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章 路遇小妖,险入结界
    “奥?你能带我们去?”子牤惊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也奇怪,慢悠悠走到那孩子之前,左右打量一番说:“你,不是鬼?”

    那孩子只顾着吃,点点头并没说话,云小风捏起手中的吊坠,对着眼睛一看,只见硬币里的孩子竟然是一只小黄鼠狼!

    云小风吓得赶快向后退,在子牤的身边停下,子牤看着云小风动静之大,便问怎么了,云小风摇摇头,半天才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他儿子?”

    “什么儿子?谁的儿子?”

    云小风愁眉苦脸,子牤也更是疑惑,小风看着那小黄鼠狼直发怵,“这崽子可是黄鼠狼精,我看八成有问题!”

    说罢,她就抽出一张纸符,在眼前晃了晃,向那崽子一丢,将她死死定住,也是眼疾手快,伸手抽出背包里的收魂坛,嘴中念了一遍咒语,坛身变大,嘴角轻扬,一套收魂的动作完毕,那鬼怪就被收进了坛子之中。

    子牤看得惊呆,她说:“妹砸,你真会收魂?不过你收她干嘛?还是个孩子,又没做错事儿!”

    小风得意一笑回道:“那可不然?收她是唯了一句俗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俗话?”

    云下风想了想,说道:“龙生龙凤生凤,老鼠儿子会打洞……”

    转身,封住坛子,她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走到了四楼的电梯井之前。

    让她们万幸的是,井中的电梯修好了,小风却有点儿奇怪,这被警戒线封了这么长时间,谁修的?莫不是妖道作祟?

    她有些忌惮,摁开了电梯,在金属盒子里左右探脑看,确定平安无事后,她才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按了底楼的按钮,电梯见动之后,云小风立马在电梯门贴上了两张黄符,由于子牤是妖怪,黄符的亮光刺得她两眼昏花,她奇怪,就问小风这是干嘛。

    小风笑嘿嘿地回说,这是驱邪解咒用的,万一这又是电视剧里的邪魔电梯咋办,带我们去地狱那就完蛋了!

    子牤笑呵呵说,呵,想不到你还相信电视剧里的桥段啊,电梯进入地下,那真是老套喽,估计阴间现在都有高楼大厦,坐飞机去地狱,那都是有可能呢!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一阵哄堂的笑声响罢,云小风做得措施依然牢靠,电梯果然稳稳当当停在了地下负一楼,电梯门缓缓打开,看见梯门之外的情景时,云小风心凉了大半,只见梯门外竟然立着一堵黝黑的黑墙!

    云小风急了,连忙说:“我天,时运不济、命途多舛?这梯门也能被堵住?”

    她锤了锤那黑墙,只见黑墙上泛起黑色的血水,仔细感觉感觉,这墙竟然是极度柔软的,就像水一样的软!

    云小风赶快惊呼起来:“牤姐!小心!这墙可以吞人的!”

    谁知子牤并没有回应,云小风回头一看,只见子牤的半身已经陷入了泥潭。

    这电梯厢的头顶竟然也开始流起黑水来了!

    子牤暗声叫道:“我擦,这是什么东西!又黏又稠,恶心得很!”

    “是黑泥潭!能把你吞进地下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形式不对头,立马站了起来,她的眼睛尖锐,一把扯住了牤姐的手臂,扯不起,她就抱,使了浑身解数,子牤这才被扯了上来。

    头顶的黑泥顺着电梯的墙壁流下,不过速度挺慢,云小风站在原地跺了跺脚说:“完蛋,这怎么办!我们真成一对泥菩萨了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见一个怪声从他们的头顶传来:“嗯,进即为退,退即为进,以退为进,便是周全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耳朵都竖了起来,她连忙叫:“谁,谁在说话?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定,便不再有声音传来,身后的泥潭慢慢逼近,云小风无奈,自言着:“以退为进,便是周全?怎么个退法?”

    她试着转过身子,子牤也照着她的样子学,闭上眼向后退了几步,只觉得身子骤然冰凉,她吓得赶快睁眼,可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眼皮似乎被黏住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虚了半截,赶快动手拂开,可动了动,只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也动弹不得,也不知道是过了好久,她突然睁开了眼睛,她左右看看,只见子牤也一脸疑惑,云小风看了看身后,只见身后正是一道黑色的泥墙!

    她们终于走出来了,面前就是巨大地下室,云小风叹道,想不到,这仙人指的路还真是正确呢!

    于是,她们用了同样的方法,穿够了结界的几十堵黑墙,没好一会儿,就来到了结界的旷野。

    旷野的四周一片凄凉,头顶却是烈日当空照,也许是收了那万年僵尸王的原因,这里的阴气削弱了大半。

    子牤走在云小风的旁边,连声叹道:“呼,刚才太惊险了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动了动自己的手肘,似乎一点儿也没再意似得,她回道:“那可不!那天和红姐在这儿的时候,可比那惊险多了,这满山都是僵尸,那个万年僵尸王就被关在那个山上的铁栅栏上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边侃着,一边指手画脚,先是整个旷野,然后指着远处山头上立着的一个巨大铁笼,子牤看的惊奇。

    不过眼光挥扫之下,她似乎看到山顶之上,立着的笼子里,站着一个妖怪,它浑身血红,似乎还狠狠瞪着这里!

    子牤慢下了脚步,有些奇怪道:“难道那那家伙,又炼了新的妖?”

    云小风听了转头一视,“炼妖?炼什么妖?”

    “就那大笼子里啊!”子牤回。

    “笼子里?”

    云小风也向那儿看了看,只见整个笼子最右角还真半跪着一只怪物,怪物无皮,浑身血肉,还别说,真有些像那没了皮的红姐、无皮女尸一样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颤,觉着不对劲,就连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去那个建了大笼子的山头之时,中间必须经过卧龙洼,卧龙洼是一个极阳之地,占地百顷,其中又是森林密布,不说妖魔鬼怪时常侵入,吸收阳气,就单说迷宫似得地形,就可让她们难以消化。

    可云小风并没有在意,她拉着子牤就冲进了卧龙洼里。

    那是一条极其崎岖的小路,路上总会冒出一两只雨后的癞蛤蟆,起先还惊得一惊一乍,但遇的次数多了,似乎还是没有形成免疫,尤其是子牤这个外刚内也刚的妹子,说不得的惊吓。

    差不多才走出几里路,她们就犯了难,前面没路了。

    子牤累的气喘,她埋怨道:“莫不是天公不作好,不让我们行去那个怪山之上?”

    说罢,又听见扑通一声,子牤和小风急忙向地上一看,只见一个脚掌大的癞蛤蟆趴在了子牤的脚边。

    d看 就来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