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0章 回归白娘,红姐失踪
    哗啦……

    就在云小风踌躇难定时,那纸板做的小门突然被人踹了开,她一愣,打眼往外一看,却发现外面什么人都没有,单单是吹来了一阵极度寒冷的阴风。

    云大娘见云小风机灵起来,她就安慰道:“别怕,这是过沟风,又冷又烈,每个冬天都会吹来的,这门也是常常被吹坏掉的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定了定,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黄纸,用鸡血泡过的碳素笔在上面画了一道符咒,她说:“这么严重的情况你为啥不解决呢?难道你的父亲没教过你画五符吗?”

    “画五符?”云大娘有些纳闷,结结巴巴半天才说道,“我生下来就是女娃,云氏法道你是知道的,传男不传女这是规矩,许多东西都是我偷着学的,这画五符我当然是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走到门前,眼睛向外探了探,外面的过沟风吹得大,恍惚间像是看到了什么发光的东西,那是两只红点儿,在百十来米的枯树上忽闪,云小风想应该是只夜斑鸠,便没再在乎。

    贴好符咒之后,她转身捏起了纸板门,贴再了在门框上,幸好这是相接卯榫的合页,向上一扣,门便重新装好了。

    走到屋子中央,云小风叹了口气说:“好吧,我也算是妥协了,谁让我是个圣母婊呢?什么时候出发?明天可以吗?”

    云大娘一听,连忙握住小风的手说道:“行,那就麻烦姑娘你了,话说你叫云小风吧,吃饭吗?我给你做怎么样?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点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云小风和云山便来到了动车站,等了差不多三个钟头,终于上车出发了。

    车子上,云小风见云山拿着个小盒子,盒子上贴着张黄符。看符的内容应该是定魂符。

    云小风奇怪了,便问云山说:“喂!山砸,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玩意儿啊!”

    云山一听,眼睛蔑视了她一眼说:“这关你什么事儿,还有,你别叫我山子,庸俗地可怕!”

    “我曹!你这人到底有多贵贱啊!叫一声咋了?你还想让我叫你云公子不成?矫情!”

    云小风双手一盘,眼睛看向一边,一点儿都不想理会云山。

    快转站了,云小风却睡着了,车子停的时候,云小风一个前扑差点儿和墙来了个接吻,她睁眼一看,却发现她的面前正浮着一张脸,那脸发着幽蓝色的光,仔细看看,她竟就是云大娘家里见的那个灵体!

    云小风连忙立正了身体,有些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一脸歉疚的看着她,她对小风笑了笑,那笑容真是超级甜,可云小风还没看够,她便化成了光团,窜进了云山手中的盒子之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里面装的是她啊!”云小风有些乐呵地问云山说。

    云山摇摇头,脸上的傲气尽失,似乎还显出几分温柔,他说道:“他和你的名字很像,但是她没有风,她就叫云晓,春眠不觉晓的晓,她是苦命人,所以我要让她活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站起身,拿起行李往车下跑,一边说道:“让她活过来是后话,现在你得去邂逅方玉,不然她不喜欢你,我也是不会强求让你把她带走的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得让她爱上我?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转身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转了站,几个小时的车程便到了b市区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又是午后,刚从计程车奔下来的云小风,就向店中奔去,这时候应该是寿司店换招牌的时候了,但寿司店里仍然摆的是餐桌菜谱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就没人来欢迎我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又喊了一句,这时,才从店内走出来一个女人,云小风眨眨眼睛说:“你是胡苗苗?大家人呢?怎么招牌都没人换了!”

    胡苗苗抬头看了看云小风,眼睛突然闪亮着说:“哦?老板娘回来啦?欢迎欢迎,大家都在除欲,你还是回来的不及时,今晚是全体员工再次除欲的点儿,你要是晚点来,就不用除欲了,多好?”

    云小风瞥了一眼胡苗苗说:“原来如此,那正好,我也觉着自己的正在迸发,话说这并不是一次能根除的呀!”

    胡苗苗点点头,却有点儿激动地埋怨:“看样子,你一点儿都不怕除欲,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人之本性,人来世界上走一遭,就是为了尝遍七情六欲,你倒好,还不想要!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转身走进了店中,一边说道:“知道吗?世间疾苦,都是七情六欲造成的,吃五谷,得百病,这个道理都不懂!”

    胡苗苗摇了摇头,连声说道:“好好好,我是个猫妖,我不懂你的大道理,你说的对,你说得都对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向门外探头看了看,没见着想要找的人,她就问:“咦?那人呢?没和你一起回来?”

    云小风动了动,随口回道:“谁?云山啊,他住酒店陪他媳妇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山?谁是云山?”胡苗苗狐疑道,“你又交新朋友了?还是个有妇之夫?”

    云小风随手拿起白娘供台上的水果,边啃边说:“难道你问的不是他?那你问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嗨呀,说话好累,我问的就是那天和你一起出去的女人,你说是你新交的女朋友那位!”胡苗苗叉腰叹气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,心头一揪:“啥?她没被红姐带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不光是她没回来,连红姐都没回来!”胡苗苗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完蛋!”

    云小风连忙放下手中的苹果,冲进后房,只见大堂中央放着只木桶,边上就是白舌老娘。

    老娘一见小风回来了,立马笑道:“哦?小风回来了啊!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,我又得出去一趟,回来您记得给我除欲!”

    云小风匆匆忙忙冲进了屋子,翻新了装备,一溜烟就跑出了店面。

    计程车上,她拨通了电话,长达半分钟的呼叫声后,电话通了。

    “喂?喂?红姐吗?你在哪儿!”小风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没成想,电话那边却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:

    “喂?叔叔叫我说,你的女朋友在我们手上!三天不交东西,我们就撕票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