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章 深入结界,陷入循环
    红姐急的稀里哗啦,谁知道,就在她正落二楼的楼门之间时,她竟发现了一脸便秘样的云小风。

    原来,这儿有一根铁丝挂上的升降绳索,而云小风就正伸手抓着升降绳索,身体跟着左右摇摆着。

    红姐一见,眼睛就放了绿光!

    “小风妹砸!借你身体一用啊!”红姐一吼,一把抓住了云小风的腰间。

    小风一急,突然手部一滑,还没停留两秒,她两就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红姐,你是妖怪,你会飞,你干嘛抓我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没缓冲,升力不足啊!”

    “我曹,你……我算是完蛋了,我死了一定要把你打回原形!哼!”

    呼啦……

    云小风的眼睛紧闭,只觉得身体越下越快,这一楼到二楼只有5米左右的高度,二楼到楼门最上面的铁丝绳索也只有一个三米来高的样子,这下可把云小风吓得魂飞魄散了!

    谁知红姐突然回身抱住了小风,她的双手使劲向二楼的门头一甩,眼眉一皱,瞬间,云小风只觉得身体猛地向下一弹,没一会儿,她就在离地面还有半米来高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风的心砰咚砰咚地直抽抽,她睁眼一看,只见红姐的双手起了黑色的粗皮,仔细看看,那就像大树的外皮一样,只是不同之处,那裂纹之中还闪着点点鲜红的血肉!

    “红姐,你变身了?”小风抽抽鼻头冲着身下兜着自己的红姐说。

    红姐却是挤眉弄眼一番,然后道:“变,变你个大头鬼,你倒是下来啊,姐的手要撑不住了!”

    云小风闻声跳下了红姐的身子,转眼向楼梯井看了看,惊人,只见红姐的双手伸得极长,手臂黝黑,像是真的变成了两节木头一样!

    红姐见小风着了地,松了松自己的木头手臂,向上一跃,一个后空翻站在了小风的面前,她的手臂也迅速退化成原本的血肉之躯。

    落地站定,她说:“人算天算不如自己算,小风妹砸,你要减肥了哦,差点儿压死姐姐了!”

    小风笑了笑回道:“嘿嘿,其实你这半妖人的状态也挺好看的嘛,就是有点儿黑,有点儿暴力,还蛮有实用价值的嘛!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这是我半妖人的状态!我一般才不变呢!”红姐扭了扭自己酸痛的手臂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猥琐一笑,眼睛眯了眯道:“奥,是是是,你没爆衣,还不算,还不算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说完,转身就走进了这楼梯井的底层,这儿像一个密室,仔细看看,不然,这儿也就是一个大楼的地下室而已,四周漆黑一片,云小风觉着眼睛不给力,便伸手从背包里掏出一只火捻子来,拔开头,使劲吹了吹,没一会儿,就亮起了火焰。

    她用捻子四处晃了晃,只见整个地下室空荡荡一片,唯有正对着他们的地方立着一个双开的大门。

    大门是木质的,似乎还很仿古,木雕的花窗之上贴着黑色的窗户纸,云小风带着红姐向那门走了去,只见大门的门头之上立着一只古怪的怪兽木雕,有点像远古四大恶兽之一的饕餮。

    云小风定了定,转身对红姐说:“恶兽镇护,黑纸封门,里面不是装着恶鬼,就是装着恶怪,红姐,要不要走一趟?”

    红姐看着小风不像开玩笑的样子,眼睛忽闪忽闪说:“走,还是不走?你说呗,大楼捉鬼这档子事儿本来就是你的活路,我只是和你来看180的房子的!我说啊,还是别去了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就没了气力,她伸手夺过红姐的坛子,将坛口对着红姐,嘴中念念有词道:“世间万恶,有始无终,入土为安,何必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这红姐就惊了,她连忙抢过坛子,阻拦着云小风说:“哎别,你收不了我的,咒语没念你就念安魂辞,小心坛子炸了!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皮搭了搭,转手又捏出一个八卦镜来,在嘴上哈了哈气说:“嗯,这个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红姐一看,赶快退了几步:“云小风,你,你干嘛!谋杀亲姐啊!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亲姐,你是我从马路边捡来的,我不要你了,我要收了你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红姐看着一脸正经的云小风,心凉了半截,她连忙妥协道:“好好好,我去,我去!你打先,我垫后!呼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笑,转手就装起了八卦镜,她走到黑色的大门之前,伸手就这么一推,霎时间,一股黑烟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将手在空气中挥了挥,待黑烟散开后一看,她惊傻了。

    只见这大门之后竟然是一个超大的木质房屋,木质房屋的正对面又有一扇和这入口一模一样的大门!雕花黑纸的门窗,门头镇守的饕餮怪兽!

    云小风走进去一看,只见屋子并不是多么恐怖,反而,整个暖色调的木质家具,看起来异常的养眼!

    红姐也跟着走了过来,定睛一看,她惊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!是结界!”红姐一口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结界?什么结界?”云小风奇怪地看了看红姐问。

    红姐头上开始冒起汗珠,嘴唇惊得惨白。

    “结界,你知道吗,白舌老娘放坛子的屋子就是一个结界!”红姐叹了口气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结界?”

    “当然,那是只有道行非常深的人才可以施放的!这下我们可碰了一个硬茬!”

    红姐说完又向前走了两步,突然,只听身后的门“嘭”得一声响起,红姐和小风惊得立马回头,只见那黑色大门竟然变成了黑色的砖墙!两扇门页忽闪忽闪地摆动着,仔细看看,那门的背面竟立着两具和楼道里一样的死尸!

    云小风一定,屈膝摆姿,抽出腰间的铜钱剑和桃木剑,一副准备好战斗的样子。

    红姐也是皱了皱眉头,不过一会儿,她看出了蹊跷,只见那死尸的背面渗出一滩黑褐色的泥浆,死尸落地,那泥浆也散了开了,不一会儿,房顶,地板乃至围墙都被染得黝黑一片。

    红姐动摇了,连忙喊着小风道:“小风快跑!这东西能吃人的!”

    小风一听,却信誓旦旦的笑了笑,她回道:“吃人?呵呵,我还怕这两个小喽啰吗?”

    “嗨,我说的不是死尸啊,是那地上的泥浆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眼睛朝那泥浆看了看,还别说,是真的,那泥浆走过的地方,所有家具都慢慢下沉起来,没出三秒,就陷入了泥浆底部!

    红姐赶快拉着云小风冲进了背后的那扇黑门,可刚一打开,红姐就惊了,只见那屋子的对面又出现一道黑门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这身后的门又是“嘭”的一声,门又被黑砖砌了起来,门页后又跳下两具死尸!

    “什么?死循环?”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