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章 无辜小风,陷入嘴仗
    澡洗得还算顺心。

    半途中,云小风正给红姐搓背时,她就奇怪了,她想,为什么刚刚面对白舌老娘提问的时候,红姐会表现得异常慌乱?难道其中又有不可言说的秘密?

    于是,她就张口问道:“哎哎,红姐,问你一个问题可以不?”

    闻声,红姐有气无力地转头看着云小风:“啥?啥问题?”

    “额,那个……你为什么不让我给老娘说你变半妖人的事儿啊!”

    红姐一听浑身一个激灵,赶快食指靠着嘴唇嘘了一声说:“妹砸,小声点儿,可不能让白舌老娘听着,至于为什么,这可是个秘密!”

    “哦?秘密?为什么是个秘密喽?”小风又问。

    红姐不耐烦了:“嗨!秘密就是秘密,不能说的东西就是秘密!搓你的背吧!”

    “搓我的背?奥!”云小风说着将手中的大海绵放了下来,拿起旁边的搓澡巾就准备往自己的背上铺。

    红姐一看,又是愤怒又是好笑。

    她急忙叫道:“哎!我说云小风,你找事儿啊!不听大姐的话了?是搓我的背!”

    “搓你的背啊,哦,好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嘿嘿傻笑,其实是她的男儿习性未根除,性格依旧调皮,谁都看得出来她是故意装傻,只是想看红姐冲她发怒的样子罢了。

    事情总算有惊无险,告一段落了,洗了个痛快澡后,他俩都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到楼下观光店面时,却被一脸气闷的子牤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子牤从柜台冲到店外,双手盘在自己那不知用什么字母来衡量的胸上,一脸怒气。

    她大声骂道:“你们这两个挨千刀的!看我都忙成什么样了?七天!整整七天!你们干嘛去了?度蜜周还是奔头七?嗨咻……接下来我不干了,说啥我都不干了!哼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顺着子牤的身后看去,只见店内还有一个更忙的人在手舞足蹈,仔细看看,原来是梨雨。

    她一手拖着屉子,一手拿着盘子,恨不得自己的头顶还顶上一只大碗,云小风低头看了看蹲在地上气呼呼的子牤,摇摇头说:“我咋觉得你不忙呢,要是忙的话,你还有闲心在这儿生闷气?”

    子牤一听,脸都绿了,她连忙吵道:“你……好你个云小风,跟红姐学坏了啊!你个瘪犊子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声暴怒刚要上手教训时,却被背后的梨雨叫住了。

    梨雨一脸无奈的说:“别吵了,客人们都烦了,有这些空当,真不如少说话,多做事儿呢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无奈地摊开了手,她对梨雨微微笑了笑,绕开子牤,走进了柜台里。

    店里的空间大了很多,餐桌也多上了好几张,后面青黑色的帷幕也改成了灰白色,墙壁上的电扇去掉了,倒是墙角立起了一家柜式空调,地上的瓷砖也改成了木质地板,云小风一定,看来这七天子牤确实赚了很多钱呵!

    “红姐!来帮忙啊,我捋账单你算账!”

    “好咧!来喽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她们又陷入了一场跟锅碗瓢盆、收钱找零的战争之中。

    大约忙活了五六个小时,店里的客人终于走得差不多了,就在最后一声“欢迎下次光临”一出口,整个店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亥狸小子累得气直呼,竹竿一样的身子靠着旁边的梨雨懒得动弹,梨雨也是猛呼着气,柜台里的云小风和红姐早就是两眼昏花、手指抽搐,脑袋往柜台上一趟,直接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天光已经暗了下来,傍晚的余晖照在云小风的脸上,她眨了眨眼,看见面前走来一个人,她抬起头瞅,原来是子牤。

    只见子牤左手捏着一包恰恰,右手在嘴唇上拨弄着什么,拨弄了半天,好像也没拨弄下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一斜,说道:“牤姐,你好闲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闲?”子牤一听就不高兴了,“什么是我闲?我忙的时候你们在哪儿!恐怕在一边快活呦!”

    她说着走进了店里,云小风这才看清她的嘴唇,原来是贴着个半天也弄不掉的瓜子壳。

    子牤眼睛一定,又嚷嚷道:“说!你们两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准备在咱店大张旗鼓地挥彩旗?我警告你们,我最讨厌这种行为的!”

    “挥彩旗?挥彩旗啥意思?”云小风看了看红姐说。

    红姐也一脸疑惑,她暗声说道:“子牤妹子平日里不咋出去,她就一宅女,上网追剧啥的,流行段子啥的,她懂得比我们都多,我们不知道也正常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对着子牤说:“其实这七天,我们也没闲着,我们差点儿就死了,你造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话一出口,一旁的梨雨和亥狸都怔住了,子牤也没例外,不过她那个性子急躁,容不得编故事的人,索性她就选择了不信。

    她瘪了瘪嘴说:“奥?死?爽死的吧!二人世界很好玩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牤姐你!”云小风也被激起了性子,她连忙提高了声调说:“我们去打怪,那怪物厉害的狠,我们差点儿就回不来了,你知道吗!”

    “哦呵呵!打怪?那升级没啊?学习到技能没啊?”子牤嘲讽起来。

    这下云小风可被激怒了,她站起身,眼睛里满是憋屈的怒火,冲子牤吼道:“我怎么发现牤姐你竟是这号人物?这么执拗无知?你这牛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?啊?”

    “我改什么?我本来就是牛,我就这脾气怎么了!”子牤完全杠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红姐和梨雨看着形式不对,连忙过来劝导,可是这嘴仗似乎已经升级白热化了,他俩根本是劝不住了。

    子牤大声说:“云小风,你就是一个没用的人,就会睡个觉、通个灵,店里活儿不干,去外面潇洒,抓鬼总是让我们受伤,你说,你有个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云小风舌头打了结,“我学会用你们的收魂坛了,怎么,这不算有用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被气得心头一堵,眼角热滚滚的泪水直直往下流,可不知道为什么,就当云小风说出她会用收魂坛的时候,在场除了红姐以外的所有人都惊住了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云小风说完,还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坛子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:“我们出身入死,降妖除魔,怎么还会被误会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!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口气没出来,云小风被哽得一顿,一旁的红姐也是看着心酸,连忙把云小风拉到怀里,一声轻一声缓地说:

    “不不,我们什么都没错,你狠有用的,这收魂坛可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,那必须要几百年的道行才可以驾驭的,而你一下就学会了,就现学现卖,你就值得我们点赞打call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