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章 回归白娘,鬼引双煞
    “额,那他们为啥要故意哑葬?”裴闽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傻啊,今天你婚礼,而且人家还在你对面下葬,这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人家和我有仇?”裴闽惊了,眼睛瞪得圆溜溜。

    云小风双手一拍:“这才对嘛,这丧婚葬娶就代表着大悲大喜,传说中大悲大喜之时会闯来两个煞星,大悲为黑煞,大喜为红煞,他们没有眼睛,只会听声音,黑煞自然是去丧病之家,红煞自然是奔婚嫁之地,然而今儿个他们只听见婚嫁的吵闹声,自然一并会来找你的!”

    “一并来找我?”

    “没错!他们夜晚会化成两只煞球,一黑一红,寻着你们圆房的声音,横冲直撞地赶去,红煞带喜,黑煞带灾,如果不是悲极而喜那就会是喜极而悲的!”小风又解释道。

    裴闽听得云里雾里,实在是不懂,就又问:“那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云小风皱了皱眉:“嗨,轻者病痛,重者癌症,一病不起!如果你们不听劝,玩得正嗨时他们来了,那估计马上风都可能出现呦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马上风?”裴闽心凉了一大截,回想了想又说,“你说的黑煞红煞,会不会就是上次我碰见的一黑一红两个闹洞房的人?”

    云小风疑似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的时候,云小风便回家了,她给了裴闽两个六角梅花印,说是万一有什么意外,就用这梅花印丢那两个煞星,只要他们熬过了这一夜,他们就能一顺千古了。

    离开小王村,云小风突然不知去哪里才好,毛一二去找她的李久久了,而今天又是周末,她算是无依无靠了,明天是周一,那更是可怕,她离开寿司店什么都没有带,自己的背包行李全还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不知所措了,在大街上游荡,一直荡到天黑,她无奈,还是坐上了去寿司店的出租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她憋屈得厉害,来到门口的时候,她也是迟钝了好半天才结账下车。

    来到大门前,招牌换成了“阴阳法司”,但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门关的特别早,店的卷帘门是半闭的,里面也没见几个来往的人。

    云小风慢慢走到店前,只见柜台里坐着的不是红姐也不是子牤,反而是梨雨。

    云小风咳嗽了两声,问道:“咳咳,梨姐,我能来拿行李吗?”

    梨雨抬头一看,眼神怔了一下,一向不爱傲娇的她突然傲娇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继续算着账说:“行李?谁的?”

    “我,我的……”云小风支支吾吾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?不行。”梨雨的语气略带寒气,小风听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她眨巴眨巴眼睛奇怪道:“不行?为什么,那可是我的东西啊!”

    梨雨抬头也眨眨眼睛,面无表情地拿出那个阴阳硬币说:“这儿没有你的东西,这儿的所有东西都属于组织,包括你!戴上硬币,去看看红姐,红姐可哭了一晚上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话,转身捏着账本就走进了帷幕之后,霎时间,店中一片死灰,安静得让这个云小风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有些愣,不知道为什么,她一听见“红姐哭了”这四个字儿,她的心就猛地揪起来。

    她有些担心,走进店内,拿上硬币,走到白娘的摆台前抽出三支红香,三拜三叩首,拜罢,不知是暗地里说了句什么,她转身就走进了帷幕之后。

    刚进去,只见帷幕后站着一脸愁闷的梨雨,云小风想说话,却被梨雨堵了回去,她指着那边侧旁的通道,说是第三间就是红姐的屋子。

    说完,她又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云小风心中满是忌惮,走到红姐屋外,她并没敲门就推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红姐的屋子里满是花藤缠绕,上面开着大红花,有些落了一地,但有些却还是花苞未放,红姐就睡在最靠里的帐床上,她屈膝侧躺,背对着门口面朝着里墙。

    云小风还没站稳,发现电话里来了一条讯息,上面只有两个字——“救命!”

    一看号码是裴闽,她眉头一皱,看来是该来的总是躲不掉了。

    她悄然走到红姐的床边,看着红姐,轻轻推了推她,发现她已经睡着了,于是她的声音低了低道:

    “红姐啊,你仍然是除了吗?如果,如果我还是个男人,我保证会反对你除欲的,可是我是个女人,我没理由去制止你,不过来说,在白娘组织里,我们还算是认识最久的人呢,从火车里的不打不相识,水塔屋里的斗怪佛,厕所里的智障传信,还有上次的结界斗僵尸,我们的羁绊还挺多呢,你说是不是?我想,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你这样的老……老朋友了,变成女人,我早该认命,我会努力正视自己的,这不,又有新的险我要去冒,我就这样吧!拜拜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开,刚迈开一步,裙子的衣摆却被拉住了,她回头一看,原来是红姐。

    红姐咳嗽着说:“妹子好美的裙子啊,这样走夜路可不安全,我送你过去咋样?”

    红姐的话一落音,云小风的笑肌就止不住得抽搐,她掩饰不住内心的欢喜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她们就走上了新征途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钟头之后,她们便来到裴闽在市区布置的婚房,这是一个三室一厅的超大起居室,室内张灯结彩、甚是美丽。

    裴闽和金莉莉躲在最里面的卧室,他们屈膝蜷缩,躲在床头柜和墙的夹角处,眼睛里甚是恐慌。

    云小风拿起硬币,在自己的眼睛上对了对,只见屋子里还站着另外三个怪人,一黑一红一寿衣。

    仔细看看,那黑红两人就是那喜丧双煞,只不过最让人恐惧的就是他们背后的那个寿衣男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,冲了悲喜双煞?”红姐一看也是一惊问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压低着声音回:“我估计是有人捣鬼,这背后的应该就是那引煞人!”

    “引煞人?你的意思又是道人捣鬼?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就什么都不再说了。

    只见她从背包里掏出三张纸符,嘴中念着定魂咒道:“三阴太极,上冲下行,孤魂野鬼,速速远离!”

    云小风话一出口,符咒就扔了出去,不偏不正,正好贴住了那三个鬼怪身上。

    她点头对着红姐示意,红姐一定,捏出坛子,咒语出口,安魂辞念罢,旋风卷起,那鬼怪就被卷入了坛子之中。

    可怪哉的事儿就发生了!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