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章 化解危机,坟山奇遇
    愣神间,那鬼怪一个重拳把云小风打得不见了踪影,她爬起来一看,却发现身边少了两个人!

    她左右看看,原来是如证明和方玉!

    云小风越想越气,她红着脸,刚要去那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群里教训一番时,突然觉着自己的骨架一软,似乎是被邪毒入侵了一般,转头看看那鬼怪的位置,只见她正傻乎乎地笑着。

    噗通……

    在座的人瞬间被惊了起来,云小风竟倒下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云小风怎么就被看了一眼就倒下了?

    一旁消失已久的方玉跑了过来,她一看倒在地上的云小风,心一紧,连忙扶起了她说道:“糟糕,我就去上了个厕所你就中招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那鬼怪使了什么瘟疫病……我这是怎么了,浑身乏力,脑袋好热啊!”云小风虚弱地回道。

    方玉伸手往小风头上一摸,烫!她瞬间想起来了:“是药效发挥作用了,这就是反应啊!”

    “药效?啥药效?”

    “水痘药效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暗了暗表情:“啥!妈蛋,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云小风就瘫下去了。

    方玉听她的话还没说完,就连忙叫醒她,问他“我”后面是什么。

    云小风摇了摇头,熹微地睁开眼,只见方玉背后正站着那个溃烂着脸、浑身冒着白烟的鬼怪。她赶快塞给方玉一个红绳结,嘴里叫唤道:“我……我曹。”

    方玉也一下惊了起来,她张着嘴巴,转眼看了看四周,只发现那些个糙汉子竟然早就不翼而飞,整个荒野瞬间变得安静,阴森恐怖,远远的山头上冒着白色的瘴气,仔细看看有些坟头上还飘荡着清明吊子,暗夜里,恍恍惚惚,愣是像一双双鬼爪从那里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方玉的呼吸逐渐急促,她看了看地上一脸昏死样的云小风,觉得无助又恐惧,模模糊糊,她似乎感觉背后窜出一股凉气,那种感觉,就是冬天的寒气渗入了风湿病人的骨髓一样,她被惊得一机灵。

    吱吱……

    突然,耳边又传来了阵阵老鼠的哼唧声,仔细听听,就像在她的身后,不远,大概两三步的位置,它们像是在跑动,声音越来越近,又是突然!它们叽溜一声大叫了起来,随后便听见牙板交错的咀嚼声。

    是野兽?

    显然不是。

    方玉自始至终都没发现,她身后那只从如华棺材里爬出的鬼怪,没过一会儿,咀嚼老鼠的声响戛然而止,方玉的心一下提上的嗓子眼儿,整个喉咙,胸脯甚至是腹部,都在随着心脏悸动着。

    心血冲脑,眼睛一白,她竟被几声咬老鼠的声音给吓晕了。

    真是滑稽。

    大约是凌晨时分,山里亮起了白昼,瘴气满山地漂浮着,云里雾里,只见云小风正疯狂地掐着方玉的人中。

    醒了,便回了如证明的家。

    进门时,还把梅嫂吓得够呛,云小风想上去问个所以然,谁知道梅嫂却大声喊了一声“瘟疫啊”,便跑开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了看方玉,有些奇怪道:“瘟疫?什么瘟疫?”

    方玉看了苦笑一声,皱着眉头低声把她拉进了房里。

    随即,一声清脆而又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:

    “我滴妈!鬼啊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是小风发出的,她睁着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满脸的红痘痘简直碍眼,脖子手腕,似乎处处都长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着急,方玉便安慰说:“别担心,这就是药效的最终结果,不过说来,你这个姑娘真是铁打的,在山里吹了一夜,发烧不但没加重,反而还痊愈了,牛人一枚呵!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不过就奇怪了,她突然问道:“对了,小玉,昨晚的鬼怪呢?被你打跑了?”

    方玉有些不知所云:“鬼怪?昨晚上有鬼怪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有啊!就是从如华坟墓里钻出的鬼怪,你没看到?”

    方玉摇摇头:“没有,我还以为是什么野兽呢!被吓晕倒了后,我就看见你在喊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“恩恩。”

    方玉的脑袋一会儿拨浪鼓似得摇着,一会儿又小鸡啄米似得点着,云小风觉着奇怪,赶快让她拿出昨天给她的红绳结,方玉愣了一下,只见从腰间掏出了一枚早就发黑的红绳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云小风点了点头,转眼看了看方玉说,“原来是这东西保护的我们,只是我很意外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眉毛抽动了一下,刚要讲出重点内容时,她的电话响了,捏起一看,是某固定电话打来的,接通片刻她便挂了。

    方玉瞅了瞅一脸苦闷的云小风道:“怎么?诈骗电话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:“麻痹的,那医生是个骗子!”

    方玉一愣,看了看她满脸的痘痘,点了点头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正堂客厅,又到了饭点儿了,满桌子的人已经离开过半儿,想必是娘家人都回了娘家,这屋子也变得清静许多。

    但是酒过三巡,这性格一贯豁达的如证明点燃了整个气氛,他举着酒杯说:“这一杯敬如华,这一杯敬先生,剩下一杯我就自敬,至于方姑娘我不让你喝酒,尝尝我的手艺就行。”

    方玉笑了笑说:“客气客气,您的好手艺,我们是有缘才能尝到呢!不过您的面相倒不像是个厨子。”

    如证明咕咚一声喝下酒说:“不像厨子像啥?”

    方玉想了一下,却被一旁的小风接过了话:“像金矿老板啊!您说,这金城里,你不会就是那传说中的退隐矿老板吧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如证明愣了一下,说话带上了酒劲:“哦?其实悄悄跟你们说啊,我其实是混黑社会的!我可杀过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就被他的媳妇堵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他媳妇连忙解释道:“喝酒了就爱胡说八道,明明就只在厨房杀过鸡鸭鱼鹅罢了,他愣说吹牛的话,您们可别信啊!”

    场面一度失控,云小风觉着奇怪,在拉扯之间,如证明突然晕倒了,他的帽子一下滑落,露出个标准的光头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的内心一下惊怕起来,她总觉着在哪儿见过这个光头!

    方玉在一旁看得发呆,尴尬的气氛让她们的食欲下降了好几个档次,她摇摇头对小风说:“哎,云小风,为什么我觉得有问题呢!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职业病,我还觉得有鬼怪呢!”只见云小风抬起手,夹起一片极度油腻的肥肉说。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  .e.  手打s*更 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