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章 谜之至深,错综复杂
    “说吧,你们是房主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?那房主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昨晚上就没见人影。”

    问话的是那个倒霉警长,被问的便是云小风。他们僵持了大半个时辰,云小风的嘴巴都说得冒了烟,可也没见那警长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火是第二天凌晨三点被灭的。

    大约早上七点左右,方玉和云小风便被请进了接待室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笔录结束,走出接待室,云小风便赶快拉着方玉离开了,方玉奇怪,就问情况怎么样。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脑袋,一边赶忙跑路一边说:“一死一伤,要么可能梅姨没了,要么就是如家闺女没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讲真?”

    “这还能有假?快回去找如证明!”

    于是,她们这就风风火火闯了回去,如证明的大别墅已经被烧成了灰烬,云小风走在被警戒线包围的楼房里,四下散发着煤炭焦糊的味道,她的眼睛忽闪忽闪问道:“我觉着这失火,八成不是意外,你估摸着有问题没?”

    方玉从烧成碳块的窗棱望去,只见里面黑呼呼一片,原本的富丽堂皇和奢华劲道,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是有些奇怪,不过说来还奇怪,你梦游倒是救了我们很多人呢!”方玉挠挠头说,“但为什么如证明要烧光这里呢?六亲不认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却笑了起来,她说:“你怎么这么肯定如证明是凶手?”

    方玉一愣,看了一眼云小风回道:“你认为一个正常人会开玩笑说自己混黑社会杀过人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:“大概是酒后胡言乱语吧!”

    进了屋子,四处的焦糊味儿更加浓烈,她们向客房走去,地板上斑驳的坑凼让人左右趔趄,在房门前停下来,刚要伸手拧开房门时,却听见哗啦一声,整个房门竟瞬间化成了细末,落地,便扬起了粉尘。

    云小风和方玉赶快向后退了几步,可在灰末之中小风似乎看见了一个人,那人浑身包裹着灰末,一冲而出,没转眼,就消失在房间之外。

    云小风连忙问道:“方玉,你看见什么人没有?”

    方玉摇摇头,连忙说:“没啊?看见什么了?又是鬼怪吗?”

    小风挠挠头回:“不清楚,我没有阴阳眼,一般来说看不见鬼怪的,也许是我看走眼了吧!”

    在房间转悠了大半天,似乎只要是可以烧毁的都烧毁了,剩下的大抵上都是被熏黑的瓷砖和墙壁罢了。

    没找着线索,她们便原路返回了,在城区的某宾馆开了一间房,歇息了一天,她们便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病房外,医生护士来来往往,病房内窸窸窣窣,进门看,只见如证明和她的妻子正守在病床边。

    方玉一看,奇怪了:“难道死去的是梅嫂?”

    云小风见方玉的声音有些大,便连忙说道:“嘘,小声些,可别打扰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话刚一落,就见那如证明起身了,他似乎接了一个电话,转身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奥?是你们?”如证明看见云小风她两,便乐呵呵地问候说,“那这样,你们就帮我照顾照顾她两吧!”

    说罢,就抬脚走开了。

    方玉看着形势不对,急忙叫停说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如证明没有停下来,转头说道:“去警察局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局?干嘛?”

    “自首。”

    方玉听蒙了,云小风摸了摸下巴,心里却更加迷茫。

    进了病房,只见如夫人正在喂她的闺女吃东西,云小风仔细看了看,原来是喂的兰花豆。

    “给病人吃这东西,会不会不好?”云小风走到她的面前问。

    如夫人抬头看了看云小风,那眼神里充满了翳子,瞳孔极度的大,就像此刻她的内心充满了死亡和恐惧一般。

    “孩子喜欢这一口,就给她吃吧!”如夫人暗暗的回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忽闪忽闪眼睛,便在一旁坐了下来,她细声问道:“如夫人,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如夫人点点头:“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您有一个弟弟吗?”

    “有,但死了三年了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惭愧地低下了头:“哦,真是抱歉。那您的弟弟是和您丈夫的妹妹同年月去世的吗?”

    如夫人愣了一下,转眼看了看云小风说:“呼……是的,都是三年前死的,一个前脚,一个后脚,死得冤枉,是一对鬼鸳鸯,就随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弟弟的坟墓呢?”

    “就在如华山向的对面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心中的谜团似乎揭开了大半儿,出了医院,方玉就问:“你说这如证明会不会真是凶手?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回道:“凶手不凶手我不知道,但是我在怀疑我们所看到的东西是不是真相!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啥?”

    “如证明的自首一词。”

    方玉似乎有些恍悟,自己暗暗在心里捋了捋说道:“对了,我一直想知道,您来这儿是干嘛的?不会是真的来和我破案的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哈哈大笑,凉了凉自己的身板儿,转眼回道:“呵呵,我是干嘛的你还没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来斩妖除魔的?”

    来到坟山,如华早就被重新厚葬,云小风在墓碑前鞠了一个躬,转身就向着对面走去。那是一座孤坟,四面寂寥,没有常青树陪伴,甚至地皮之上还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这一方的土地异常的松弛,空气里没什么水分,呼吸着总有血管快要炸裂的感觉。

    云小风在坟前又鞠了一个躬,她一边嘴中轻念安魂咒语,一边在手上摆弄着铜钱和红绳。叮铃咣当,铜钱落地,云小风睁眼一看,竟是个五阴卦。

    五枚铜钱全部是阴面,这可吓得云小风心头一颤,脚步不觉的向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方玉看着也是一惊,她连忙说:“怎么了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法道开卦,一卦卦自己,二卦卦天地,一卦三阳两阴为良,四阳一阴为好,五阳卦最优,但这却是个五阴卦,这可不妙!”云小风嘴唇煞白地回道。

    方玉一脸雾水,捏起地上的卦象说:“真有这么神奇吗?那这卦象代表着什么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不敢说话,忽而,只觉得背后一凉,她向后看了看,只见对面的如华坟墓竟然没了墓碑,墓口里一片漆黑,在仔细看,里面阴风飒飒,似乎还瞪着一双发着暗光的眼珠!

    “不好,我们触碰了天机!要遭殃!快跑!”

    云小风说罢,扯着方玉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  .e.  手打s*更 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