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章 噩梦成真,火烧别墅
    “奥?大王孤魂又是何方妖孽?我怎么会是他的后代?”方玉摇摇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愿不是吧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着脑袋,拧开车门,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来到如证明的家,只听远处响起敲锣打鼓放鞭炮的声音,云小风奇怪,梅嫂便解释:“这是如家正厚葬他妹妹呢,别介意,风俗习惯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厚葬了?”云小风反问道,“怎么不请我做法?”

    梅嫂双手一摊,转眼看向了正在往她这儿走的两个女人,一个是夫人,一个是闺女,闺女手上拿着一包炒的兰花豆,但奇怪,她像是有个怪癖,总把豆皮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怕忙坏了你啊!”那闺女笑了笑说,转手递过兰花豆又问:“小姐姐诶,吃不?”

    云小风是很喜欢那玩意儿的,不忍心拒绝,又害怕自己太粗野,也就象征性的拿了几颗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入嘴,云小风的眉头轻轻皱了皱,闺女一瞧,悄悄笑了起来:“哦,对不起啊,这是我的习惯,我吃这东西会加糖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苦笑一声,拜拜手说:“哦,好奇怪的口味儿啊。”

    没吃完的,一下便塞进了方玉的嘴里,方玉起先还拒绝,不过好一会儿,竟舒展了眉头,她还竖起了拇指头说好吃。

    咸咸甜甜,云小风简直不敢回味的味道,竟然让两个人叫好,抖擞了一下,她便向客房走去。

    在经过走廊时,她突然闻到了怪异的香火味儿,是走廊尽头的屋子传来的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看了看,发现那边有个祭拜用的拜台,拜台之上立着灵位,但奇怪的竟不姓如,也不是如姓氏挂名,那是个大大的李字儿!

    再仔细看看,似乎房间里还有人,忽而过来,忽而过去,行踪飘忽,似乎有点儿力不从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云小风心头慢慢浮了起来,她向前走了几步,正要看看那个人的庐山真面目时,她突然被叫住了。

    她猛然的转头一看,原来是方玉。

    心惊肉跳不得平复,她连忙埋怨道:“我去!吓死我了都!”

    方玉却也压低着嗓子,学着小风的样子道:“你职业病也犯了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不理会她,转眼又看了看刚刚的方向,却惊奇的发现里面正站着梅嫂,她正打理着房间的物件儿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?刚刚不是个男人吗?”云小风自言自语的叫了起来,没迟疑,她便跑了过去问道:“梅嫂,您刚刚不是在客厅吗?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梅嫂抬起头,折叠手中的抹布说:“哦,这屋子有两个门儿,我从那门儿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指了指同墙的那扇门。云小风跑过去看了看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来到灵位前,云小风仔细看了看后又问道:“梅嫂,这位李氏的故人和如证明大叔什么关系啊!”

    梅嫂愣了一下,摇摇头:“不知道,好像是他的小舅子。”

    “如证明的小舅子?”云小风挠挠头又问。

    梅嫂点点头,拎着一桶水走出去说:“对啊,这是天命难违,丧了妹子,内弟也跟着去了,这估计就是因果报应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弄明白缘由后,跟着叹了口气,转身进了客房。

    方玉还算贴心,主动给小风的脸擦药,小风虽然对她的身份有些忌惮,但看在她这么热情的面儿上,便接受了。

    方玉一边擦药一边问小风说:“你到底是个买寿司的,还是个抓鬼降妖的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不敢动脸,只好绷着脸回道:“你说我像干嘛的?”

    “像个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?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方玉嘿嘿一笑,从口袋里捏出一张证件说:“我就不信一个社会上的人,上公交车还会打折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夺过一看,原来是她的学生证。

    她眉头一皱,差点儿就挤破了眉心的那颗红痘痘,缓了缓她说:“我曹!你个小崽子,偷东西啊!”

    方玉沉了沉脸回:“哦呵呵,承蒙夸奖啊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夜半时分,上了床铺,方玉和小风是睡同间客房的,说是好有个照应,半夜便煽起情来。

    方玉说她的人生真是厉害,走过南闯过北,打过架抽过烟,被警察逮过,也当过警察逮过别人,她还说要是这是个女权社会的话,她估计就是最牛逼的那个皇后!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回道:“那可不是,男人可狡猾了,你不怕夺了你的权?”

    方玉趾高气昂的回道:“呵!才怪呢!知道姐姐我玩了多少个男人吗?”

    “多少个?”云小风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只见,方玉伸出了一个巴掌说:“恐怕一个巴掌都数不过来呦!”

    云小风惊讶了,她连忙笑道:“哦,你确定不是被玩儿的那个?”

    许久,方玉便没再回话,小风推了推她,竟然听见了她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睡得真快,云小风哈哈笑了起来,拿着硬币对着她看,笑容还是没有坚持下去,她突然觉着,这将会是一场难为情感的大劫难,这方玉,会不会真是大王孤魂的后代?

    深夜,云小风梦见一个萤火虫,它从外面的荒野飞来,在她的床上落下,可没一会儿,她的被子竟被烧着了,她又急又怕,起身就把被子扔走了,可落地后,被子突然变成了个人形,没头没脑的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眼看着被子上的火焰越烧越大,没一会儿,就把外面那个放灵位的屋子烧着了,小风简直急的要命,她摇摇方玉,又敲了敲梅嫂的门,可是都没回应,就只见火越烧越大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她就在火焰中醒了来。

    眨眨眼睛,发现那并不是火焰的光,而是有人拿着手电筒照她。

    她昂起身子,只见自己正躺在荒野,旁边就是一脸着急的方玉。

    方玉连忙叫道:“我曹,云小风你咋了?咋又梦游了?”

    “梦游?我又梦游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你这都梦了十几里了,我不敢打扰你,就一直跟着你,你说你,这可是病啊,得治!”

    云小风站起身,转眼看了看周围,发现自己正在荒野,一晃眼儿,远远的,她看见了一个光点儿!

    “是火吗?”一旁的方玉也向那边看了去。

    “火?不好!糟糕!”

    云小风突然想到了什么,她赶快向那边跑了去。

    果然,如证明的别墅糟了火灾!

    “方玉!快报警!”云小风连忙叫道。

    冲进了房屋,只见屋子里烈焰滚滚,云小风无法继续进去,隐隐约约,她似乎听见了有人在嚎叫,她咽了口唾沫,突然想到了梦中的某个场景。

    这时候方玉也跟来了,她看着云小风说:“这难道又是你梦的提示?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点头,嗅了嗅鼻头说:“是的,但是,你闻到什么气味没?”

    方玉试着闻了闻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汽油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我曹!如证明?”

    方玉赶快转头向房主如证明看了去。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  .e.  手打s*更 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