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章 神秘糙汉,来者不善
    碰碰……

    “老板娘!太阳晒屁股喽!”

    一觉带着伤和泪的梦沉下,云小风渐渐听到有人在叫她。

    她睁眼看了看,只见方玉正双手撑着脸颊,俯卧在她的身边,眼睛里满是期待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云小风被盯得手足无措,她摇头说:“刚刚,是你喊的我?”

    方玉点点头:“恩恩,对呀!”

    云小风慢慢坐起身子,眼睛看了看窗外,阳光早就撒进了屋子,她摇头又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老板娘的?”

    方玉一听,带着微笑,似乎还看的见她脸上的仰慕之情。

    “刚刚有个大叔来敲门,喊了好几趟了呢!”方玉说。

    “奥,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打打哈欠,“那大叔叫亥狸,给我大一点儿点儿而已。”

    方玉脸一红哦了一声,小风摸了摸手边的衣服,手心一空,她突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,我的衣服呢?”云小风惊恐着脸叫道。

    方玉扑哧一笑,指了指正装出席似的云小风说:“衣服你不是穿着的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蒙了,低头看看,又抬头看看镜子,她身上依然穿着那间闪亮的黑色露肩长裙,除了头发有些蓬乱,整个人却显得异常光鲜靓丽。

    方玉蹦蹦跳跳下床来,在云小风的身边转了转说:“真没想到,你都当老板娘了!真有用,要是我有一天能和你一样,该多好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赶快拒绝道:“哎,别!我这差事可不好做,你可别学我!好好找个正经事儿做,做个好姑娘吧!”

    方玉不信,摇摇头又说:“我就觉着你厉害,这么年轻就有事业可做了,不像我,啥都没用,还让老爹操心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方玉竟然动了思绪,她的眼睛里满是痛恨,应该是对自己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闯进了亥狸,他一脸无奈又加气愤地看着云小风说:“哎我说云老板,你能不能有些责任心啊,太阳都到头顶你怎么还睡觉!”

    云小风忽闪忽闪眼睛回道:“我这不,起来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嗨,罢了,快来!外面又有人找你,看来有新的活儿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亥狸刚要转身而出,却被小风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又有人找我?什么人?”

    亥狸停下脚步:“好像是上回来的那胖女人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心一惊,“胖女人?你说的是如华?”

    亥狸点点头:“好像叫如什么的,哎呀,你快些把头梳了,出来打个照面儿也好啊!”

    说完话,亥狸就出去了,云小风愣了一下,便赶快拿起梳子,哗啦呼啦地扯起头发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方玉奇怪了,她连忙问:“是如华的家人?你该不会要给如华做法事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出了门,来到外面的店面,方玉也是惊掉了下巴,她连忙指着屋子的中央,侧着脑袋对云小风说:“不对吧小风,昨晚上这儿不是一个法器店儿吗?怎么变成餐厅了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一闭,俯过身子回道:“没错!因为我们会魔法啊!”

    “魔法?”

    云小风没再回答,走到柜台前,放眼一看,只见柜台之前立着这么一个怪人:长头发,单眼罩,八字胡,脖子上还挂着一串佛珠,看来像是苦海回首的信徒。

    云小风恭敬地点点头问道:“这位先生,要什么样的寿司?祭品还是食用?”

    话止十秒,那男人却没回话。

    云小风有些纳闷,便又问道:“您前面有菜单,请点菜单上面的可好?”

    话又止了半天,他仍然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云小风觉着有些颜面扫地,转身便在柜台里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子牤也是一脸茫然,她看着小风小声说:“这人怕是脑袋有些问题,刚刚把亥狸那小子气得呼呼直转呢!”

    “哦?亥狸是被他气的啊,我还以为是我呢!”云小风恍然大悟,可是又被子牤堵了回去,她瘪瘪嘴接着说:“还贫,你不也有份,太阳把屁股晒糊了都不晓得翻下身的主儿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被说的眯眼媚笑一下,刚定下来整理账单时,那男人突然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什么态度!我点的云小风呢!”那男人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听得耳朵一立,连忙站起来说:“啥?啥叫你点的云小风?我草!和着你当这里是婊子院?”

    “啥?你说这里没有云小风?”那男人也反问起来,“那怎么如华老妹给我托梦说这里有!”

    “啥?你说如华给你托过梦了?”云小风正经起来,“啥时候给你的梦?”

    那男人点点头:“那还不然?昨晚上托梦的!这妹子死了三年了,第一次给我托梦呢!”

    “啥!死三年了?”云小风惊了,旁边的方玉也惊了,两个几乎是同时叫起来的。

    方玉连忙走到那男人面前,掏出手机,翻出一张照片问:“你妹子是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男人细细一看,慢慢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见,也稍稍放了心。

    只见方玉手指一滑,那男人的表情瞬间惊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,是这个人吗?”方玉斜眼看道。

    那男人张嘴呜呜呀呀道:“怎……怎么……你们是谁!妹子都死去三年了,你们怎么窃尸!我要报警!报警!”

    方玉一见他激动了,连忙掏出自己口袋的协警证,那男人一看,这便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方玉定了定,转眼向云小风看了看道:“小风,有纸和笔吗?”

    小风一愣,随后拿出了这两样东西。

    “年龄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如证明。”

    “如证明?哪个证明?”

    “证明道理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寿司店里突然响起了这么一阵质问声,有些顾客觉着奇怪,纷纷投来好奇又疑惑的目光,不过好在,没有人反感和讨厌。

    云小风从柜台走了出去,坐在了审问席的旁边,她问方玉道:“小玉,刚刚你给他看的是什么照片?怎么一会儿是又一会儿不是?”

    方玉笑了笑说小风健忘:“这如华不是一个胖一个瘦嘛,胖的不是,瘦的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云小风点点头。

    转过头,她又问那男人道:“如华死了三年,你真确定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如证明点点头回:“确定确定,三年前,在金都木板厂,仓库里刨腹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刨腹自杀了?为什么?”

    如证明摇摇头回:“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,应该是为了男人,嘘……死人的事儿只有死人知道,我还是不乱讲了。倒是,你们怎么发现她尸体的?她的坟墓可在金都啊!”

    “在金都?”

    “恩恩。还是我亲手给她主持下葬的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和方玉相视一下道:“要不,去看看?”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  .e.  手打s*更 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