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0章 金城之行,梦入心扉
    出门前,云小风四处看了看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,方玉问她,她却摇摇头,直到东西都备齐了,她才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梨雨专车接送,去的是火车站。

    离开店面时,小风还有些留恋,也不知道留恋的是啥,差不多过市中心时,她接到了一个电话,先是激动,然后便是平淡,挂断的时候还有点儿难过。

    方玉坐在她的旁边,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的表情变化,她问小风说:“谁的电话?妈妈的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把脑袋转向一边,看着窗外飞速疾驰的物和人,她竟还惆怅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专心开车的梨雨开口了,她问小风:“难道你没和她说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一亮:“我想不必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“牤姐那个大嘴巴,过不了多久都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把脸伸进自己的臂弯里,声音有点儿模糊地发出来。

    梨雨微微一笑,表情仍然有些冷若冰心:“你说子牤?呵呵,看来你还不了解她,她可一向守口如瓶的,想从她嘴里掏出点儿事儿来,比登天还难呢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小风抬起头,眼睛亮了一下,“那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梨雨安静好一会儿,将车子停了下来,拉了手刹,转头冷冷笑了一下道:“怎么说呢……你们太明显了,不光我知道了,可能就连亥狸那个傻小子也知道了呢!”

    说完就下了车,云小风愣了一下,被方玉打醒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方玉,只见其脸上写满了“不明白”三字,于是她笑了笑便问:“怎么,我脸上有米吗?”

    方玉摇摇头说:“不不,你脸上有虫?”

    “有虫?”吓得云小风赶快摸了摸脸颊。

    方玉哈哈笑了一声说:“是情虫啊!哈哈哈……走吧,到了。”

    下车买了车票,梨雨好不容易的道别声被云小风换了回去,云小风哈哈大笑说:“梨姐,你这样子好母亲化啊,你让我想起了我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贫嘴,走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梨雨开车就走了,她们也正好赶上了时间,坐上了火车。

    火车上,小风看着方玉说:“你就这么走了,还消失了这么多天,老警长不会害怕得要爆炸吗?”

    方玉眼睛一横:“咋了,那个老头就是瞎操心,我还恨不得永远都见不到他了呢!”

    “哦?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他的履职,害走了我妈的命,我真来不及去恨他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心里一揪,不过看着方玉说得轻松,就也松了松情绪。

    “哦?是香港警匪片吗?”过了好一会儿,小风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方玉有些摸不着头脑,反问:“啥警匪片?”

    小风笑笑回:“你母亲和你父亲啊!”

    方玉稍稍有些动容:“哦呵呵,说出来真像电视剧,母亲得了重病,那老头子非得要去抓犯人,最后连老妈最后的一面也没见着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恨他?”

    方玉点点头。

    云小风抚摸着方玉的背说:“其实吧,也不能怪罪你父亲,病魔降临,那是束手无策的事儿,更何况这真的太像电视剧了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选择不相信?”方玉眼睛半睁着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双手一摊:“不不,艺术源自于生活而高于生活,我为何不信呢?我说的是,既然那样,所以你就像着电视剧来演下去,电视剧里的最后不都有了原谅吗?你就试着原谅父亲呗!”

    方玉的眼睛一下暗了下去,她脑袋转向了一边:“不得原谅,死也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安静了,车子也发动了。

    从b市区到金都,差不多一天半的车程,若是行的某高速,或是坐的某高铁,大概就十个小时多吧,无疑问,她们就要在中间的h市区转乘高铁票。

    车子下午七点走的,十月见了底,天也就黑得快些,一路上几乎快被忽略的如证明,却突然显得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他左顾右盼,眼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云小风有些奇怪就问:“找厕所?”

    他吓得一跳,转眼定下眼神道:“哦,是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除了从车头算起1、2、3车厢外,接下来的所有单双号车厢衔接都有厕所,至于有没有人,你自己找去吧。”

    如证明站起身,他的动作真是可以用惊慌失色来说了,但是小风和方玉都没有在意,不过在意也算是多心,几分钟之后,如证明便返回了来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差不多天已经黑得看不见光了,恍恍惚惚,云小风被车子摇得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人群涌动的衔接车厢里,她似乎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是一个穿着大氅的怪人,不过这次她却一点儿也没怀疑,毕竟十月见底了,穿成她这样一身单薄长裙的人才显得怪异。

    唯一的就是,她的内心涌起几分慰藉,算是对不久前和红姐的初次邂逅表示感谢罢了。

    刀子嘴、豆腐心,她突然听见人群中有人哭泣,转头看了看,只见身边的方玉不见了踪影,寻着哭声看去,只见背后的车厢里站着一个方玉样的人,她捏着电话,用脑袋抵着窗口,脸颊上豆大的泪珠落下,她好像叫了一声爸爸,云小风笑了笑就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转头的时候,她的眼睛突然看见了那个穿大氅人的位置,那人不见了,她心里有些空,虽然她知道那不是红姐,但是她还是想去寻找,站起身,左右看看,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极度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风妹砸……”

    她连忙转头一看,竟然是红姐!她正坐在刚刚方玉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红……红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激动起来,刚要喊出声,却发现自己怎么也使不上力气,喉咙像是突然失去了力道。

    她左右看看,觉着奇怪,这车厢的人竟然都不动了,像是都沉沉睡去了,没一会儿,耳边又响起了红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喜欢我,妹砸?”

    红姐笑了笑,表情甚是溺爱,云小风的心突然被软化了,像是期待已久的东西到手了一样,刚要开口苦诉承认时,红姐却瞬间又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云小风初开热乎的心,顿时凉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啊,想不到,你是个这样的云小风呵!真可怜,你怎么是个gay?太可惜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红姐的声音极度嘲讽,她像瞬间变了个人,云小风从喉咙酸到鼻腔,胸前的肺腑不停地抖动,她的眼角豆大的泪珠不自觉的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猛地站了起来,脸上挂不住一点儿光彩,正要跑开时,却被拉住了。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  .e.  手打s*更 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