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章 邪庙歪设,屋藏死尸
    这话说未半,云小风就同着子牤来到了牤姐的出差地——小王村破庙。

    这也算得上机缘巧合,破庙,小王庙,这边是红姐最初所碰见的那个破庙。

    来到庙前,这里杂草丛生,云小风想要找些歇脚处,东找西找,上看下瞧,环视了半天也没见着半个石墩子出现,一旁的子牤就说,这残庙败府的,红姐莫不是前来考古的?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回,考不考古我就不知晓,可这红姐的贞洁安危可是头等重要,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,我可是会伤透了心的!

    小风说罢,身子就猛地一抖,拍了拍袖头领口的灰末,迈步就向破庙之中走去。

    子牤呆若木鸡,瞠目结舌的自言回着,她贞洁不保,你担心个猴球?莫不是你们真的立彩旗了?

    说罢,跟着就进了大庙里。

    庙外是院墙,庙里的四面环保的四院起居房,正中央有一个拔地两米而起的主庙堂,庙前有台阶,约有五八来步。

    庙前的台阶下离着庙外的院墙有着十来步之距,这之间是一个练操场一样的平展地儿,上面艾蒿和旱芦荟长得密集,平齐之下,约有齐胸深。

    云小风是绕开着走,她身上穿着白长衫,她生怕一弄脏,就折扣了她这道姑大师的身份。

    来到院东的正门,云小风乍眼一看,东房的屋子里全是坦荡一片,别说个人影了,连只耗子似乎都难求吭叽。

    云小风定身一看,发现这院东的最末一间房屋里有异光,那是阳光斑驳的迹象,但是她却奇怪,这头顶正午,那阳光还未绕过房子的东床,这有哪里来的反射阳光一说?

    于是她清了清嗓子,抬头对着一旁的子牤说,牤姐,我觉着蹊跷,这似乎是一个邪庙!

    邪庙?子牤有些疑惑,她顺着云小风奇怪张望的地方看去,一眼便也瞅着了那怪异光斑的地方。

    云小风也是觉着气愤压抑,便亮着嗓门说:嗨,牤姐,这管他什么妖魔鬼怪的,这里是庙,难不成真有邪物不成?

    子牤眼神定得铿锵,她似乎一下就明白,这云小风的用意,大概也只是向那闯黑井前喝的生死酒一样,壮壮胆子罢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抬脚快步移到那末尾的房间之前,这房间不与其他一般,它使用的是现代玻璃,玻璃上还有专门的密封气垫,像是专门用来隔音的。

    小风伸头看了看房里,只见眼前垂下一道帘子,那帘子青布兰花,甚有几分奴家气质。

    有人没有?云小风伸着头看着帘子的挥舞处,时而隐藏、时而凸显,那里面有一团黑色的东西,隔着窗帘看,并没有个人形,伏地弓曲,一动不动,大概是个死猫死狗之类的东西吧。

    云小风又吭声叫了一遍,房里有人没有?或是神仙鬼怪,佛祖天尊?

    房里静得狠,愣是没有一丁点儿回声。

    云小风见此情形,引蛇出洞算是失败之策,大不了就来个直捣黄龙吧!

    想着,她就做了。

    右手在背包捏出三张符咒,叠成小块儿,一块放在手心,一块儿揣在口袋,还有一块举在食指和拇指的交汇处,俯下身,她似乎要把那符咒小块儿塞进房里。

    嘿,牤姐,我可要行动了,准备好了吗?只见小风神情恍惚对子牤说,她说的时候脸上蓄势待发,但还是忍不住表露着几分心有余悸的神色。

    子牤拿起手边的收魂坛,神情定了定:好,开始吧!

    话音未落,云小风就将那符咒小块儿弹进了屋内,她猛然向后倒退几步,子牤也顺势躲开,她又是双手合十,嘴中咒语不知道念了多少遍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只听嘭地一声,她们的眼前一并亮起!

    云小风的符咒就像炸弹一样,被咒语给引爆,房门被炸开了一个缺口,里面顿时传来阵阵恶臭。

    子牤皱着眉,捂着鼻,声音响亮地回道:我曹,这什么?这么臭!

    云小风也是忍受不住这臭气熏天的房间,向后退了退,突然脚跟被什么给绊着了,低头一看,原来是一只扁担!

    扁担?怪哉!这庙堂之前怎么会有扁担?这不应该是后厨的器具吗?

    她低下身子,将扁担拉起。

    扁担的一头在小风的手里,另一头却深藏在齐腰深的杂草丛里,她使劲一扯,只听见噗通一声,像是什么东西落入水中了。

    有水?难不成是井?

    云小风吓得赶快抛开杂草,眼睛定了定,真是如此!佛堂的正门立着一口井!

    她一愣,赶快对子牤说,牤姐快看,这儿竟然有井!

    有井?子牤闻声也来看看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说:这真是奇怪,谁都知道前不栽桑、后不栽柳、无丧响器不进门、求顺门前不挖井,这可是民家的忌言,何况这里还是庙堂?

    云小风双手一摊,甩下扁担,转身就走向那臭气哄哄的房屋内。

    屋内的臭气被太阳暴晒之后,显得有些温热,穿过前堂,来到半透明的屏风之后,那儿躺着一见巨大的寿衣,寿衣里流着暗红发黑的血液,而那臭气似乎就是从这里来的。

    子牤眨眨眼睛,说,这又是一爽死的姑娘?会不会是红姐?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眉头都飞起来说,臭嘴巴,红姐啥时候穿过寿衣了?这明显是一个即将下葬,或者下葬后的人。

    下葬或者即将下葬的人?子牤心中一堵,我曹,这黄鼠狼子这么牛逼?连死人都搞?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脑袋,神情恍惚道:你知道个啥,吸多了阳人的精气,身体自然要阴人的阴气来平衡,要是不平衡,那就会浑身长满疖子疮,先是结痂,后是长毛,最后就会有筷子长的尸虫来顶破痂疮,然后又是一次腐烂,最后就眼看着自己被尸虫蚕食殆尽的!

    子牤一听,不仅浑身吓了一个激灵,而且胃里也被刺激地波涛翻滚。

    她假装呕了一下,转身又说,那小风,下一步怎么办?要去哪儿?

    小风回说:就在这儿,起坛通灵,寻找黄鼠狼精和红姐的下落!

    子牤又一惊:在这儿?这么臭,你还真守得住呵!

    云小风白了子牤一眼,嘴里轻声回道,喝,小女家子气,要么先出去,要么陪我通灵帮我把风。

    说完,她就席地而坐,从背包里拿出家伙事儿,就开始动身了。

    d看 就来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