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章 柳暗花明,脸皮鬼怪
    瓷碗柳叶无根水,铜钱香烛八卦镜。

    所有摆齐,屋外的阳光正好射到了云小风的脸上。

    云小风如往日一般,双手合十,嘴念咒语,一切进入白热化时,她回身一跳,半蹲在那腐尸的旁边,随手抓起寿衣上的一段残破的破布,又回身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来到法坛,她的目光炯炯,将那破布往无根水里一放,用手边打鬼的柳条猛抽几下碗旁,瞬间,只见碗中无根水来来回回震荡几圈,又听她嘴中咒语响起,无根水瞬间将那破布绸缎给融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她睁眼一瞪,扣起碗沿,在面前早就铺好的白纸上一倒,只见黑气滚滚而上,纸上竟显出一副黑白的水墨画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赶快跳起一看,只见那纸上的所指竟然是那天深陷尸圈的结界!

    这可完蛋!云小风大声叫了起来,原来这都是那不知名的妖道捣的鬼!

    子牤还一脸茫然,她看着匆匆忙忙收拾行装的云小风说:“怎么?完什么蛋?瞧出了什么端倪么?”

    云小风收拾好行李,头都没回的向外走,说,“别问了,红姐有危险,这回可是真的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们就来到了电视塔里。

    乘电梯,上了顶楼,来到那个结界的入口前面,红姐惊了。

    她瞪着眼睛说:“这,这是什么玩意儿?镜子?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:“这是结界入口!”

    定了定,她拿出手中的通灵纸又说:“上次我和红姐斗僵尸的地方,就是这里!”

    子牤一愣,站住了脚步,她笑了笑说:“哦?我倒要去看一看,这万年僵尸所呆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的!”

    说罢,她走到那镜子的面前,伸手嘭嘭一敲,直觉着镜子之中照着外面的小风和自己,也并没见着什么奇怪的现象。

    她疑惑道:“怪哉,这结界的入口怎么是死的?”

    云小风也走向前去看了看,她同样敲了敲玻璃,可瞬间,只听她嘶溜一声,恍然大悟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结界的出口不是入口,入口不是出口?”她狐疑道。

    子牤摸摸脑袋,摇摇头说:“不对,要说是结界的话,白舌老娘的后房也是结界,为啥那儿的出口就是进口,进口却也是出口嘞?”

    云小风抽出三张符,转身对着身后的门板一定,嘴中念起咒语,说道:“倘若这出口也能进去,那就可以用阴阳相冲的气,把我们带进去的!”

    子牤一愣:“你是说顺风车?”

    子牤话音未落,只见云小风回身一跳,三张符纸出手,咻咻咻三下,那符纸就被定在背后的门板之上。

    云小风眨眼笑笑说:“这叫三龙吐阴!”

    说罢,只见她定身对着背面的镜子一瞪,一张符纸出手,板板眼眼,直直定在了那镜子之上。

    云小风笑了笑,抬手在玻璃镜上一点,念道:“三龙会阴,两阳缺庭,阴盛阳衰,倒转乾坤!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唰……

    瞬间,只听见身后的符纸被吹的劈啪作响,没一会儿,一阵堪比飓风的阴气从身后吹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定不住身,红姐也觉着突然,一个趔趄,趴在了那大镜之上。

    大约三分钟之后,云小风睁眼斜看,却发现她们并没有入进镜子里,背后的风吹得大,她们只不过被狠狠压在玻璃上。

    子牤觉着窒息,就见道:“该死的云小风,快停下啊!我的……都压扁了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转眼看了看,还真是这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她艰难地抬起手,在身侧结了个手印,嘴巴呜呜啦啦说了什么,瞬间,风力小了许多,她一见如此,便抬手一扯,撕掉了镜子上的三龙聚阴符咒。

    风力瞬间停歇下来,云小风和子牤身体一滑,落在了镜子的底部。

    云小风自言自语道:“怎么会进不去?难道真是单向通道?”

    子牤揉了揉自己的胸前,嘴里暗声回着:“那还用说,要是再接着吹,估计我都要平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看了看子牤一脸怨气的表情,嘴巴瘪了瘪。

    她向四周看了看,脑袋极速的回转着,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她猛的站起来,拉着子牤的手说:“对!没错!我知道入口在哪儿了!”

    子牤一惊:“入口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那栋楼的地下室!”

    说罢,她们冲下了电视塔,一路奔波,来到大楼盘之下。

    这楼盘还是围着警戒线,虽然被封着,但是并没有看到有守场子的人。

    她们溜进了门,在一楼四处看看,可不知道为什么,却并没看到有下到地下室的楼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急了,没了办法,只好冲上了四楼。

    子牤跟得气喘吁吁,她连忙叫着小风慢些,小风没法儿,只好停下等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回头一看,只见子牤累的浑身懒散,她笑呵呵责怪道:“胸大的苦恼,就是体重。看你以后还牛不牛!”

    子牤累的接不上话,低头的时候,只见她的后脑闪着白光,云小风一定,眼睛仔细对着白光看了看,惊!那竟然是一张人脸!

    云小风停了停脚步,她悄悄在背后捏出一张符纸说道:“哦呵呵,你想找替身,也不看看自己找得是什么人,给你个机会,快吧,滚吧!”

    这子牤不知情,一脸疑惑:“啥?小风你说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云小风顾不上解释,直接上前一跃,手上的符纸一丢,只见那张白脸被刺得狰狞,叽里咕噜就从子牤的脑后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子牤也是被眼角的亮光惊怕了,连忙转身朝着那鬼脸看去,说:“我去,鬼?我也能被附身?”

    云小风向前走了两步,嘴中说道:“你是何方鬼怪?为何要在这屋子里杀人害人?”

    那鬼脸一停,立马生出了只同样惨白的身体来,她张了张嘴巴,像是要吃的。

    “孩子?她是个孩子?”子牤叫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眯了眯说:“你有吃的吗?她饿了,这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咱们就试一试她!”

    牤姐从她的背包里掏出一盒寿司,那是专门为她自己准备的半料寿司。

    子牤一伸手,那鬼怪对着那个盒子吹了气,瞬间就将它卷了去。

    “吃的吃了,该回我们的话了吧!”云小风怒视了一眼说。

    那鬼怪眨眨眼睛,吃得鼓起的腮帮,看着还挺可爱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去僵尸圈吗?我可以带你们去!”那鬼怪顿了顿嘴说。

    d看 就来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