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4章 降服如华,红姐失忆
    程世粥浑身刺痛,在岩洞里爬了起来后,她见云小风正在不远躺着,她双手焦糊,手心还紧紧攥着一根发黑的毛线,线头一直延伸到自己的背部。惊得一跳,她赶快向岩洞外看了看,只见洞外正躺着一具浑身焦糊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儿?怎么自己没有被劈死?反而那家伙被劈死了?”程世粥笑了笑道,她的眼睛里满是疑惑地看着云小风,心中万分的奇怪,她还想着会不会是雷公发现了自己不是云小风,这才对自己手下留情的?

    连忙跑到云小风的身边,俯下身看了看,手指头在她鼻头上探了探,说是及时,谁知道这云小风根本没有死翘翘,只听见小风嗤的一声,从鼻孔吐出一团黑烟,黑烟中似乎还夹杂着奇怪的火焰。

    程世粥吓得赶快向后一跳,嘴中还叫道:“我,我曹!这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她叫唤的空当,云小风的浑身猛然颤动了一下,她艰难的睁开眼睛,左右看看,只见那个被黑烟吓坏的程世粥,不知为何的在原地打转儿。

    这是干嘛?玩儿狗咬尾巴吗?云小风奇怪道:“喂!程世粥,你干嘛呢!”

    程世粥向她这儿一看,惊得眼睛都快掉了:“什么,你这家伙命这么大?这都没被雷劈死?”

    “我去,我哪那么容易就死?也不看看我是谁?”云小风撑着身体站了起来,转身指了指外面的尸体说:“倒是你,你得谢谢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程世粥转眼也看着外面,不过她有些狐疑,便问:“我?我为什么要谢谢你?你差点儿就来了个狸猫换太子,我差点儿就替你死去了,还谢你,没门儿!”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一脸蛮横的程世粥,心中愣是生起了万分火气。她快步把程世粥拉道尸体旁边说道:“你自己看看吧,这尸体是谁?”

    程世粥一脸茫然,低头颔首,眼睛在那尸体的面颊一扫,惊!那尸体竟然是她自己!

    她一下蒙了,连忙问:“怎么会是我?我不是死了吗?这怎么还有我的尸体?”

    “嗨,笨蛋,你都不知道你是那种鬼怪!你这当得也太失败了吧!”云摇摇头,随手拿出一张纸符,咒语一念,生了火焰,丢手一放,那尸体就跟着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吧,你是封魂鬼,是那种死了之后魂魄不得出驱壳的鬼怪,这次的电击把你的魂魄电了出来,也就是说,现在你自由了,七天之后,就可以去投胎了,懂吗!”云小风拍拍手又说。

    程世粥挠挠脑袋,仍是一副无解的脸道:“这么说,我真得感谢你喽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!”

    程世粥点点头:“那我怎么感谢你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感谢?没钱,那就肉偿吧!”云小风眉头皱了皱,无意识地开出了这个玩笑。

    “肉……肉偿?你可以忍一忍吗,我是女孩子耶!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就不能肉偿了啊!你是怎么的?歧视同志吗?信不信现在老娘就地处决了你!”

    程世粥吓得双手抱胸,嘴中隐约发出类似“女流氓”的音调,可声音还没传入云小风的耳朵,不远处的猛鬼别墅就吵闹了起来!

    云小风觉着不对劲,连忙拉着程世粥就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大别墅的周围长起了一圈类似荆棘的东西,荆棘的最中央立着一个女人,云小风仔细看看,竟是红姐!

    程世粥见着凉了心,她颤抖道:“那,那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鬼!那是树……树仙!千年的!”云小风咳嗽道。

    “树仙?这世界上还真有凡间之物修成仙人的?”程世粥有些不可思议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没再回话,三两步跨了过去,可似乎这场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,只见红姐回身一飞,整个身子钻进了荆棘丛之中,忽而,她又飞了出来,她的手上缠绕着一只荆棘网,网袋子之下,装着的就是那个红衣如华!

    红姐落地一跃,站在离如华只有几米之远的地方,摆起了收魂姿势。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不妙,赶快嚷嚷着快停下,可是看来已经晚了,红姐这次的收魂咒来的异常的快,没过十秒,就把如华收进了她的坛子之中。

    云小风赶快跑了过去,她大喊道:“红姐,手下留情啊!留情啊……”

    红姐才将贴好定魂的符咒,却听见小风的这般喊叫,她一愣,转头看向云小风道:“哎?妹子刚刚去哪儿啦?这突然出来叫我停下,又是几个意思啊?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上气不接下气道:“嗨呀,这就把她收走了,我还没问答话呢!”

    “问话?问什么话?”红姐一边将坛子收起来,一边小声的说道,“难道你和这鬼怪有渊源?”

    “有啊?你忘了,它就是那个如华楼盘的老板娘。”小风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这红姐像是失了忆一样,她挠挠脑袋说:“啥?如华老板娘?谁是如华老板娘?和我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关系?你忘了180的大房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180的大房子?你开玩笑吧!说实话要不是救醒我的人对我说,我有个好朋友叫云小风,我估计连你都不认识呢!”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这天上的炸雷真是应景的很,云小风此时的心情就如同这闷雷一样。

    她心中怅然若失,眼睛忽闪忽闪道:“红姐,你怎么都忘记了?你不是这样的啊!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我们的坏话?你忘了我就是那个救你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红姐抖了抖背上的背包说:“好好,真不懂你说的是什么胡话,咱们回家,老娘该担心了!”

    当晚,云小风真是一夜未眠,醒了好几次的方玉总看着她叹气,快凌晨三点的时候,方玉实在不忍心她一人伤心,便开口安慰她。

    云小风的泪水失了枕头,她却没有吭出声音,哭过的人都知道,这深夜里闷声哭泣,是万分的损害嗓子的,方玉抱着小风说:“原来胡杰是红姐啊,真对不起哦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见“红姐”这两个词儿,她的心潮就又涌了起来,眼皮中豆大的泪珠滚滚而下,凌晨的屋外起了风,呼呼的大风吹得窗沿响起回旋的轻响,透过窗户,山头上有黑色乌鸦,山后有半块月亮,又大又圆,乌鸦啼鸣,来来回回,还是荡到了小风的心底。

    “小玉,你说,和男人谈恋爱,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  .e.  手打s*更 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