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章 路遇鬼怪,滥竽充数
    “想办法,什么办法,我,我也没办法啊!”乌鸦男也急了,连忙在身上摸索着法宝说。

    云小风眼睛睁得极大:“我去!你一个仙人,怎么连鬼怪都怕,我要你还有何用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没办法,我只算个半仙,算不上仙人的!”

    咯噔咯噔……

    那三个鬼怪慢悠悠的跑了过来,云小风手中的桃木剑已经被握得汗水淋淋,就在他们快要走到草丛的时候,旁边的乌鸦男突然惊炸起来。

    云小风转头一看,只见乌鸦男伸手一把将她抓了起来,他的力气真是大,一个回身跃起,这便窜进身后的一个枯树之后,动作干净利落,竟没有引起一点儿怀疑。

    树洞之中有轻响,仔细听听,又像秋风扫落叶的落叶摩挲声,也像村妇溪边刷衣服声,落定之后,云小风定了定说:“喂老污鸦,你这是干嘛?”

    乌鸦男没回答他,只见他伸手在树洞里掏了掏,他的表情局促,忽而又舒展开来,他停下动作,轻声细说:“既然入乡,就得随俗!来张嘴!”

    当好,这云小风说话的嘴巴还没闭严,乌鸦男一个抬手,将树洞里的手拉了出来,只见一团黑物在他的拳头之中晃动,还没反应过来,那乌鸦男就将那手塞进了小风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小风进了异物的嘴巴,不断干呕,可就当这时,身后传来了那些鬼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乌鸦男赶快又从树洞里掏出了个黑物,这下云小风可是看清楚了,那是尸虫!是巨大尸虫!见乌鸦男一把将它塞进了嘴里,她喉咙一个作呕,直接呕出了那让人发指的怪物!

    “我草!老污鸦,你要玩死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

    云小风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乌鸦男打住了,他俩一同向后看了看,只见一个脖子上有断痕的男人正瞪着他们。

    云小风和乌鸦男惊得大气不敢多喘一下,没一会儿,那个浑身得了帕金森的人走了过来,对断头男说:“哎?老鬼头,你这眼神不好使,怎么鼻子也退化了?这就是两个穷得吃尸虫的小喽啰,你怀疑这么多干嘛?”

    断头男有些恍然,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小风说:“我不是怀疑,我觉着奇怪,这个人面相这么富贵,怎么会穷到吃尸虫?”

    他说着向前走了走,云小风下意识地向后躲了躲,一旁的乌鸦男见形势不对,便说:“别别!老大,那婆娘落荒染疾,病死的,她命苦,您可别为难她啊!”

    断头男闻声向乌鸦男看了看,眉头瞬然一皱道:“哟!还有一只乌鸦精?怎么?三百年的天雷劫没渡过去,被劈死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三个鬼怪就哄笑起来,断头男转头又看向了云小风,云小风此时此刻真是无语凝噎,她更不敢大出气,她知道,这要是被鬼怪知道她是生人,估计,她就会被活活的吞下去!

    “小妞,看你面相朴实,说说你的籍贯,今日跟我一同回去吃肉喝酒咋样?”

    断头男的身板儿几乎涮了云小风一圈儿,高大的身躯往云小风身前一站,那真是半边天都被挡黑了。

    云小风心里一怔,急的骂娘,在威严之下,她还是屈服忍下了糙话。她摇摇头,一脸苦楚的看着断头男说:“我,我们不合适的,你走开!”

    这开口说了话,可是就破了功,说话得出气,出气就会散发人气,散发人气,她也就被拆穿了!

    果然,那面前的鬼怪就嗅了嗅鼻头,得了羊癫疯的鬼怪直接冲了过来,他的脸紧紧贴着云小风说:“哦?你的身上还有人气呵!好女人,让我舔一口咋样,我好久没吃人肉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就抖动着舌头,向云小风伸了过来,云小风向后躲着,她的背后是一颗青衫树,一个没留神,就撞上了树干,这可进退两难了!

    嘶溜……

    “真是一口鲜活的肉味儿啊!”

    他真是下去了嘴巴,云小风的脸颊被粘液沾着黏糊糊,她惊得瑟瑟发抖,她从来都没有这么憋屈过,尤其是对于鬼怪来讲,要是在阳间,她早就反扑回去,给那鬼怪一顿胖揍了!

    那鬼怪又伸出了舌头,云小风受不了了,她心里愤怒的吼道:“我曹,流氓鬼!再舔一次,老子就扎爆你的鸟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早就悄悄立起了手中的桃木剑,剑尖微露,正对着那鬼怪的裆部。

    duang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时,远处的大楼突然响起了钟声,那些鬼怪惊了起来,他们瞬间变了副嘴脸,有的恍惚像孙子,有的痛苦像赴刑场,那个断头男赶快叫道:“喂!半身不遂的那个!快走啊!耽误了聚会,小心大姐大生吃了你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嗨,好了知道了!”

    舌头伸了一半儿,他就缩了回去,一副夹着尾巴狼的样,跑进了那边的大楼。

    云小风被冷汗蛰地浑身刺痛,扑通一下坐到了地上,大口喘着气,对乌鸦男说:“我曹,老……老污鸦,真是悬啊!我差点儿就死了!”

    等了半天,也没见老污鸦回话,云小风抬头看了看,只见老污鸦已经悄悄走到了那大楼的门外。

    云小风赶快跟了过去,只见乌鸦男正在偷窥着屋内的情况,她有些奇怪便问道:“嘿!老污鸦,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乌鸦男惊得浑身一个激灵,他连忙拍着胸脯说道:“嘘,你吓死我了!我在看到底是哪个不要命的人打开的生死门!”

    云小风点点头,絮絮叨叨道:“啥,你不是说要帮我救红姐吗?你咋不关注点儿上,而关注谁开了生死门?”

    云小风的话音一落,只见门里钻出一个秃顶的老头,他俩惊得从脊梁骨凉到了脚趾头,他们向后退了退,只听那老头冷冷瞪眼道:“哦?呵呵!孤魂野鬼也想来蹭修为,滚蛋!”

    嘭……

    门被狠狠地关上了。

    乌鸦男转眼看了看云小风,眉头狠狠皱了皱道:“草!猪队友!”

    云小风的脸突然红成了球说:“这也不能怪我嘛!谁叫我们运气不好呢!话说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乌鸦男无奈又埋汰地说道:“明知故问,当然是救你的红姐呗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就化成了一只巨大乌鸦,脚爪抓住云小风的肘子,一跃就飞上了三楼楼顶。

    云小风的眼睛忽闪忽闪,在瓦砾之间看见了一丝亮光,她有些奇怪,便轻轻揭开来看,只见屋里正有一个长袍丝缕的女人对镜而坐,旁边有两个丫鬟正为她打扮着发髻。

    正当她举头画眉时,云小风惊住了!

    “什么?是她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