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章 时间差池,半阴之人
    如证明连连点头说:“对,对!你真的是大师!什么都知道,做梦都是真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坐起身来,往自己身上一看,她只见自己只穿了个内衣内裤,而且还是十分男孩儿的机器猫图样。

    她的脸是丢得一丝不挂了,红了大半,起身,赶快在方玉的掩护下进了客房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后,方玉在她的背后小声嘀咕着什么,小风转头看了看,却发现她在笑。

    小风瘪了瘪嘴说:“怎么了,机器猫不可爱啊!”

    这下可把方玉彻底逗笑了,连忙说:“不不,可爱得很,很适合你的嘿!”

    话罢,云小风在照镜子的时候,她突然见着自己的额头上还真长了颗红痘子,转身给方玉看看,方玉一惊,连忙说:“嗨呀!这可不得了,可能是青春期到了!你得要去医院做好护理培训,不然会毁容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本能地吓了一跳,不过忽而,她便定了下来,她说:“长痘就长痘呗,反正我也是一脸毛狗像,又不漂亮,长个痘子也谈不上毁容的嘛!”

    方玉一听笑坏了,她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疤说:“哪有女孩子这样说自己的,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你看看我,这脸上的疤痕差点儿就让我要了自己的命呢!”

    云小风瞅了瞅她,却有些不屑,眨眨眼又说:“那又咋样,我就不喜欢美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她们就来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拿着诊断单子出来的云小风一脸难受,方玉有些奇怪,便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哭诉着要远离方玉,追问之下,她才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我这不是青春痘,是水痘,能传染的!你还是离开我的好……”云小风嘟囔道。

    方玉摇摇头、眨眨眼说:“水痘?你小时候没长过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也摇摇头:“没有,村里的人都说我铁打的,从小不怕病痛。”

    方玉被逗得哈哈大笑,然后说:“额,还真把你不当女孩儿……那时候铁打的,怎么现在变肉做的了?你还是要注意些的,这东西会传染,但是不会传染给长过它的人,换句话说,一人一生只会长一次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云小风半信半疑,“那你长过吗?”

    方玉自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前台领了药,像是有炉甘石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临走前方玉还特地要了几只药剂,像是什么减毒疫苗一样。

    云小风奇怪,问她,自己都已经长出来了,为啥还要这东西,方玉笑呵呵说:“我哪里知道医生说的是不是真的?毕竟你没有得过这病嘛,总要得的不是?”

    说完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有疫苗,就要打针,而这打针的人便是方玉。

    漆黑的房子里,点着一盏昏黄的床头灯,方玉举着一只针管对这云小风说:“如果是真的,那就当拔苗助长了,若不是真的,那便是引蛇出洞了!你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有些颤抖:“你,你医大毕业的?”

    方玉摇摇头:“不不,我高三就跟男人出去混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打针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,你应该问问那个贱货男人吧!”

    方玉此时一副压倒式的姿势压住云小风,只见那锃亮的针管一下刺入小风的肘关节上四指的位置,小风正准备喊痛,忽而,一切就瞬间结束了。

    方玉认真着脸说:“怎么,痛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她看了看自己的肘子说:“不痛,就是有点儿凉。”

    方玉笑了,收拾着针筒:“哦呵呵,看来我的技术还没落下嘛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一晃午夜了,云小风仍然没有一丝反应,如着她梦中所说,一帮子虎头虎脑的汉子就上了山。

    如证明说:“半夜三更,这不会吵了她姑娘家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没回话,仍然向前走着,丘陵的地方有一处坐阴的坡,最靠山顶的坟墓便是如华姑娘的。

    和小风的梦中所见一模一样,坟地果然是块出人才的宝贝地方。

    站在墓碑前,云小风看了看照片,正是那瘦下来的如华,插香祭拜,云小风问道:“如大叔,你们这些人开墓大概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如证明看了看周围:“大概要十来分钟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一看手表,已经是十一点三十五分了,离十二点只剩下二十五个分钟,她转身看了看天,却发现西方正头上的月亮才刚刚冒脸儿。

    她突然觉着不妥,便急声问道:“等等!大家都带了手表了吗?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四处相看:“手表?手机算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点头,又说:“快看一看你们的时间对不对头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留着胡子的人看了看自己的腕表就说:“嗯,我这儿十一点零八!”

    忽而,却又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啥?大壮!你的人生少了十分钟啊!”

    “只少十分钟?为啥我这里已经四十了?”

    “四十?你的也坏了吧,我这里都五十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啰啰嗦嗦,没一会儿,大家就吵了起来,似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变换了时区一样,根本没有两个人是相同时间的。

    如证明有些着急,便问为啥要问时间,云小风笑笑说:“这开墓时间可是万分得注意的,稍有差池,这坏的影响便会千万代相延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方玉抖了抖手上的手表,转眼又对云小风问:“那为什么我们所有人的时间会变得不同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小风眼神落在如华的坟墓上说,“这得问问她姑娘家了吧!”

    她说着心底一哆嗦,众人也都吓得战栗。

    小风转眼对大家又说道:“不过大家别急,虽然现在形势的确很严重,但是也不是没有破解的方法,我们这儿有没有会看月识时的?”

    众人唏嘘,却有个比较瘦小的小伙子站了出来,他说:

    “看月识时?那这人可不一般,一般来说阳人看阳,阴人看阴,阳为日,阴为月,这看月识时的人,可定是走过鬼门关的半阳人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耳朵飞了起来,她连忙说:“哦?有一个在行的?其实我不是很懂,正好来学习学习,您来讲讲,何故此言呢?”

    那男人红了红脸说:

    “嗨,这都是我的老妈给我讲的故事,说半阳人可以看月亮识时间,只不过需要两个东西,一是秽土,也就是埋了人的土,二个就是半阴人的血,对月撒带血的土,天上就会出现个生肖图案,所对应的时辰便是这时候的时辰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人就质疑了:“这也只能知晓个大概,那要是时辰过渡咋办?”

    男人笑了笑回道:“时辰都能过渡,生肖图不能过渡?你没看过幻灯片吗还是?”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  .e.  手打s*更 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