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5章 返老还童,脆弱如虹
    “嗯,这个问题,要看看你遇到的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呗!有些男人能把你当成宝,目的就是为你把玩你;有些男人把你当成个鞋,穿烂了就扔掉;还有一种更可怕,直接把你当空气,不理不睬,也不问候,仍你在风中遨游,怕你飞跑了,你还会感觉是他故意推开你的,时间久了,他对你的爱恋不减当年,你对他就只剩下你答我应的无聊问候,自然你会被扣上变心之类的假冠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抹了抹泪水,心中的伤痛抚平了很多,她摇摇头说:“这难道都是你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方玉嘿嘿笑了笑说:“嗨,没有,我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故事不是?倒是,我觉着你还是不应该放弃的!”

    “不该放弃?你认为无花果能开花?”

    “啧啧,谁说无花果不能开花?每当秋天凌晨的时候,秋风扫过落叶之时,这无花果就在茫茫叶浪之中绽开了花,但也就只昙花一现,凋落,这便是收获的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骗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大不了下个秋天,我陪你一起看看呗!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云小风早早的出了门,去了招待所,会面了如夫人,见面的时候,招待所里满是医生,云小风随意问了一个人出了什么事儿了,那人有些侃侃而谈说:“这妇人可是中邪了,凌晨三点发了癫痫,这时候已经疯疯癫癫,可是上辈子欠了还不掉的债呢!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又问:“会不会是精神受了刺激?她的女儿昨天意外去世,会不会是这个原因?”

    “啥?她还有女儿?刚刚给他做的全身体检,她是个不孕不育啊!”那人惊诧道。

    “不孕不育?”云小风也是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人点了点头,便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慢慢走到如夫人的面前,只见她傻呆呆的坐在病床上,她的眼神空洞,头发蓬松,仔细看看,她的手腕上满是压制她的勒痕。

    云小风彻底明白了,原来一切真是像她所说的那样,如家闺女是被如华带走的,如家闺女就是李芳茗,如夫人只是寄养如华的女儿的人罢了,如证明也不姓如,大抵上是姓李吧。

    但是她仍然不明白,为什么如夫人要代替如华赡养她女儿,如证明又为什么要改名姓如?为什么他要让自己的前妻做自己的妹妹,难道就是为了防止如华来报仇吗?可如华又为什么要报仇?她是死的很冤枉吗?她不是刨腹自尽的吗?

    虽然结果似乎已经浮出了水面,但错综复杂的谜团再次绕乱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云小风坐在如夫人的床沿,侧脸轻轻的问道:“如夫人,你喜不喜欢吃糖?我带了,青苹果味道的呢!”

    如夫人一动不动,眼睛死死地定住云小风,忽而正定,忽而恍惚,忽而让人恐惧,忽而让人怜悯,她嘴巴砸了砸,如同孩子一样盯着小风手中的棒棒糖,继而,一阵清甜如同银铃一般的轻唤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,我要吃糖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看,心中猛然一怔,面前这个比她大上一轮的中年妇人竟悄然喊叫她娘,声音清脆动听,但却声声刺进心脏。

    云小风轻轻蠕动喉咙,声音已经不能平息下来:“好,好,我给你剥,给你剥……”

    在座的人,有的早就怔住了嘴巴,有的捂住脸颊,更有甚者,脑袋一扭,冲出了房间,没一会儿还传来了阵阵嘤嘤声。

    如夫人轻轻的含住被剥得好好的糖果,一个侧身,钻进了云小风的怀里,云小风没有拒绝,反手将她环绕着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还是个闺女,几个月之前,她还是一个男子汉,她没带过孩子,她从来也不喜欢接触孩子,但不知道为什么,这次凭空产生的一个孩子,却怎么也让她拒绝不掉。

    如夫人抬头看看云小风,她眼神里的迷茫和恐惧尽失,剩下的只有一片澄澈,她轻轻对云小风说:“娘,下个秋天陪我放风筝好不好,我想看风筝飞的很高很高,我想和娘一起看漫天的风筝!”

    云小风的胸脯狠狠一抽,眼睛再也包不住泪水了,她从来就是个铁石心肠的人,她只会为自己流泪,从来不管顾陌生人死活的她,这下算是破了惯例了。

    小风摸着如夫人的脸颊,将她的头发抚得顺顺地说:“好,好,我答应你,下个秋天,我带你去放风筝,放世界上最大的风筝……”

    回到旅店,听到这个故事的方玉简直成了个泪人,云小风苦笑她说:“想不到一贯大姐大风范的方玉竟然也有如此阴柔的一面啊!”

    方玉责怪云小风说:“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,这个事儿不就告诉我们,再坚强的人也会有一朝崩堤的时候,哪怕她是一个有了孩子的母亲?有朝一日,还是会脆弱地变成孩子,对着别人大喊爹娘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当天下午,她并没有买b市区的火车票,她去了监狱,会面了如证明。

    “一死一伤,大概是二十三年零八个月的有期徒刑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隔着玻璃窗,云小风笑着问着如证明。

    如证明也是哈哈一笑,反问道:“如果不是我,警察们会相信火是鬼怪放的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定了定,点头称是:“那你是不是该讲一讲你的故事了?”

    如证明深深吸了一口气,双手洗面,愣了差不多一分多钟说道:“过去的故事,有必要追究吗?追究,大不了是多一个人到这里来吃饭喝茶聊家常罢了。有什么用处?回去吧,我累了,我要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如证明就起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有些纳闷,有些不得志的走出了监狱,走到马路边的时候,她觉着有人跟着她,转头一看,竟然是程世粥。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埋怨道:“呦呵,粥粥,难道想好了肉偿吗?”

    程世粥嘿嘿笑了笑说:“不不,我有办法报答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知道如家的秘密吗?我知道!我全部都知道!”

    “你真知道?可不要骗我哦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开始了啊,事情是这样的,三年前……”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  .e.  手打s*更 新更 快更稳定q,精彩!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