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章 灵梦显灵,如华之死
    这天下着大雨,云小风早早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照着例子,她应该去上学,但她并没有,而是听了老娘的话,让那个画皮精替她去了。

    画皮精临走的时候,云小风专门嘱咐道:“在学校可别给我惹男人,惹了,我就灭了你,听见没!”

    画皮精精怪得狠,她回道:“要是男人惹我咋办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神一愣,就说:“说你喜欢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我喜欢女人?我可是仗着你的脸去上学的,你受得了这标签?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撑伞走过那个熟悉的路口,街边的车子都被雨水赶得紧,左一趟、右一趟,地上含着泥沙的水溅到小风的裤腿,小风抬头看着远处的大楼,那儿就是那个老板娘的家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“我是云小风,开门!”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云小风走到老板娘的门前,敲了半天,才有个守门面的大爷开口问:“找谁啊?”

    云小风恭敬的回道:“如华老板娘!”

    “啥?如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华啊!”

    “啥?什么华?”

    云小风瘪了瘪嘴,耐心地凑到大爷的耳边,使用浑身解数回道:“如华啊!大爷!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如华啊!老大爷耳朵不好,这雨天声音大,没听着。这个如华去蹲房子去了,你去看守所找她吧!”大爷嘿嘿地回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有些奇怪,便说:“啥?他怎么进看守所了?”

    大爷也“啥”了一声,皱起眉头问道:“你说啥?”

    云小风算是害怕了,连忙摇手鞠躬道:“没啥,就是谢谢你啊!”

    “哦,好好好,不用谢,你去忙吧,年轻小姑娘就是能折腾,去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心里堵得要命,这大爷的耳朵真是挑着话听的。

    没了办法,去了市区的警察局,来到看守所,看到门口又是一个大爷坐在那儿,她心中猛地一寒,浑身疟疾似的抖动了一番,没问个大概,直接就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接待厅,云小风看着满屋子的警察盯着她,她浑身发毛。

    “你是如华什么人?找她什么事儿?”一个八字胡的男警员问道。

    “房客。楼里的电梯坏了,没务工来修,所以就来找她了!”

    “房客?”一个拿着杯子的人说,“房客?那里面的人不都死掉了吗?大楼都封起来了,你怎么住里面的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心里一咯道:“我,房子买了没入住,这不,昨天才去看的!”

    一个带着老花镜的老警员惊呼了,他睁着老花眼说:“看吧!我就说这楼里闹鬼,必定有吉人来降服,这不,吉人来了!”

    老警员看着小风,又看着身边的其他警员,有个穿着协警服的女人埋怨老警长说:“老大,您都是警察了,怎么还能信邪呢?那天看见的鬼脸可能是海市蜃楼或者小孔成像,是假的,咱们别信行吗?”

    老警长摇摇头,说协警姑娘太年轻,啥都不知道,转头对云小风又说:“你,你那天没看见一只鬼脸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听着可不好回答,她点头不是、摇头也不妥,于是说:“这鬼怪自在人心中,心中有鬼,眼中的人也变成了鬼,老警长您说,是也不是?只不过我是来看看老板娘而已,你们为何虎视眈眈地盯着我?难道,我脸上有米?或是,我犯罪了?”

    老警长赶快摇摇头说:“嗯,小姑娘言辞深厚,是个可交的良友!小方儿,带她去吧!大家就散了吧,散了……”

    群人哄然散开,可一旁的小方就不乐意了,她突然叫了起来:“凭什么这么迷信还能当警察!还是警长,我为啥就只能是个协警呢!”

    众人突然被惊呆了,小风也惊停了动作,只见那小方的脸上有一道两厘米的伤痕,像是拿刀划得。

    老警长看着形势不对,便皱起了眉头,周围的其他警员一下揪起心来,似乎都害怕着一颗炸弹的即将爆炸。

    老警长最终还是忍了下来:“去吧,散了散了,你要时刻明白,是谁嚷嚷着要和男人远走高飞,最后弄得吸毒赌博样样精通!协警就协警,去吧,听话。”

    果真,小方还是将小风带了进去,一路上,小方都在忍着哭,只不过眼睛还是滚下了泪珠。

    云小风定了定安慰道:“怎么?不喜欢协警,怎么不干别的啊?”

    小方嗲声嗲气,像个孩子一样回道:“我走不开,我只会干这个,我其他的啥都不会,我怕被男人骗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走不开?”

    “因为曾经走太远了,去了x港,跟男人学会了打架吸毒,那男人是变态,还要我乱……”

    小方哽咽住了,云小风点了点头,暗下声音道:“哦,这样啊,那为啥不去别的部门?当个乡下警长也可以啊?”

    “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走不开?为啥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爸,他不让我走。”

    小方眼泪流成了河,云小风这才明白,原来刚刚的老警长是她父亲,走到关着老板娘的地方,云小风转身对着小方问:“我叫云小风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方玉。”

    “奥,这样啊,我叫你小玉算了,可行?”

    “好的,你去,十五分钟后我来找你,可不能超时!”

    说罢她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转过一个玻璃门,就来到关押如华老板娘的地方,不过怪的是,这却是关着一个身穿白裙子、身材极其纤细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觉着不对,就向外面喊道:“小玉,这是关如华老板娘的吗?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就传来小玉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云小风眼神惊异,慢慢走到老板娘的身边,只见老板娘竟然背对着门口,面对着墙,最惊恐的是,她竟然是跪在地上的!

    云小风觉着不对,就伸手拍了拍她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,不能留下她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发出的声响,那老板娘一下滚到了地上,佝偻着身体,捂着腹部,腹中是一只深深插进去的匕首!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玉!出事儿了!出……出人命了!”

    大约半晌过去,云小风走出了审讯室,如花老板娘算是死了,神秘的死了,关于她的秘密就瞬间消失了,真是奇怪,小风竟然还升起兴趣来。

    在警局门口打的转儿,她又进了警局,来到接待室,看着满屋子的警员,对着老警长说:“警长,我算是保释了,可是老板娘就这样没了,您能告诉我,您们真的没听见任何声响吗?”

    众人摇头,老警长拿着尸检报告说:“这女子,腹中有一四个周大的胎儿,被她乱刀截肢,估计是死在男女情爱上的吧!”

    d看小说 就来  . c wem s.手打s*更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