天性的,也就是现代医学上说的人格分裂!”

    “人格分裂?”云小风狐疑了,“这样可以生出双魂?”

    “对!”红姐点点头回道,“先天的我就不说了,生下来,有自我意识后就会病发,后天的,是受过巨大刺激后才病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吱呀……话音一落,车子就停在了陈支助的房前,云小风和红姐怔了怔,扣开车门,便进了大门之前。

    云小风掏出陈支助给的钥匙,打开了栅栏门,只发现,屋子的大门之前,放了很大一堆栀子花枝,房门是紧紧关着的,云小风和红姐互相对视一番,便走进了正堂门。

    香!

    真香!那正堂里竟然不再有厌人的恶臭,反之,而是满屋子的栀子花香。

    云小风左右看了看,只见,上楼的通道满铺着栀子花的花瓣,想必,整间屋子的香气都是那儿传来的吧!

    云小风慢慢向楼上走去,正要上楼梯时,却被红姐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回头一瞧,红姐的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“小风!等等!这屋子里有古怪!”

    红姐神秘地转了转眼珠子,环视了一遍屋子。

    “有古怪?你说的是那个栀子花姑娘?那是好鬼怪,你可别伤害她!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!有其他鬼怪!是恶鬼!”

    红姐突然吼了起来,云小风听得一愣,还未回神,突然就被红姐扯出了房子。

    在房外五米之远的地方,红姐撒脚一定,马步一扎,上手从腰间掏出一张红纸来。

    她转眼对云小风说:“喂!妹子,你会不会不动明王咒?”

    “不动明王咒?会啊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快,结咒!替姐姐挡一挡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又是被红姐一扯,红姐的力气可真大,直接将小风抡出一个圆弧来,落地之际,只听红姐一阵咒语出口,呼啦一声,一阵纸片被吹得乱响,云小风的眼前瞬间飞过一张红纸,这红纸可真诡异,虽轻飘如羽,可入房之时,竟听到一声闷厚的铁锤掷地之声!

    云小风只觉着后背被风一吹,她转头看了看,霎时间,红姐竟不见了踪影!

    她突然心急,大叫道:“红姐!红姐!你怎么坑妹啊!有什么鬼怪,你快说啊!”

    “一个冤死鬼,别急,我在找收魂坛,你快顶一下,就用我说的不动明王印,他怕得很……嘶!我的坛子放哪儿了?真是怪哉……”

    红姐说得不紧不慢,她一边在车里翻找,嘴巴还一边咂咂作响,这可把云小风急坏了,都说恐惧不可怕,那种未知的恐惧才是可怕,就像小学时候上语文课的前十分钟,突然发现自己的日记没写一样,那种心动,那种恐惧,真是无与伦比!

    云小风转过头,只见屋子里的红纸突然被吹了出来,啪叽一下,贴在了小风的脸上,那纸上有粘稠恶臭的尸油,小风屏息定神,手中的不动明王咒印扣得牢。

    忽然,就在门板摇曳之间,她看见了一双发着红光的眼睛,那眼睛有种怪异的魔力,云小风看着看着,突然觉着自己身体一瘫,扑通一下,就滚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眼光模糊,几秒之后,她看到一个奇怪的人影立在她的面前,模模糊糊,那人的脑袋上流着奇怪的液体,一点一滴,有的冰凉,有的温热。

    “哎,我曹!小风,你咋不听话呢!这是老色鬼,你不懂吗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红姐一个飞腿将那鬼怪踢出了十几米之远,红姐连忙扶起小风,小风瘪了瘪嘴,可怜又可恨地骂道:“你,你个臭婆娘……”

    眼睛一白,她就晕了过去,红姐一见这怎么行?她一个人也对付不了这鬼怪啊!她连忙对着小风脸上,是啪啪啪一顿狂扇,她边扇嘴中还边念道:“小风妹砸!你可是我的心肝儿!疼不疼?疼的话你就吱个声,醒一醒……”

    这红姐的别具一格的……咳咳,叫人起床的方式,可把半梦半醒的小风给咯着了,云小风慢吞吞举了举手中的不动明王印吭叽道:“我曹,红姐,你真狠,我一直在帮你,你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边说,还边用眼神示意红姐的身后。

    红姐有些奇怪,抬起头说道:“帮我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红姐眼神一定,当即她就后悔说出刚刚的话了!

    只见一个满脸蛆虫、眼睛腐烂且突出很高、浑身上下结了梅毒菌斑一样的疥子的男人,一动不动,附着身瞅着她!

    他是被小风的咒印定住的!

    红姐吓得猛退一下,云小风被摔在了地上,不动明王被甩了个没形,霎时间,那鬼怪一阵暴动,一跃而起,就趴在了那云小风的身上!

    云小风的眼光模糊,突然,她像是意识到什么,梦!就在梦中!那林场里的小屋,同样是模糊的双眼,同样是通身黄色,脑袋黝黑的怪物!

    云小风这才意识到,在梦中,那根本不是怪物!那是一个想要侵犯她的、比怪物还可怕的“魔人”!

    这魔人再次试图撕烂小风的衣服,可这次小风不干了,她双手猛地在腰间合并,大拇指扣着食指,无名指稍稍弯曲,随着一阵咒语出口,一个火令,将那怪物弹开了几十米远!

    “红姐!快!收魂坛!”

    瞬间,小风爬起身就向红姐跑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