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2章 拒绝升仙,闯入冥界
    “啥?我功德圆满了?”云小风惊掉了下巴说,“我才二十岁,我怎么就功德圆满了?”

    乌鸦男又摇摇头:“这你得问问你的前生前世了,他们为你铺了路,才有你今日的辉煌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双手一滩,叉腰说道:“我靠,你当这是仙侠剧啊?还是前世前生,前生我不管,我只要过我的今生就够了!”

    甩开手,她就向一边走去。

    乌鸦男赶快拦住她,在空中一跃,飞到了小风面前说:“喂!你难道连仙都不想成了?这可是千年难碰的机遇啊!”

    云小风一怒,眼睛眨了眨道:“仙人可好?”

    乌鸦男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仙人可以吃饭?”

    “仙人不用吃饭。”乌鸦男摇摇头回。

    云小风又问:“仙人可以骂人?”

    乌鸦男一愣,摇摇头:“有损仙德,会被贬下凡的。”

    “仙人能谈恋爱?”

    乌鸦男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仙人能欢天喜地聊桑麻?”

    乌鸦男还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云小风无奈的叹了口气,有些轻蔑地哈哈大笑说:“连吃饭喝酒谈恋爱都不行,仙人还能干嘛?”

    乌鸦男顿了顿,眼睛眨了眨道:“仙人可以长生不老,居世无忧。”

    “那活着有什么意思?我不干,我不干!”

    云小风双手摆摆,转身就向公墓深处走去了,乌鸦男一路跟踪,云小风觉着奇怪便问:“你的上级是不是榨汁机?”

    乌鸦男有些奇怪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灭了灭说:“不然你怎么这么执着要把我带回去?不会,你就是绑架红姐的人,现在是来骗我的吧!”

    “我绑架红姐?红姐是谁?骗你?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:“哎我说,你不是仙人吗,怎么连这事儿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哦?明白了,你难道碰到难处了?”

    云小风闷哼一声,摇摇头说:“看来真是个孤儿仙人!算了,你回去吧,我还要救人,一会儿你会碍事儿的!”

    乌鸦男并没有闻声走开,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镜子来,上面画着奇怪的花纹,他对着月亮照了照说道:“哎,看来老酒鬼说的对!你这姑娘真是遇到难处了,看看,这人是不是你说的红姐?”

    云小风有些奇怪,她抬头向那镜子看了看,想不到这镜子之中还真显出了一个画面,那是一个巨大山谷,山谷之中有一个三层的古老大楼,楼层之上的房檐挂着两个人,其中一个可以看清面貌,她便是红姐。

    云小风大睁着眼睛,气息变得粗糙道:“你这镜子里的地方是哪儿?”

    乌鸦男挠了挠头,只见他在镜子的背面扭了扭,说道:“我猜的没错的话,这儿应该就是这个公墓!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公墓?你开玩笑?这公墓这么平展,你这镜子里可显的是一个山谷啊!这能一样?”

    乌鸦男点了点他的乌鸦脑袋说:“没错,这就是公墓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云小风也是被乌鸦男的坚定气势给打败了,她有些妥协道,“难道这又是什么结界?”

    说罢,乌鸦男的镜子突然猛然一闪,天上的月光顿时变得猩红,镜子里的画面瞬间变成了一片猩红笼罩的秋园公墓!

    “不是结界,这是冥界!”乌鸦男蚕豆大的眼睛睁得巨大,她将镜子递给小风说,“这大概是有人打开了冥界大门!”

    云小风也是惊慌起来:“冥界?还是有人打开的?什么人这么大胆?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不是胆子的问题,这是半阴人捣的鬼!”乌鸦男摇摇头说。

    “半阴人?”

    云小风还没说完话,就见乌鸦男大手在空中一挥,瞬间,只听嘭的一声,他的身边立起一个和他等高的黑盒子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乌鸦男就是云小风先前看的那个怪人。

    乌鸦男双手在胸前合十,只听他口中念了句什么咒语,又是嘭的一声,黑盒子的门被拧开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惊得一跳,眯眼一瞧道:“哦?这是啥稀奇玩意儿?”

    话还没落定,只见黑盒子急速震动起来,里面冒出黑呼呼的烟雾,霎时间,又听一阵吱吱呀呀的卯榫摩挲声,转眼,黑烟一冒,盒子里显出一个一人高的通道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连忙走了过去,上下打量道:“这是啥?冥界大门?”

    乌鸦男长呼一口气,擦了擦脖子上的汗珠道:“这就是只有半阴人才能打开的通道,叫生死门,活人可进,阴鬼可出,打开它可是有违天道的!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了点头,走进了门里,左右看看,果然这儿是一个巨大的山谷,下山的路只有一条,她捏起脖子上的阴阳币看了看,这可奇怪了,说是这儿为冥界,但她瞅了半天,却没看到半个阴鬼。

    云小风摇摇头说:“哎,老污鸦,你确定这儿是冥界,我咋瞅不见一个阴鬼咧?”

    乌鸦男摇摇头:“不清楚,阴鬼大概在聚会吧!”

    “聚会?今天又不是七月半儿,他们聚会干嘛?”

    乌鸦男不再说话,带着云小风一路下了山谷,穿过一片极其阴森的森林,过了一条流着死尸的血河,这便来到大楼的百米之外。

    乌鸦男咳嗽道:“果真百鬼聚会,看来是要谋朝篡位啊!”

    “谋朝篡位?谋哪门子的朝?难道冥界还有王权专治?”

    乌鸦男点了点头,这可把云小风吓了一跳,跟着向那大楼走去,来到不到五十步的地方,只见大楼顶层之上挂着两个女人,这回离得近,云小风看得清,原本以为被挂的是红姐和方玉,可谁知道,那另外一个却是梨雨。

    小风心头一寒,喃喃道:“走了个大霉运!怎么会是她?”

    发呆之际,乌鸦男一下将小风拉进了一边的草丛当中,小风晕乎乎,刚要问干嘛拉她,转眼一看,只见面前走过三个怪里怪气的鬼怪,一个断了脖子,一个掏了肺腑,还有一个倒是挺正常,但是他走路的姿势就像发了羊角风似得。

    云小风顺着那人走去的方向看,房门隐隐的地方透着一丝光亮,顺亮光看去,那儿竟有一双瞪得巨大的眼睛,正看着她!

    她吓得赶快向后退了几步,丝丝拉拉,不小心动了草丛,那三个走得不远的鬼怪突然停下脚步,转身看过来。

    发羊癫疯的鬼怪说:“什么声儿?有鬼?”

    “不不,我说我一直闻到一股生人的味道,会不会有活人闯进来了?”那个断了脑袋的人回说。

    “生人的味道会不会是老大留下来的?”

    “老大?保险起见,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对话结束,他们便折返过来,云小风的呼吸一下升到极点儿。

    “喂!老污鸦,快想办法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