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1章 秋园公墓,诡异鸟人
    “啥?你是谁?你怎么连红姐都敢绑架?”

    “叔叔说,你不要问我们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“叔叔?叔叔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叔叔姓王,他……”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孩子还没说完话,就听见啪的一声响起,他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,云小风心中一寒,难道这孩子是被要挟了?

    她连忙喊道:“喂,你没事儿吧,是谁打了你吗?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呼呼啦啦,响道:“不,没有啊,他们刚刚才打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曹!打牌?”

    “对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心中一怒,连忙又吼道:“快让你姓王的叔叔来听电话,妈蛋,都绑架人了,还这么悠闲!”

    那孩子哦的一声就没声了,没一会儿,一个糙大汉便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歪!我老王,不是你隔壁的老王,你媳妇儿怀孕可跟我没关系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听:“啥?你说啥?你不是绑架的吗?”

    那老王顿了一下,恍悟道:“哦?送钱的来了?咳咳……地点是b市东城区,景山路,48号步行街区,往左走一百步,在第三个下水道井口左转72度,看见个洪金商场,大门的右侧有个小门,小门的左侧有个狗洞,过狗洞,便到了我们打牌的地方,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曹!这么多废话。”云小风眼睛一瞪道:“你丫的当我送快递的呢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不再回话,云小风打着车就去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来到步行街区,依照着老王的话,她便奔到了那只狗洞之前。大约是九点钟的街道,本该人潮拥挤的步行街,现在却反常的冷清,云小风蹲下身子,看着这半米来高的狗洞,里面吹来徐徐的寒风,云小风浑身一个哆嗦,又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心里想道:“这到底打哪门子牌?难道是黑牌不成?不过话说,红姐怎么会被抓住?她可是个千年树妖,这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想着,她就蹲下身钻了过去,刚过洞,身后就股来一阵阴风,她低头顺着洞一看,只见洞外的百米之远站着一个人,他的身旁立着一个黑色的大匣子,匣子边上是一个路牌,上面写着景山路——秋园公墓。

    什么?这儿是公墓?

    云小风觉着不对了,连忙站起身左右看看,只见身后是一个巨大的场子,有台阶,每个台阶之上都立着一桩水泥打的墓碑,齐齐排排,真是整齐,有些墓前还放着新鲜的秋后菊花,夜晚霜降,菊花瓣上有露珠,天上的月亮隐隐约约,但它的光还是被那露珠反射的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云小风吸了一口气:“我去,是鬼来电不成?”

    刷……

    它的话音刚落,面前就起了一阵寒风,台阶上有干枯的花枝,风一吹,便被摩挲的沙沙直响。

    云小风仔细看看,似乎在不远处的一个巨大功德碑上看见了什么异样,那是一双眼睛,不大,像两颗黄豆一样,身子黑乎乎的,那应该是一只夜斑鸠。

    “夜斑鸠?”云小风有奇怪了,“怎么哪儿都有它?金城离这儿几百公里呢,会是同一只吗?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,抬脚向那夜斑鸠走去,快要接近它的时候,它咕咕闷啼几声,似乎在警告她什么一样,小风不懂,自然继续向它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快要接近那夜斑鸠时,只见它扑通一声飞了起来,云小风吓得一跳,连忙向后走了几步,恍然间,只见那夜斑鸠在空中转了一个大弯儿,竟一个俯冲向小风冲了过来!

    云小风心一紧,刚想拔腿跑开时,不料,自己的脚像是被束缚住了,她低头一看,竟然有三只黑色羽毛死死地绕在她的脚颈之上,她动不了了!

    二十米!十米!五米!

    斑鸠越冲越近,没一会儿,小风竟发现,那斑鸠似乎突然变了样,它的嘴巴变得超级大,仔细看看,污秽的嘴角好像还吊着血丝,像是刚刚啄食过什么活物一样,此时的它,就像一只变了异的黑乌鸦!

    云小风急得不可开交,要是被这怪东西俯冲着来上一口,估计她的身体就通透了,到那时,没准儿身体还能通光!

    她连忙回身抓起自己的背包,刚要退下来时,她的耳边顿时响起一阵巨大的乌鸦嘶吼!

    什么?是晚了?

    云小风惊恐着脸,忽然,只见一只巨大猎狗从天而降,它身长六尺,浑身泥泞,仔细看看,它的背部似乎被什东西划开了,半米长的口子中闪着红血。它一口咬掉了刚刚俯冲过来的夜斑鸠,落地,就听见它吱吱呀呀咬个不停。

    云小风被这刺耳的声音惊得浑身战栗,动了动步子,她发现脚颈的羽毛瞬间化成了黑烟。

    那黑色大猎狗很快就将夜斑鸠吃的连毛都不剩,吃完,它还舔舔嘴唇,它的嘴唇上似乎还穿了一只鼻环,云小风一怔:“我曹?社会狗?”

    向后退了退,不料她脚底的摩挲声惊动了那边的大猎狗,它立起耳朵,转头盯向云小风。猎狗的双眼通红,嘴唇里不断滴落着被咀嚼成肉浆的肢体,它似乎找着了新的目标!

    云小风的危机感再次升起,她挪了挪步子,刚要向台阶之上奔去时,它的眼睛一晃,竟发现那猎狗突然消失了,四下瞬间变的空寂。

    小风左右看了看,心中甚是疑惑:“我去?咋回事儿?是坟地鬼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别怕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!”

    云小风的话音一落,它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,她猛地转头一看,只见一个巨大的乌鸦脑袋正对着她!她吓了一跳,向后退了退,仔细一看,他竟有身体,还是人的身体!

    “我曹!鸟人?”云小风惊得赶快掏出背包里的桃木剑,一脸惊奇地问道:“你是谁!为啥长成一个乌鸦样!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要干什么!”那乌鸦男回答道。

    云小风挠了挠脑袋,手中桃木剑似乎都在颤抖:“那你说!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乌鸦男笑了笑说:“不干什么,就是带你去一个地方!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一个地方?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飞升法坛。”

    飞升法坛?云小风可算是蒙圈了,竟然是飞升法坛!何为飞升法坛,顾名思义,就是飞升成仙的法坛圣地!

    云小风松下了架势道:“我曹,你难道是上面派来的使者?”

    “哦?你可算领悟到了。”乌鸦男笑了笑说,“你的功德即将圆满,是时候度三劫了,跟我去,你会有机会成仙的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