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章 【5.半阴人方玉】88.仁义之士,云山驾到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给我科普半阴人的小伙子?”

    云山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也姓云?”小风又问。

    “恩恩。”云山一边拉起云小风,一边点头回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觉着真是巧合,现在的云氏真是少见,要不是过去有那么些不如意的历史,他们的家族也不会变得如此低晦,她眨眨眼睛又问:“你也是云氏,你不会也是鲜卑族后裔?”

    云山一听,耳朵动了动道:“我去,你说啥?我没读什么书,不知道我姓氏的来源,我只知道我妈姓云,我妈说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,跟传说中的猴子一样,没老爸,所以自幼就是跟着母亲姓的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点了点头道:“真的?那真是可叹。对了,你为什么救我?”

    云山笑了笑说:“路见不平,救人一命,这也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也是奥。”云小风点点头,脸颊有些发烧道,“刚刚那可是大王孤魂,可你怎么把他打跑的?难道你的道行飞升过?”

    云山一听疑惑了:“啥?刚刚是大王孤魂?你开玩笑的吧!大王孤魂的传说我妈也跟我说过,刚刚就是一团黑烟怪罢了,他见色起意,你的清白差点儿就被毁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黑烟怪?还是特别色的黑烟怪?”云小风脸颊瞬间红得更加厉害了,“我曹,真可怕,对了,你咋这么及时的赶来了?奇怪!难道你在尾行我?”

    云山的脸也变得烧红,他唯唯诺诺半天,转身就往车站门外走去,他说道:“我原以为,女孩子不会爆粗口呢!这世界是怎么了?还有你说的尾行是什么意思?对了,车子已经出发了,你今天还是留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曹,你真以为世界上的所有女人都是林黛玉啊,我看她们有些连‘拎袋鱼’都做不到呢!”云小风一见这么单纯的人,心底顿时升起万分抵触,她想这货竟然是个小雏儿?倒是要去试他一试,看看是不是个衣冠禽兽。

    云山一定,停下了脚步,他转过头看着云小风说:“难道不是吗?女人就应该儒雅气质,这应该是没有错的吧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这个直男癌,你咋不上……”云小风一听,心火怒烧,不过也介于是陌生朋友的面儿,她的话还是“温和”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立马放下了架势,双腿并得极紧,双手在小腹上折叠,眼睛眨了眨道:“云公子,看看小奴现在,算不算儒雅气质呢?”

    云山一定:“啥?何方妖孽啊!你这个心口不一的女人!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又眨了眨:“你不说女人就应该儒雅气质吗?咋又不接受了?你不会就是个衣冠禽兽吧,嘴上说的不要的妹砸,其实心底愣是要那种骚浪贱的婊子对吧!”

    “婊……”云山被说的两眼昏暗,转过身,塞给云小风一个手铃说,“别,别了,这手铃给你,有危险就摇铃铛,你摇动,我就回会来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这么神奇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看着那个系着红绳的银色小铃铛,轻轻一摇,只听不远处云山的手上也响了一下,仔细一看,他手上也缠绕了一个。

    云小风走过去,笑嘻嘻的说:“这东西会不会是定情信物?你该不会喜欢我吧!”

    云山被说的一愣,但却面不改色,他回道:“啥?你可把我笑坏了,这铃铛又不止你一个人有,还有很多人有呢!”

    云山说完,就迈开步子走了出去,云小风看着铃铛,愣了一下,连忙赶了过去,右手一把将云山搂住,一副哥两好的样子说道:“嗨,你可别把我当女人,我们算是兄弟就行了,对了,给兄弟说说,还有哪些妹子有这东西?看来你保护的人还挺多呵!你该会不会是那叶某‘后宫道士’的传人吧!”

    云山连忙推开云小风说:“滚滚滚!男女授受不亲,总之,这铃铛不止你一个人有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倒点个一二三出来啊?”云小风追问道。

    云山实在受不了了,脑袋一转说道:“好好,跟你说行不,比如,比如我老妈就有,不信一会儿就带你去见我老妈!”

    “啥?你说你这就要带我去见你老妈?话说,这算是一见钟情,还是见色起意?我也长得不漂亮,难道就是因为我的罩杯比较大?我曹……你真他妈是个变态啊!”云小风一边说着,一边羞耻地捏着自己的胸。一旁的云山又是无奈,又是羞愧,他转眼说道:“我曹!你个女人家能不能收敛点儿?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被吓的惊呆了表情:“我们初次见面,我哪里知道,你肤浅起来是不是人……”

    云山彻底被激怒了,他骂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初次见面,初次见面能这样放荡不羁吗?我倒觉得我们是几百年没见面的老冤家!还有,我可是正人君子,就算你脱光了躺床上诱惑我,我他妈也不会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低了低眼皮,有些不屑地说:“哦,你这个……装的我措不及防,男人不好色,估计世界都没后人了嚯!”

    云山彻底崩溃了,他捂住了耳朵,选择了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他把云小风带到郊区的一片荒野地带,四处有散落的土坟,公路越来越窄,这儿在金城来说,算的上是偏僻地带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就住这儿?”云小风惊讶了,转眼看着云山说:“你该不会要和我打……战吧,这儿好凄凉,天冷了,你就不怕感冒吗?”

    云山冷哼一声,眨眨眼睛说:“去你的,就你这毛狗样,说喜欢你的估计都是为了安慰你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嗤鼻道:“那又怎么了!总比你这衣冠禽兽好很多!”

    顺着公路路旁的小路走去,由于雨后的泥路泥泞,云小风走得小心翼翼,差不多半个钟头,他们才走到有人家灯火闪烁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大别墅,别墅之前是那条弯了几十里的公路,他们走的小路,自然走得比较快。

    别墅之前有座旱桥,旱桥下也有灯光,似乎那里也住了人似的。

    云小风蹦蹦跳跳走到别墅之前,惊诧地说:“我曹!你们这么有钱啊!又是别墅,怪不得看你一身灵醒,原来是贵家公子哥啊!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一落,云山就笑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啥?你说啥?我可不是啥贵公子哥,我的家在那儿。”云山指了指桥下的灯火处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心突然凉了一截:“啥?这是你家?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带回来,就准备让我睡这里?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我草!早知道,我就去住旅店了!你这是害人不浅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钱去住旅店?你掏掏自己的腰包看看,你现在身无分文,不带你回来,你就得睡大街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