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6章 如华之谜,似谜非谜
    交谈半晌,小风仍然云里雾里,谜谜然,在公园中的长凳上睡去了。

    忽而,她又醒了。

    是黄昏,大约六点左右。

    云小风起身左右看看,身边的程世粥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她顿了顿脚,漫步在夕阳之中,巨大的夕阳半落山头,如一条红弧横跨天边,夕阳之中没有鸿鹄和大雁,山下也没有枯树寒鸦,总之,一切悲得并不称心如意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木材厂,最左边的就是那个如华自尽的仓库。

    忽而,她的耳边传来程世粥的声音:“这就是你的梦?”

    她转头看了看,只见一脸嬉笑的程世粥正在她的身后东张西望,似乎,她还觉着这很神奇。

    云小风笑了笑说:“你刚刚说的是真的?我的梦很灵的,你要是骗我,没你的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程世粥眼神镇定,丝毫没有退缩道:“没错!如果不对的话,你就杀了我!就拿你手上的符纸!”

    云小风低头看了看,自己的手上不知何时竟握起一团红绳缠绕的符纸来。

    她抬头一看,眼前的画面骤变,她们瞬间进到一个屋子里,物资的中央站着两个人,一个是如华,一个却是一个面部十分模糊的男人。

    身后的程世粥一跃而起,她飘荡到云小风的面前说:“我曾经看见一只螳螂,她为了丈夫,吃掉了自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的耳朵惊炸。

    她连忙问:“什么?螳螂为了丈夫吃了自己的孩子?为什么?”

    程世粥笑了笑,眼睛闭了闭说:“这还用说?倘若真如你说的,你的梦很准的话,那不久你就会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话音刚落,画面中,如华脚下的地板瞬间开裂,男人惊得一跳,云小风也是心脏一揪,男人趴在裂口之中,望尘莫及,云小风却又愣住了,只见男人的背后突然站出一个人来,仔细看看,是那个面相年轻的如夫人。

    她健步拉住了男人,世界也就此静止下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转头看着程世粥说:“然后呢?如华人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程世粥在半空转了转说:“应该在**哦!”

    “**?和谁?”

    程世粥一定,表情瞬间严肃道:“和空气呵,算是一个大乌龙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乌龙?为何?”

    程世粥还没来得及解释,画面就到了一个干净又整洁的房间,这应该是一个宾馆。

    房间的正中央立躺着两个人,半**着身子,像是要**一番一样,云小风准备遮住眼睛,可只听门外响起一声清脆的推门响,转眼看去,那是一个镜头,顺着镜头看去,那是一张极其鬼魅的脸,是如夫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偷拍?”云小风扯了扯程世粥说,“这难道是准备越位了吗?”

    “越位?不存在的,是谋杀!”

    “谋杀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跃而起,眼睛睁得很大,没一会儿,整个房间就暗了下来,四面的墙变得很高,头顶亮着一个小窗,窗子上有一个四叶片的排气扇,扇叶缓缓转动,外面的光忽而照进房间,忽而又被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排气扇的最下面,就是那个双膝跪下的如华。

    “她这就自杀了?”云小风声音有些虚晃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就听见如华巨声嘶吼一下,转眼看去,如华已经刀入腹中,她可真厉害,真像那些个日本武士,她将自己的腹部绞得血肉模糊,一些肉浆和血水的混合物一倾而下,染得满地血红。

    云小风干呕一下,转眼看了看一旁的程世粥说:“她肚子里不是有孩子吗?为什么还要自尽?”

    程世粥又笑了笑:“你认为她肚子里的孩子会是如证明的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愣,仔细想了想,回忆起刚刚翻云覆雨的画面,她疑惑地点了点头:“难道不是他的?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画面又是一晃,她又回到那个落日之下的长凳,她转头看了看程世粥,程世粥也看了看她,她对她笑了笑,她却对着她苦着脸。

    程世粥说:“他们没有翻云覆雨,宾馆里那只是一出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出戏?”云小风狐疑,“难道说,孩子是如证明的?这都是如夫人设的计策?”

    程世粥只是点点头,不说话。

    可是云小风还是疑惑了,她说:“对了,如华咋这么傻?被误会了都不知道解释?”

    程世粥摇摇头:“那你会跟一个自己最爱的人争辩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也犯不着自杀啊,不为别人想,孩子也可不想?”

    空气瞬间安静许多,过了差不多半分钟,程世粥叹说:“如若有一天,你结婚了,又被别人强奸了,而后发现自己怀孕了,丈夫拼尽全力去包容你,对你说没事儿,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云小风思考片刻,笑笑说:“哦?呵呵,我会想,我真他妈悲剧啊,真是没脸见她了。但是,我还是会厚着脸皮活下去,即使自己被万人糟蹋了,就算世界不要我了,我也要活下去,就算是自己犯了弥天大错,我还是要活下去。你说,我是不是十分不要脸啊!”

    程世粥一愣,摇摇头转眼道:“不不,真好,要是那样的话,世界将会有多少能被死神原谅的姑娘呢!”

    忽而,天大明,黄昏之后闪着一丝奇怪的亮光,周围渐渐地暗下去,云小风睁眼一看,原来是公园的路灯。

    天已经黑了,做了个白日梦,不过,这梦也算是醒了,但她心中仍然还在挂念着什么,她左右瞅瞅,想寻找程世粥的足迹。

    看了半天,却发现她站在自己的身后。云小风呼了一口气说:“我还想知道一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如夫人不直接来真的?非要演戏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程世粥笑了笑说,“从小看见天上飞只小鸟都害怕它掉下来的女人,长大了敢去真的害人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她很心善?”

    程世粥点点头。

    云小风又问:“那她又为什么还是做了这种事儿?”

    “因为纯洁的白色,最容易被弄脏,尤其这个世界,物欲横流,好不容易入了世俗,坠入了爱河,脏一点儿,又怎能避免呢?”

    “想要自己要的,必定会伤害别人,她本性善良,又不敢伤害别人,自己的爱欲使然,还是让她做了坏事儿,即使是点到为止,对吧。”

    当晚,他们去了精神病医院,院长很好,很晚了,小风还是无阻的进去了。

    在病床外,云小风看见如夫人正定的坐在病床上,怀中抱着一只洋娃娃,半漏着文胸,娃娃的嘴巴对着隐晦的深处。

    云小风坐过去,她便放下了娃娃,咂咂嘴巴说:“娘,我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心头一怔,俯下身在她的身边躺了下去,环抱着她说:“不出去了,咱们睡觉,我抱着你睡,别害怕。”

    d看 小说 就来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