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章 真假小风,激化矛盾
    云小风抹了抹眼睛上的泪,一脸埋在红姐的肩膀里,像个婴儿,她的目光斜着看子牤,只见子牤也是一脸顿涩,可在眼光恍惚之间,她似乎看见了一个穿着熊耳外套的人站在不远处。那人是……云小风!

    云小风看见云小风?

    对!云小风竟然看见了一个自己!

    她突然惊住了,连忙从红姐的肩膀上挪开,眼睛注视着那边正在往这里走的云小风!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惊讶的往那边看去,只见那假货云小风身边跟着毛一二和李久久,他们似乎还有说有笑,脸上数不尽的欢乐洋溢。

    云小风赶快从柜台里钻了出去,冲出店门对着毛一二他们张望。

    那毛一二也是乐过了头,转眼看见店前的云小风时,还傻傻地笑了笑,不过数秒之后,他突然一怔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曹,这是哪出?怎么,怎么这儿也有一个堂姐?”毛一二眼神恍惚,眉头和嘴唇一并颤抖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还想问问你呢!说!她是谁?”云小风哭肿的双眼立马瞪了起来。

    毛一二站在这两个云小风之间犯了难,他左瞅瞅右瞧瞧,一脸懵逼地说:“我也不知道啊!你们这……你们这是真假云小风?”

    云小风瞪着毛一二,又看了看李久久,问道:“我消失了一个周,你们哪儿弄来的赝品?”

    说罢,她抽出一根红绳,对着那个假云小风叫道:“说,你是何方妖孽!不说我灭了你!”

    假云小风一听却嘿嘿笑了笑,她也掏出腰间的红绳,也是一个架势一摆说:“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我就是云小风啊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我?”云小风眉头一皱,她心一定,效仿人脸,偷梁换柱,这准是一个画皮精没准了!

    小风翘嘴一笑,眼神犀利道:“我知道你是什么怪物了!你是画皮妖精,对不对!”

    假云小风一怔,眉头皱了皱,似乎这下真被小风说准了。

    “呵!偷梁换柱,你找死!”

    云小风说完,手中一个不动明王紧扣,那画皮精突然一怔,正准备脱身时,却被这不动明王咒印给定住了,一旁的毛一二和李久久吓得赶快跑进了店里,只见小风单手将那红绳在自己臂膀还未痊愈的伤口上一溜,血染红绳,红绳瞬间变成了竹签。

    她猛喝一声,正准备下手的时候,出租屋的楼道里突然传来了白舌老娘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云小风闻声停了下来,往那老娘的位置一看,只见她手上抱着一只灵位,灵位上写得什么字,太远也没看清。

    可就听老娘招着手对云小风说:“她不是恶怪,是我专门为你做的,这七天都是她替你去听课的!”

    “她替我听课的?”云小风收了收架势,又问,“那你为啥要让她替我?”

    白娘摇摇头:“这不,你忙嘛,我想让你在店里做全职,你看看子牤都累出脾气来了不是?”

    云小风听得是眼前一亮,但她想这怎么行,这父母给钱来让她上学,她怎么能让别人来替她去?

    她看了看子牤,只见子牤仍然一脸歉疚的看着自己,她猛摇头道:“不行!我娘专程让我来上学,我让别人替着,要是我没混到什么名堂,咋办!”

    “那又怕啥,这不还有她嘛!”老娘看了看那个画皮精说道。

    这云小风可真是不愿意,她连忙对着老娘回道:“有她能怎么着?东西学到她的肚子里了,我什么都没学着,我还不是废物一个!不行,您的话我不赞同!”

    云小风抬手就准备毁了这个画皮精,可老娘又说:“她的记性非常好,大不了回来她当你的先生,给你再把课上一遍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!您是长辈我不想多说话,再逼我,我连兼职都不干了!”云小风抬手向下一戳,可谁知道,瞬间,那画皮精化成一只幽魂,晃晃悠悠就飞进了那白舌老娘手中的灵位中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白舌老娘,原来是那老娘用咒护住了这画皮精的魂魄,云小风急了,眼睛一瞪说:“白舌老娘!我敬你是个长辈,你这不是要毁我前途吗?我不干了可否?硬币给你,所有都给你,你也别把我当你的干闺女了,哪有这样把干闺女当工具使的干娘!我不干了!”

    云小风说完就撂下了手中的红绳签子,取下脖子上的阴阳币,向白舌老娘店中的柜台上一摆,转身就冲出了店外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默默无声,几秒之后还是红姐叫住的云小风。

    红姐说:“成事在人,败事由天,你只要努力,怕什么对不起你娘?既然你都选择了我们,你又为什么说走就走?我想,你不会走的,你舍不得我们!我们还有那么多伙伴你都没认识不是?”

    云小风气得深,她认为她的人身自由完全被控制住了,那不像是工作,更像是要挟,她实在忍无可忍,转头拉着毛一二就走进了市区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车租车上,这回是毛一二和云小风坐一起的,李久久坐在副驾驶,一路上毛一二都不敢说话,他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,他不敢劝导这个牛脾气的堂姐。

    云小风心中着实什么都没遐想,反而,此时此刻的她实在是身轻一节,但不知道为什么,这如释重负的感觉既让她开心,却也让她害怕。

    她靠着出租车的的车窗,看着满大街的人车来往,她心中泛起涟漪,没一会儿呼哧呼哧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毛一二一看,心也揪地紧,他试探着提高音量说:“喂,堂姐,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好消息,你要听哪一个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云小风抹了抹脸上的湿润问:“为什么不直接说两个好消息?”

    “嗨,性质不一样嘛!”毛一二笑了笑回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:“那说吧,是什么样的好消息?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问是哪个喽?”

    “那第二个吧!反正你也够二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第二个就是……”毛一二在自己的衣袋里找了找,拿出一个皮夹说,“看!我的钱包回来啦!我又变富啦,哈哈!诺,这是你的银行卡!”

    毛一二递过云小风的积蓄卡,本以为这个堂姐会开心一些的,可谁知道,云小风却冷漠的回了一句:“哦,那下一个呢?”

    “下一个啊!说出来你保证会开心!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说说看呗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,我和久久恋爱喽!哈哈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啊哈哈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