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章 神秘红衣,闺女逝世
    方玉一脸“不会再爱”的表情看着云小风说:“是倒了血霉了,这天。我要回家,我要找爸爸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赶过去一看,只发现那人趴在地上,一副死鱼样,云小风的心猛然一抽,完蛋,真撞死人了?这可咋办!可要蹲大牢的!

    她颤颤巍巍蹲下身子,小心翼翼地将那人翻了个身,她眼睛定了定,觉着这人有些眼熟,仔细看看,竟是刚刚的那鬼怪!

    云小风可算松了一口气,她笑着说:“呼,太好了,太好了,方玉快来,撞的不是人,撞得不是人哈……哎对了,如华姐,你刚刚不是飞走了吗?怎么躺在地上给我们当减速器啊,我想你一定是个好鬼对不对?回头我送你去阎王那儿立个功,将来投个好人家去呗。”

    “投你个头……没听见刚刚的雷声吗?你个乌鸦嘴!我要回家!这差事我不玩儿了,不玩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鬼怪抖了抖身子,刚站起身,天上瞬间又响起一个炸雷,她吓得脚底一滑,一下又倒在了云小风的怀中。

    云小风忽闪忽闪眼睛说:“华姐别跑了,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,我只不过想问你几个问题罢了,你怕啥?”

    鬼怪一听,眼睛都湿润了,她有些感动地说:“我累个乖乖,我说了我不是如华,你不信,你赢了,我回家不行吗?你这,还要我怎样?要我怎样?”

    方玉闻声跑过来,看见一身焦糊的鬼怪,愣是没忍住笑容,憋了好一会儿,她问:“对了,你说你不是如华,那如华呢?”

    “被刨走了!”那鬼怪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方玉和云小风同时怔住:“啥?被刨走了?被谁刨走的?”

    “她前夫,这还用问!”鬼怪回道。

    方玉蹲了下来,眼睛里满是疑惑道:“他还有前夫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姓李的小子呢?他不是死了吗?”一旁的云小风也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鬼怪在原地打了一个转儿,眼睛看着云小风和方玉,神情似乎放松了许多说:“姓李是姓李,但是没有死,他还活得好好的呢!”

    “活得好好的?怎么会?”云小风内心一哆嗦,“那你知道不知道,他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就在如家被烧的大别墅里啊!”

    “大别墅里?活人?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浑身一个激灵,站起身,向如证明别墅的方向看去,身边的鬼怪一个马虎眼就跑的无影无踪,方玉要去追,云小风却拦住了,她说:“随她去吧,该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了,不必为难她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轰隆一声,不远处的山头上响起一阵巨响,方玉一惊,连忙问道:“她没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向那边瞅了瞅说:“哦?没事儿,她在渡劫呢,呵呵。”

    说罢,回了旅店,洗漱完毕后,云小风起了个法坛,方玉问这是要干嘛,云小风笑嘿嘿说:“不干嘛,是去身上的晦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晦气?那我需要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:“不需要,我们裸睡一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裸……睡?”方玉有些迟疑,看着脸上还有些红晕泛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她们就爬了起来,来到医院,碰着如夫人正喂着闺女吃粥,粥里似乎还有兰花豆,但不知道为什么,豆皮似乎并没有去掉。

    云小风找着一个恰当的地方坐了下来,她伸着头说:“咦?如夫人是忘了一个事儿吗?”

    如夫人转眼一看,眼睛里像是失去了镇定:“啥?啥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闺女吃豆子不喜欢吃豆皮啊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吃豆皮么?”

    云小风奇怪了,眼睛灭了灭说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,知道知道,我可能忘记了呵呵……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如夫人惊得双手颤动,她的眼睛里满是不知名的恐惧,云小风看着不对劲,伸手摸着她的手说:“如阿姨别慌,有什么事儿就说,我是如大叔找来的,他虽然没具体说什么事儿,但是我一定会尽力帮你们解决的!”

    华音一落,如夫人双手顿时失了力气,手中的饭盒一下落到了地上,云小风吓得连忙起身,她抬头看了看如夫人,只见她的眼睛瞬间变得昏暗,瞳孔极度放大,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却听着一旁的心电仪器长鸣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糟糕!”

    云小风赶快掏出胸前的阴阳币,对着眼睛看,只见病床上立着一个鲜活的妹子,她面无表情,楚楚可怜,像新生的小鬼,丝毫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云小风赶快转过头对方玉喊道:“方玉!快叫医生!快!”

    方玉闻声跑去,房间里的气氛异常灰暗,小风转头再看看那妹子的病床,只见妹子早就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她急的四处寻找,就在窗帘的位置,她看见一抹白衣飞过,连忙跑去一看,却扑了个空,倒是不远处的马路上走着两个人,一个是白衣一个是红衣。

    云小风再次转头时,身后已经挤满了医生护士。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过去了,一旁的云小风擦汗问道:“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一个带着蓝色口罩的医生也是满脸的汗珠,他放下手中的起搏器摇摇头说:“没用了,节哀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戳心窝子的话,一旁瘫坐已久的如夫人突然站了起来,她咆哮道:“怎么可能这就节哀了?她明明还很健康,怎么这就去世了?你们骗人!”

    “她都被烧成这样了,怎么不可能去世?”

    “不!你们就应该治好她!你们赔我女儿!赔我女儿!”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形势不对,连忙让方玉压住如夫人,待情况稍微稳定时,她就跟着医生去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的医生还算和气,他递给云小风一杯开水说:“嗨,这种医闹我见多了,我不会放在心上的,但你这是要来让我道歉赔女儿,我可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哈哈道:“不不,我还是有些理智的,只不过我问问,这如家闺女到底怎么回事儿,怎么说走就走?”

    医生听了有些汗颜:“这还不是如夫人自找的苦吃。”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她女儿本来就受了高温,全身处于脱水状态,她还要喂她女儿吃大甜大咸的食物,我劝过很多遍,有几次还被打了,所以一气之下我就不再管了,任她去作死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听了颇为吃惊:“您的意思,她是杀她女儿的凶手?”

    医生点了点头,云小风站起身,心脏突然痛了一下,快出门口的时候她回头看了看说:“这么说的话,你算不算意气用事?”

    医生停下了杯子,云小风又说:“你也算半个帮凶吧!”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  .e.  手打s*更 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