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8章 为人为己,天大难题
    “嘿!给大家介绍一下!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,怎么样,美丽吧!”

    一回到寿司店,云小风就拉着方玉的手,大声嚷嚷起来,子牤一看,就有点儿心堵,她看了看红姐,又看了看方玉,最后眼神无奈地落在了云小风身上,她摇摇头说:

    “小风妹砸,这俗话说得好,干一行、爱一行,你可不能见了西瓜、丢了芝麻啊,更何况,谁是芝麻谁是西瓜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您呐,好好琢磨琢磨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心中也是羞得一颤,她转眼恍惚地向红姐看了看:“哦……好咧,我懂得子牤姐姐的深意,但是,咱们不得欢迎欢迎这位朋友呗!”

    小风的话罢,一旁从不爱说话的梨雨开口了:“是归是,但是妹子,交朋友就行,可不能再交女朋友哦!你得对得起良心呐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耳朵都竖起来了,她有些奇怪,这牤姐难道是个大嘴巴?自己和红姐的那档子事儿就被传了出去?

    一旁受不了气氛压抑的方玉侧过头来,对着云小风的耳朵问道:“你们家的人真多,欢迎方式好别致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又侧回去回道:“嗨,我有十三个姐兄,他们都比我大,我是十三个人中最小的一个,他们都管我叫妹子!”

    “奥,原来这样啊!”方玉点点头,就被云小风拉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屋的时候,小风的眼前突然一怔,她似乎在脑海里看见了一个画面,像是那大王孤魂,并且正在一个漆黑的丛林里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浑身一个哆嗦,转眼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去了里屋。

    都说小风的这几个姐们儿刀子嘴、豆腐心,当知道方玉的经历时,个个都关心起她来,吃过了饱饭,到了睡觉的点儿,由于没有多余的客房,方玉就和小风一间房。

    不过,方玉还是那种平时不吭气儿,聊开了就变婆娘嘴的妹子,一口气儿,和小风聊了整整三个小时,到了一点左右,她实在是说累了,倒头便睡去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云小风也无奈地睡了。

    大约是凌晨时分,一个穿着黑色闪亮露肩裙的人,如约,来到了b市后山的丛林里。

    她怀里抱着一个黑色的东西,夜太深,并看不太清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人神色匆忙,左顾右盼,似乎在惧怕什么一样,她轻声向森林深处喊道:“今个,你找我?”

    她喊话的对象并没有现身,声音停下许久,才传来回声:“哦?我的捕将回来了?东西带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带来了,刚入坛的,还热乎着呢!”那人悄悄跑了过去,走到一团黑雾前,轻轻放下手中的东西。那是一个坛子。

    坛身落地,瞬间,四周亮起一团蓝色的光团,这人被照亮了全身,打眼儿一看,竟是云小风!

    她来会面的便是那大王孤魂,穿着那身出席裴闽婚礼的长裙礼服,蓝光闪耀下,她的身姿婀娜,甚是有几番熟魅的姿色。

    “千年的?”大王孤魂脚底升起一团黑烟,卷起那只装有黄鼠狼精的坛子说,“嗯,不错,还剩五百五十三个!继续加油呵!”

    小风低头暗暗行了一个礼,不敢言辞,转身就向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快到家门时,她发现店的卷帘门被掀开了,她明明记得清楚,自己走的时候,只是开了个小小的缝缝,并且离开时,还特地关上了,这是怎么回事儿?

    难道有人出来了?自己被发现了?

    云小风寻思十有**是有人出来了,她有些胆怯,左右看看,四下阴风骤起,苍凉的月光之下照着她如死灰一般的面色。

    突然,只听“喂”的一声,小风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,她转眼一看,原来是子牤。

    子牤看了看云小风,语气里带了万分地无奈说:“你还是去了?”

    云小风有些傻愣,并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子牤向前走了两步,又说:“你还是没有相信白蛇和青鱼精的故事?”

    云小风有些难为情,眼睛睁的大大的说:“不!我信,可是我,我是为她着想的!”

    “为她着想?”子牤讪笑一下,摇摇头,“我看,你是为了自己着想吧!”

    子牤的话依然锐利得扎心,云小风被责怪的不知道如何是好,脑袋一扭,气呼呼地就冲进了房里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五更的鸡鸣已经响了,但不知道为什么,躺在床上的云小风总是睡不着,她的脑袋里不断徘徊着,自己和红姐相知相离的画面,甚至有一个时刻,她真想压下身上的所有筹码,去换回自己的男儿身,带着红姐,制造一个结界,一生一世、由人到鬼、再入轮回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是,她又总免不了想到红姐嫁做人妇的画面,有时候想到这里,她真想把天下的男人都杀光,这样,红姐便不可能和别的男人走了。

    左右翻腾,最终却把一旁熟睡的方玉吵醒了。

    方玉揉了揉眼睛,看了看云小风的脸,她看着云小风异常闪亮的大眼睛说道:“咦?小风,你还没睡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抖着嗓子,压抑地回道:“不不,你睡过后,我就睡了。”

    方玉点点头,双手环抱着云小风的脖子,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枕头,觉着有几丝湿润的冰凉,她内心一揪,清醒了下来,往云小风脸上一看,果然有两道泪痕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安慰道:“怎么?哭了?想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不言语,只是微微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想要男朋友了,对不?”

    方玉一边说,一边把云小风狠狠搂了过去,她没再给小风其他选项去选择,似乎在她心底,哭的原因早就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搂了五分多钟,云小风咳嗽了两声,眼睛肿得跟咸蛋超人似的,望着方玉说:“小玉,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会不会嫌弃我?”

    方玉没说话,只是暗暗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,喜欢一个人,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喜欢一个人啊!”

    “恩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追呗!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闲话咋办?”

    “哎我说,你都喜欢一个人了,你还怕闲话啊!”

    “嗯,怕……”

    方玉微微扬起了身子,眼睛里满是不屑地看着房顶。

    “怕就不要喜欢,因为你没有资格,喜欢就别怕,因为你没有权利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,“要是……要是那人和我一样,是个女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睫毛上的泪珠闪着亮,话一出口,她的表情喜忧各半,她害怕方玉立马起身走开,然后投来鄙视的眼光,但她更期待,能听到一句可以让她温暖的话。

    然而她两个都没等着。

    方玉重新躺好了,这次是双手围着小风的脖子的,她狠狠把小风向自己怀里拉去,什么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  .e.  手打s*更 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